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鹿子霖与田小娥私通,板子该打谁?

话说黑娃搞农协运动失败后,就远走高飞,到一支国民革命军的加强旅里做了旅长最可信赖的贴身警卫。期间回来看望过田小娥,但这当然比不上在一起,田小娥天天都盼望着黑娃能够回到她身边。

这时,白鹿原总乡约田福贤又公开表示宽待当时参加运动的人,包括领头人黑娃在内。田小娥一开始是半信半疑,后来“听到许多黑娃的弟兄都得到田福贤的宽待,她就开始发生了朝信的一面的决定性偏倒”,但她还是“下不了决心鼓不起勇气”去找田福贤,想来想去,她去第一保障所找乡约鹿子霖。鹿子霖在职务上是乡约,在白鹿村里则还是黑娃的族叔,从两个角度看,田小娥都是找对人的。

但似乎又是找错了人:因为鹿子霖后来所谓给小娥“说好了、说妥了、说成了”的,不是让黑娃平安回来,而是让黑娃不要回来;并且得到他这个主意代价很大——得“睡下说”。

从此,田小娥就成了鹿子霖的“亲蛋蛋”了。他成了小娥的保护人。要知道,鹿子霖是黑娃的族叔,保护田小娥也是正常的,但却是以这种乱伦的方式。

那么,在这件事里面,到底是谁招惹谁的呢?是田小娥勾引了鹿子霖,还是鹿子霖胁迫了田小娥?板子该打谁呢?

从《白鹿原》第十五章的描写看,我觉得是两方面都有。

01田小娥有主动引诱鹿子霖的情形

田小娥为黑娃去找鹿子霖求情,在称谓上没称他“鹿乡约”,而叫他“大”,也就是把鹿子霖放在跟黑娃的父亲鹿三一样的位置上,“黑娃好坏是你侄儿,我再不争气是你老的侄媳妇”,这是以亲情关系拉近两人的距离,同时又说她“再没亲人”,言下之意,现在黑娃跑了,鹿三从一开始就没认过她,她也就只有鹿子霖一个可以依靠的亲人了。这番话让鹿子霖感到“有点为难了;他又一次感到自己心慈面软的天性,比不得白嘉轩那样心硬牙硬脸冷,甚至比不得鹿三”;当小娥再说到“我一个女人家住在村外烂窑里,缺吃少穿莫要说起,黑间狼叫狐子哭把我活活都能吓死”,鹿子霖就决定要帮她了。

我们当然可以理解为,田小娥是希望鹿子霖帮忙让黑娃回来;但他一定还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了某种引诱的意味:一个孤身女人,缺吃少穿,担惊受怕,不正是要他去提供保护么?  他的感受准不准确,很难判断;但是,后面的发展是顺应这种感受的。

他看到田小娥“被泪水洗濯过的脸蛋儿温润如玉光洁照人,间或一声委屈的抽噎牵动得眉梢眼角更加楚楚动人,使人实生怜悯”。这“怜悯”之中,恐怕已经是有隐秘的“怜爱”的成分了。

而在此时,田小娥又用行动对此感受进行了强化:

鹿子霖叮嘱着,看见小娥有点张皇失措地撩起衣襟去擦眼泪,露出了一片耀眼的肚皮和那个脐窝,衣襟下露出的两个乳头像卧在窝里探出头来的一对白鸽。

我读到这里,是有点疑惑的:

鹿子霖明确给出了表示帮扶的回答,田小娥为什么要“张皇失措”?“张皇失措”似乎应该是她一开始的状态,通过这一段对话,应已有相对安心的期待了啊;

为什么要“撩起衣襟”擦眼泪?不是可以用袖子擦吗?这很像是那些生儿育女后的农村妇女的表现,显得粗俗,而田小娥毕竟是秀才家的女子,一般情况下并不会如此表现啊;

为什么她撩衣襟的幅度那么大,露出肚皮、脐窝不说,甚至露出了乳房?

或许还可以问,为什么她连肚兜也不穿,后来因为与狗蛋的“私通”事件受族规惩罚时她就是穿了肚兜的啊……

我觉得最合理的解释是,田小娥是有所准备的。她也知道求人办事得有报偿,她拿什么报偿?不言而喻。只不过,她本质上还是一个单纯的人,所以也还只是躲躲闪闪、犹犹豫豫的。

但她还是很准确地把握住了鹿子霖:

他只扫瞄了一眼,小娥放下衣襟说:“大!那我就托付你了,我走了。”

她应该知道“惊鸿一瞥”对鹿子霖产生的冲击和吸引作用。

当然,如果再深究下去,鹿子霖夜里去找田小娥,小娥为什么不先点灯再给他开门,又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点。这就留给朋友们去想吧。

02鹿子霖借机胁迫田小娥

鹿子霖当然不是善茬。

三天后他夜访田小娥,“爽气”地说“说好了说妥了,全按你想的说成了”,但小娥问他怎么办的,他又“压低声儿变得神秘起来”,表示“还有一句要紧话”,“随便说了太不保险”,“赌咒也不顶啥”,得“睡下说”

他搞“先交钱再交货”。

够无耻吧?但这不是最无耻的。最无耻的是他这句话:

鹿子霖嘻嘻地说:“甭叫大甭叫大,再叫大大就羞得弄不成了!”

敢情他还知道他现在干的是族叔与侄媳之间乱伦之事,知道这是羞耻之事。但他的解决办法只是“甭叫大”,不叫大,就不算乱伦。这也是“掩耳盗铃”的活用了。

他用这乱伦来换对黑娃的保护,他对田福贤动机的分析是正确的:

“你们女人家只看脚下一步,只摸布料光的一面儿,布的背面是涩的,桌子板凳墙壁背面都是涩粗麻麻的。田福贤万一是设下笼套套黑娃咋办?”

建议让黑娃“先躲过眼下的风头再说,说不定风头过了也就没事了,说不定田总乡约调走了也就好办了。”

但是鹿子霖的动机也不纯粹,他是为了可以更便利地与田小娥偷情。

他还与小娥“约法三章”:

一是“日后没事了,黑娃回来了,大也就不挨你的炕边了。”

二是“大逢五或者逢十来,把炕上铺得软和些儿。”

三是“谁欺侮你你给大说,大叫他狗日水漏完了还寻不见锅哪儿破了。”

真是光明正大啊!不过,他终究清楚,“小娥虽好,窑洞毕竟不是久留之地”,他们的勾当,终究是见不得人的;他的丑行,也免不了被公之于世,也就奠定了他走向末路的基础。

以上浅见,欢迎关注、讨论!

(图片来自网络)

2021-05-29

白鹿原:鹿子霖与田小娥私通,板子该打谁?的相关文章

《白鹿原》中的美女田小娥,因为离不开男人而导致的悲剧命运

田小娥,是陈忠实先生的作品<白鹿原>中塑造的一个美丽善良,敢爱敢恨的女性形象. 田小娥身世可怜,她的第一段婚姻,是封建时代的一个悲剧.她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前清秀才.在她成年后,却被父母卖 ...

鹿三杀了田小娥,白嘉轩为何不开除他?

电视连续剧<白鹿原>全剧终了,背影是白鹿原的脊梁.典型的卫道士白嘉轩在原上抚摸麦穗.<白鹿原>留下了一个未解之谜:鹿三杀了田小娥,族长白嘉轩为何不处罚他? 要说,不仅应该把他从 ...

《白鹿原》:“烂女人”田小娥经历了五个男人造成的悲剧与贞节牌坊

图片来自网络 01 小说白鹿原有很多赤裸裸性描写,尤其是对田小娥与五个男人的性描写篇目较多.贾平凹的<废都>性描写更露骨,但贾平凹只是为了性而性.而陈忠实的哪些性描写是为了作品意义服务的. ...

《白鹿原》:鹿子霖打开窑洞的门,田小娥近在咫尺,小娥没有叫喊,没有朝鹿子霖脸上吐唾沫,她两条绵软的胳...

人人都是田小娥是白鹿原上的"祸水",田小娥不知道原上的人为什么那么讨厌她,她觉得自己和她们无冤无仇,自己打从到了原上那天起就安分守己,从没做过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但是原上的人就是容不 ...

白鹿原郭举人吃泡阴枣,田小娥当人体器皿,作者为何非要写

读到<白鹿原>中郭举人吃泡阴枣这个情节的时候,我内心有一丝想要呕吐的感觉,接着便是厌恶和不解?为什么作者非要把这么令人不适的内容展现在读者面前呢?难道不写这些人性的极度阴暗,不描写性就成为 ...

白鹿原:60岁的郭举人娶18岁的田小娥,只为泡3颗干枣,为什么?

在<白鹿原>中,有个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就是郭举人已经60岁了,却娶了18岁的田小娥做妻子.郭举人娶田小娥不是为了传宗接代,而是为了泡3颗干枣,为什么? 黑娃不知道泡干枣是什么? 黑娃刚来郭 ...

白鹿原:白孝文为何那么轻易就中了田小娥的“美人计”?

前些天我们在<白鹿原:从新婚三天不碰妻子到永无满足,只怪白孝文贪色吗?>一文中讨论了白嘉轩对白孝文"贪色"问题采取的措施,祖母白赵氏的"一禁了之"没 ...

白鹿原:田小娥报复了白嘉轩,为什么没有感到快活?

话说田小娥因"私通事件"受到族规惩罚,鹿子霖的授意下,开展了报复行动,在一次"忙罢会"看戏时,"把孝文拖进了砖瓦窑",成功地引诱了白孝文,并 ...

白鹿原:白孝文与田小娥事发被严惩后,他为什么一下子就堕落了?

前些时候我们说到,白嘉轩借着用族规惩罚田小娥与白狗蛋"私通",狠狠地打了一回鹿子霖的脸:鹿子霖当然不是善茬,就授意田小娥去勾引白嘉轩的大公子.族长继承人白孝文,使白孝文一夜之间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