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王跃强:爱情

爱 

王跃强

1

我要为你写一些未来之诗

映满爱情的花影

在上午左边,紫藤架下

小木廊里

我的笔,在纸上走得香气扑鼻

我因你成为最美丽的词语

把荒野,写成花园

2

我二分之一的疼和四分之三的痛

都是她所赠

像赠我乌云,赠我伤口,赠我低泣

赠我深渊和地狱

唯有你

手持芍药而来,让花开不败

让清香重新返回

3

往死里走

我仍活着

这胡同,谁说没有出囗,我要

同我的阴影

一起带出巷囗

黄花槐的笑,高过石墙

路灯

闪烁的玫瑰红,是留在我空白处的闪光

往活处走

在我死过几次之后

4

我从星空的缝隙里认出了你

哦,你高过夜梦

我不知这花是否来自她的枝条

哦,她的颜色

为什么让我受惊

她站立的方向,为什么同你相反

路已难返回

我从星空的缝隙认出了你

哦,银河岸的织女

闪耀着爱情的清辉

5

花香从爱情中经过

我和你

一生不缺少果实

缺的是甜美的战栗

6

横卧的瓷不是黑夜的胎心

你正以花瓶的身体,爱我

今夜,月亮很低

很大

很圆

思念如洗,我不是从前的孤狼

困于她的青铜之镜

7

因为风,我们象牙色的鸟声

传得更远

因为梦,我们的喜泪,滴落在

同一地址

因为爱,落花打醒的心上

春天再次诞生

8

你只有饱满的果实,没有

郁闷的虫子

在玻璃罩里爬行

我在诗句里抹去箫影的雪

某个地方

五指生辉

青枝上的雨水不再弯曲

鸟鸣不再弯曲

花香不再弯曲

你指着我看前面的青山“哇,它们

站立得多么端正!”

9

这个下午给黄昏一个形式

你抬头时

我在月亮里苏醒

心上的雪,渐渐减少

一种静

寒得梅花怒放

你是红泥小炉,坐在我的爱恋边

哦,暖暖的小板凳

小朵小朵的梦,好看的细火焰

我要让这个上半夜给下半夜一个形式

圆月如瓷,我们

抱得更亮

10

当着霜的我们高过秋天

她已经听不懂

天空中,大雁连绵起伏不绝的心跳

多少蝴蝶枯如石上的苔痕,多少

野花的镜子

贴不稳记忆的风声

回首处,山已如树,有人在剖开果实

寻找落日的核

11

爱情!爱情!海都干了,为什么

我们不枯

爱情!爱情!碑都垮了,为什么

我们依然耸立

爱情!爱情!天都宽了,为什么

我们不能光芒万丈!

2021-06-02 原文

早读||王跃强:爱情的相关文章

早读||王跃强:虫声

虫      声 王 跃 强 谁说虫声复杂 枯草一样萧瑟,毫无生机 黄得不入记忆 它们,只是 那么几句清响,反复出现 像歌吟 像琴声,像叹息 但这却是,它们 在体内 积蓄了若干代 几千年的风雨和月光 ...

早读||王跃强:清明,泪水流向母亲的墓地

清明,泪水流向母亲的墓地 王 跃 强 春天给我的不只是春风 清明 也给了我泪水 泪水潺潺地流,流向母亲的墓地 流往母乳的源头 流响我大半生的经历,流过四月的眼角时 两鬓斑白的碑石 像我的骨头疼痛到剧烈 ...

早读||王跃强:立春

- 往期回顾 - 立     春 王 跃 强 今天立春 所有的春风反对冰雪 我也不例外 铺纸提笔,应着鸟歌,在词语中 找出些火焰 今天立春 寒冷与温暖相视一笑 挥手一别 燕子飞来,我的爱情中 伸出新的 ...

早读||王跃强:大寒

- 往期回顾 - 大     寒 王 跃 强 今天,敢在冷风里行走的人 都自带火焰 雪在毛孔低吼 身体依然晴朗,灵魂冒着烟 骨头支撑起 大地白茫茫的皮肉 而血液中梅花怒放,指尖鸟鸣不已 最壮丽的树巅 ...

早读||王跃强:重庆的月夜

- 往期回顾 - 重 庆 的 月 夜 王 跃 强 重庆的月夜 像一盏庞大的玻璃灯闪烁银辉 再加上两江流水上的词语 诗中的白玉簪,白莲花,白枙子 城市比白昼还亮 无边无际的照耀,扩大了 白山茶样的沉思 ...

早读||王跃强:今天大雪

- 往期回顾 - 今 天 大 雪 王 跃 强 今天大雪 站在一堆石头边,我的温暖 坚硬而柔软 身怀梅花 去火的旺地,寻找没有灰烬 永不熄灭的梦 真好,风在惊叫,她在 一个好地方等我 微笑时,大雪就来了 ...

早读||王跃强:小雪

- 往期回顾 - 小     雪 王 跃 强 冬天刚来 雪还很小 小若她朝天任性挥剪 剪碎的云絮 碎如她误过的杨花,吞不了的泪水 虽然不是倾盆而下 天色渐晚,我的诗句 在一阕刚填好的词里不敢入睡 我回 ...

早读||王跃强:一个字

- 往期回顾 - 一    个    字 王 跃 强 请你,不要小视一个字 一个字的心脏,一个字的膂力 一个字的目光 不要小视一个字,千万不要小视 一个字,它不小 比如:天 这个字有灵魂的蔚蓝辽阔 有 ...

早读||王跃强:立冬

- 往期回顾 - 立      冬 王 跃 强 今日我立冬 感到有了不同的寒冷 词语中 掠过小北风 仿佛不是落英,而是 记忆之崖倾斜 从野梅树上方,压了下来 我住过的村庄 埋在雪里,无声无语 红雀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