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坊·美文」鲁世俊|背负

「写作坊·美文」鲁世俊|背负

线

HAPPY NEW YEAR

「写作坊·美文」鲁世俊|背负
「写作坊·美文」鲁世俊|背负

背负

一九五五年阴历正月初六我过生日,妈妈把我拉到她怀中,亲切地抚摸着我的头说:“我小娃七岁了,后半年就该升小学了。”她说着话,把一颗还带着热乎的熟鸡蛋塞到我手中。然后用手在我身上比划比划,满脸喜悦地说:“我小娃长高了,这头发又粗又黑,叉眼高高的,将来一定学习好,会有出息。”爸爸在旁边看着母亲抱儿子那亲热劲,听着妈妈说话,脸上堆满了笑容。
秋季开学那天,爸爸拉着我的小手去学校报名。他一会儿拉着我走,一会儿又背着我走。一路上他话连着话,老是那么几句:“要听老师话"、“好好学习”、“不要和别人打架”、“放学早早回家”。重重复复,一遍又一遍,只怕我记不住,不明白。爸爸平时不多说话,这一路却说了那么多。
到了东街小学大门,进去向右拐一个四合座院,在东房校长办公室,填表写上姓名、年龄、住址等,父亲领我到南房教室,班主任安排我坐好,父亲才离开。我也就开始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我每天背着书包,从家里到学校两个来回,无忧无虑很高兴。我很喜欢背妈妈在升学前给我做的书包。这个书包是妈妈用很多块方形、菱形、三角形的小布块连缀后缝成的,颜色新鲜,比别人单一色的好看多了。
从家里到东街小学,不算远可也不近。我家在上达巷西,上学向东走百多步便是古城街道,穿过街道走不到百步就到了石坡路,再向南走几十步,向左拐就是东街小学大门。
我们小孩子上学可不会规规矩矩,心无旁骛。上学时要等着小伙伴来了,相跟着一同走。走到张家祠堂进去转转,摸摸石碑,骑上石马,爬到石羊背上;经过米家大院,互相促高爬到墙头上,摘几颗半青半红的鲜枣;还会伸头到席家半截院墙上,看看没人,缩手缩脚进去慌忙摘两颗石榴,等主人发觉早已溜之乎者也。有时看时间还早,会在路旁屎壳郎窝尿进一泡尿,静静看屎壳郎爬出来,或者打“三角”(烟盒叠成),或者几个人拼拳头,看谁厉害。
很多时候,我们会在古城街道囗对面停留一会。
街道口对面有一家小店铺。柜台上最引吸我们这些小学童眼球的是那些花花緑绿、方方圆圆、大大小小的糖果,还有那花色相间的玻璃球。上学的小同学,每来几个都会驻足看一会,叽叽喳喳商量如何给爸妈要钱,买自己喜欢的。而那些闪着光的糖蛋、糖纸、玻璃球,则闪着耀眼的光芒,好像在呼唤我们:快来买吧,可甜了,可好玩了。我们没有几个人有钱买,只好大饱眼福,咽下口水。尽管如此,但每一次经过这里,都会停下来看一会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有时我们在上学路上耽误时间长了,估摸要迟到了,便一阵狂跑,书包翻飞着,喘着大口粗气赶到教室。
有一天我的同伴小宏带了一分钱,叫上我一块去学校。到了街口小商铺,一分钱买了两个糖块,一人一颗含在嘴里,高高兴兴走向学校。我记得那次糖块特别甜,我们含一会,还要吐到手上看一看,化了多少,还有多大。
小宏爸妈都有工作,一家人都是非农业户口。隔不了几天,小宏就会拿一分钱买糖块,每次都分给我一块。
我常吃小宏买的糖块,心里过意不去,也很羡慕,便在一天中午饭后,向爸爸要一分钱。爸爸没说话,在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分钱,放到我伸着的手心中,脸上闪现出一丝笑意。
我高兴地去叫小宏去学校,在街口店铺买了两颗糖,一人一颗,那心中别说有多高兴,美滋滋的,甜蜜蜜的,又蹦又跳。
以后我一次又一次向父亲要一分钱,父亲脸上的笑意变成了少有的严肃。
有时爸爸身上没钱,我就给妈妈要。妈妈有时不给,我就死磨软缠,拗住不去学校。
有一次给妈妈要钱,正好表姐来了。只见妈妈从床边小柜子里拿出一张大钱,和表姐相视一笑,表姐捂着嘴想笑没笑出来。我拿着这一张大钱,以为可以多买点糖果,没想到店主说这钱不能化了。原来这是一张一万元的旧币,早已不能用了。
我要钱次数多了,妈妈扳起脸教训我:“小孩子价怎么老要钱,钱是好挣的吗?”
是呀,一个小孩子只知道要钱,满足自己的需求,满足自己的心灵,满足那点炫耀,怎么能知道挣钱不容易,挣钱的辛苦。农家人一分钱都来之不易,都是辛苦钱。
转眼间我上了二年级。
有一天班里转来一位男同学。他个头比我高,穿一身新衣服,脚上运动鞋崭新,白鞋带穿过来穿过去。班里还没有人穿过这样的鞋。最叫人眼馋的是他的书包:绿洋洋颜色,配一条宽宽的背带;书包上一个盖头,手一按“咔嚓”一响就扣住了;书包正面两只小老虎,圆头圆脑,虎虎生威,眼睛滴溜溜圆睁,熠熠生辉;书包上“保家卫国”四个金黄色字闪闪发光。
我越看他的书包越喜欢,比我的书包好多了。我心里暗想,回家让爸爸也给我买一个那样的书包,背着多威风多神气呀。
放学回到家,我给妈妈说,我的书包太土气了,转来的同学衣服崭新,运动鞋穿着带劲,特别是书包上有扣子,有小老虎,非常漂亮。我也想要,让给我买。
妈妈看看我渴望的神情,恳切地要求,一脸无奈,一声不吭。
爸爸从地里干活刚回家,我不等他扑打灰尘,洗脸擦手,便扑到他身上,把向妈妈说的话又给他说一遍。爸爸一脸疲惫,但还是堆满笑容,拍拍我的肩膀说:“鞋先别买了,一定给你买个新书包。你只管好好学习,听老师话。”
听了爸爸的承诺,我到厨房告诉了妈妈。妈妈脸色沉重,流露出一丝苦意的笑容。
过了十多天,下午吃过晚饭,仍然不见爸爸回来。我心里面惦记着书包,便问妈妈,这么晚了爸爸去了哪里,还不回来。妈妈说:你爸去了南河滩菜地,要是不在菜地,你去河边找他,让他早点回来。临走时妈妈让我给爸爸带一件衣服,说天气冷了,让他披上防止着凉。
我到了菜地,天色己渐渐昏暗。不见父亲,便向南河走去,走着走着隐隐约约看见一个身影,走到跟前果然是父亲。
那些年南河年年涨,河水涨大时,南河就会改道,不是在靠北边,就是倒向南边。今年的河倒向最南,在洪庆观下了。河滩比往年宽阔,大大小小的石头散散乱乱滚满一地。南河水也比往年宽而且大。往年这个时候,都会在河两岸堆积起石沙,搭上三五根木椽成一座小桥,以方便人们过河。但今年却还没桥,可能是最后一次涨水时间不长,河面还太宽的缘故吧。
父亲站在河边。凉风不时地掀起他的衣角。一股冷风钻进我的衣领,我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胫。我把拿来的衣服递到他手上,让他披上。
一轮明月挂在天际,透射着白生生的光芒。河滩满地石头泛着凄凉的月光,到处都显得寂寞冷静,只能听见河水哗哗。河对面渠道一排树木,偶尔传来几声鸟儿沉闷的叫声;洪庆观下几棵高大的白杨,树叶在风中拍拍作响,禁不住冷风的树叶飘飘飞飞,时而有树叶飘落在河面随波逐流。急驰的南河水匆匆流向黄河,发出流水拍击的声浪。这一切寂静又令人焦急,可父亲站在河边,一会儿向南看,一会儿向北望,好象在等什么人。我叫爸爸回家,他只从口中吐出两个字:“不急。”两个字说得不紧不慢,却很刚强。我心中不免生出一丝丝疑惑。
不一会从城里过来一位妇女,带着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妇女中等个子,身体发福肥胖。她走到父亲跟前说:听别人说南河上没桥,有人背着过河,是你吧?父亲点点头答应了。
父亲挽起裤腿,再使劲拉到大腿最高处,然后脱掉鞋,背起小男孩,慢慢地走进河水,探索着步子淌过南河。他返回来,再把裤腿往上紧一紧,准备背妇女过河。父亲个头较高,但是身体清瘦,下午已干了一晌活,而且年纪已近五十岁。只见他吃力地背起妇女,一步一探着艰难地挪着步伐,并不时地将身体向上顿一顿,走上几步稍微歇息一下,喘一喘气,再蹒跚着前行。他走得极其小心,以慢求稳。我感觉他走了好长好长时间。我望着他弓身背负的后影,看着宽阔急流的河水,盼着他赶快过河去,又生怕他有点闪失。我的心纠得紧紧的,终于见父亲淌过河去,又返回来。
我走近父亲,拉住他的手,冰凉冰凉的让我浑身哆嗦。他手里揑着五分钱,我明白了,原来父亲等在这里,是在背人过河挣钱。

「写作坊·美文」鲁世俊|背负

2021-04-11 原文

「写作坊·美文」鲁世俊|背负的相关文章

「写作坊·美文」鲁世俊|三棵老枣树

作 家 新 线 干 HAPPY NEW YEAR 三棵老枣树 滨河美景如诗如画. 滨河两岸绿树映水蓝,鸟语花芬芳,亭榭生翠色,造型成方圆,虹桥道道架,游人纷纷来. 在那绿树环绕的滨河西边,有三棵老枣树 ...

「写作坊·美文」张洲|散文三题

作家新 干线 散文三题 四月,广武的杏花 杏花开了,群体跑到广武,连天接地的美! 白天飘落还是新疆来的棉花?还说是蒙古包来广武忆旧了. 最美人间四月天!春天就在广武写出无数的赞美激情的诗行. 有你有我 ...

「写作坊·美文」李廷柱|贺元帅率军路过三家店

作家新 干线 贺元帅率军路过三家店 1936年春天的一日傍晚,从西边开过来一支队伍,来到新绛县的三家店村.那时正处于春寒料硝,乍暖还寒的时节,这支队伍一律身穿灰色粗布薄棉军装,足登爬山布鞋,上千号人的 ...

「写作坊·美文」李巧云|又见栀子花开

作家新 干线 又见栀子花开 绿色的叶子簇拥着白色的花朵在风中轻轻摇曳,阳光在花丛中跳跃,泛着星星点点的光,花香清幽,而我思绪纷飞,恍惚间,姥姥笑吟吟地站在我的对面,"孩子,栀子花开了!&qu ...

「写作坊·美文」王娟娟|望仙大峡谷游记

作家新 干线 望仙大峡谷游记 望仙康养中心院外的鸟叫声,还在耳边叽叽喳喳,不远处已经传来水流声. 从瑶庄的康养中心,到望仙大峡谷驾车三五分钟就到了售票处的停车场.春节前掌上垣曲公众号,有推广望仙大峡谷 ...

「写作坊·美文」李英利|五月(外一篇)

作家新 干线 五月 五月,花如海:五月,歌似潮.五月,孕育着希望,五月,憧憬着未来,五月是劳动者快乐的节日. 五月,青春似火,挡不住的激情:五月,青春灿烂,唱不尽的歌谣:五月,朝霞美丽,染红了天边:五 ...

「写作坊·美文」忆如|永远的乡愁

作家新 干线 永远的乡愁 提起乡愁,绕不开的首先应当是台湾诗人余光中那首闻名遐迩 的<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 ...

「写作坊&#183;美文」康永兰|父爱如山

作家新 干线 父爱如山 一日在街上走着,见一耄耋老人拄着拐杖,两腿蹒跚着往前走,身边紧紧跟着的女儿,一双手放在空中,随时准备搀扶.这样温馨的画面让我触景生情,决定去看看我的父亲,坐了大约半小时的车来到 ...

「写作坊&#183;美文」王娟娟|寻觅古人的足迹——烽火台

作家新 干线 寻觅古人的足迹--烽火台 写在前边的话: 我的朋友中,既喜欢户外爬山,又喜欢历史,还喜欢做公益保护古迹的人,少之又少,近乎于没有.一直以来,我多是孤独行走,奔波于垣曲山水之间,远古与今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