身处第N次浪潮:西安市的树

前言:第一次农业革命浪潮发生在八千到一万年前,人类从原始渔猎时代进入农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发生在二百多年前,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三次信息革命浪潮,已经展开。夹杂在这三大浪潮里的一次次涌动的小浪潮,将人类推向一个个新高度。让我们用键盘记录身处这些浪潮中,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尤其是科技发展对普通人行为和心理的影响,以及由此产生的变化。

刘意守站在窗口,不远处的高楼已经看不见了,路上的车流也变得模糊起来,心中黯然,又是一个雾霾天!这爆表的雾霾天已经持续了3天,还不知道几天才能结束。

此时的刘意守不由得怀念起几十年前,那时候虽然也有扬沙天气,但扬沙天气一两天就结束,并且扬沙颗粒大,戴上口罩就没问题,而在雾霾中穿行,不管戴什么口罩,都只能是安慰,雾霾细小的颗粒可直接进入肺泡,就算是坐在家里也防不胜防。

80年代的西安在刘意守的记忆中有两个突出的印象,一个是风沙大,一个是四季分明。由于风沙大,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就提倡植树造林,10年树木,没出10年,西安的风沙明显减少,在2000年后,基本上就没出现过沙尘暴。除了远处的西北防护林,在西安本地也不断地提倡植树,以至于现在的西安绿化率排在全国前列。树林挡住了沙尘,能挡得住雾霾就好了。

在刘意守的印象中,7、80年代,西安最多的就是杨树。那时候城市一点也不拥挤,楼房也是低矮的居多,城市最高的建筑除了大雁塔就是位于钟楼边的邮电大楼。东西南北大街的道路都很窄,两边的树也不高,但很挺拔,以杨树、槐树居多。而城外的柏油路两侧多数是成排的窜天杨,就像现在北方省道、国道两边的杨树,整整齐齐地站在道路两边。

杨树是挺拔的,青白色的树皮上印着一只只眼睛,看着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行人。而槐树的皮是黑褐色厚厚的一层,裂开形成交错的平行沟壑,百年的沧桑就刻在里面。

其实,在西安还有种树成了一景,那就是长安八景之一的灞柳风雪,《西安府志》云:"灞桥两岸,筑堤五里,栽柳万株,游人肩摩毂击,为长安之壮观。"到了春季,柳絮漫天飞扬,烟雾蒙蒙,成了长安灞桥一大景致。唐时在灞桥设有驿站,当时叫做"滋水驿",也被称作"灞亭"。古时人们多在此处迎宾送客,依依话别,“折柳而别”就来自于此。所以柳树多数种植在河道两边,如果远远地看到一溜的柳树,多数情况是有条河在远处。围绕明城墙四周的护城河两边也栽了柳树,夜深时,平静的河面倒映着柳树和圆月,时不时传来一两声蛙鸣,似乎又回到了古时候。

刘意守骑自行车最喜欢走的路就是友谊路,特别是夏天,高大的树干呈绿黄色,发着白亮的色彩,树冠遮蔽了阳光,是西安最有特色的林荫大道,特别是西工大门前的那一段。而最惨的也是这些法国梧桐,在2015年修建地铁时移走不少,林荫大道没有了,不过据说计划5年后再搬回来,也许友谊路还能恢复原来的模样。

西安是座古城,古树自然不少,分布在城里、寺庙的古树种类繁多,都已经建档立卡,作为重点对象保护起来。提起古树,不能不提那棵银杏树,位于终南山,有着1400年历史的古观音禅寺始建于唐贞观年间,寺内最吸引人的,就是声名远扬的千年银杏树。这棵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银杏树已在历史的风霜中屹立了千年,据说这棵银杏树是当年唐太宗李世民亲手栽种。

居住的小区里,或物业栽植,或居民自己种植,槐树最多,此外最多的是曾被评为西安市树的石榴树,每到秋季那火红的石榴花就点缀在绿色的树冠里,装点在小区的道路两边。居民区里,比较常见的还有香椿树,这种树很容易成活,春天的香椿树芽,多数都成为饭桌上的佳肴,香椿炒鸡蛋是春季必不可少的一道菜,而一些香椿就是随手从树上掐下来的。

刘意守最喜欢的还是桂花树,平时很难被人注意到的桂花树,在初秋吸引了所有的人。可以说初秋是西安最吸引人的季节,炎热消退,清凉袭来,古城变得色香味俱全起来。八月桂花香,这个季节走在古城,除了满眼青砖绿瓦、红柱黄顶的建筑,就是阵阵暗香,整个西安就成为一座香气扑鼻的古城。

在西安,公园里种植最多的除了塔松以外,就是一些观赏树木,有玉兰、樱花。记得小时候没有樱花,而最近几年,樱花多了,西安市还形成了几处观赏樱花的景点。

说实话,刘意守最喜欢的还是桂花树,柳树有柳絮,杨树有杨絮,梧桐树更不用说,梧桐树的毛有时候迷眼睛,银杏树有臭味,唯一没有缺点的就是桂花树,常绿,暗香袭人。

(0)

相关推荐

  • 柳树、杨树

    新 绿 老柳树上的黄鹂鸟 早春 雪 霁

  • 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家门种什么树最吉利?

    关于家门口的种树选择,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予以重视,因为树乃有形和有生气之物,它在家中庭院的作用不仅是遮阴纳凉.美化环境这么简单,其中所产生的各种风水效应是不容小觑的. 因此,树木的栽种地点.形状.生长状 ...

  • 这3种树,不能种在院子里,你了解原因吗

    都说家里有院子的非常幸运,可以栽种自己喜欢的各种植物,但是农村的院子一般都不会栽满花卉植物,只会择选一块地方,栽种自己喜欢的植物,那院子太空旷了也不好,有的花友就喜欢在院子里栽种树木,但是要注意了,树 ...

  • 秦岭山下,西安古禅音寺,千年银杏树,李世民亲手种下此树,经过一千多年了,此树枝繁叶茂,独树美景!

    秦岭山下,西安古禅音寺,千年银杏树,李世民亲手种下此树,经过一千多年了,此树枝繁叶茂,独树美景!

  • 身处第N次浪潮:2222年的刘意守

    刘意守深深地吸了一口"量子烟",又缓缓地吐了出来,望着窗外寂静的夜,繁星闪烁. 这是公元2222年的六月,从2019年穿越而来的刘意守,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200年后的未 ...

  • 身处第N次浪潮:摩的司机

    前言:第一次农业革命浪潮发生在八千到一万年前,人类从原始渔猎时代进入农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发生在二百多年前,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三次信息革命浪潮,已经展开.夹杂在这三大浪潮里的一次次涌动的小浪 ...

  • 身处第N次浪潮:我们爱科学、故事会、知音、读者和网文

    前言:第一次农业革命浪潮发生在八千到一万年前,人类从原始渔猎时代进入农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发生在二百多年前,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三次信息革命浪潮,已经展开.夹杂在这三大浪潮里的一次次涌动的小浪 ...

  • 身处第N次浪潮:站着排队、用砖头排队和抽号排队

    前言:第一次农业革命浪潮发生在八千到一万年前,人类从原始渔猎时代进入农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发生在二百多年前,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三次信息革命浪潮,已经展开.夹杂在这三大浪潮里的一次次涌动的小浪 ...

  • 身处第N次浪潮:搓衣板、大铝盆和洗衣机

    前言:第一次农业革命浪潮发生在八千到一万年前,人类从原始渔猎时代进入农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发生在二百多年前,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三次信息革命浪潮,已经展开.夹杂在这三大浪潮里的一次次涌动的小浪 ...

  • 身处第N次浪潮:铅笔、钢笔、油笔、签字笔和键盘

    前言:第一次农业革命浪潮发生在八千到一万年前,人类从原始渔猎时代进入农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发生在二百多年前,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三次信息革命浪潮,已经展开.夹杂在这三大浪潮里的一次次涌动的小浪 ...

  • 身处第N次浪潮:机械表、电子表和智能手表

    前言:第一次农业革命浪潮发生在八千到一万年前,人类从原始渔猎时代进入农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发生在二百多年前,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三次信息革命浪潮,已经展开.夹杂在这三大浪潮里的一次次涌动的小浪 ...

  • 身处第N次浪潮:水泥、楼房

    前言:第一次农业革命浪潮发生在八千到一万年前,人类从原始渔猎时代进入农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发生在二百多年前,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三次信息革命浪潮,已经展开.夹杂在这三大浪潮里的一次次涌动的小浪 ...

  • 身处第N次浪潮:蘑菇、西红柿和苹果

    前言:第一次农业革命浪潮发生在八千到一万年前,人类从原始渔猎时代进入农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发生在二百多年前,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三次信息革命浪潮,已经展开.夹杂在这三大浪潮里的一次次涌动的小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