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恶心想到旋覆代赭汤 

由恶心想到旋覆代赭汤

以前看过一场电影,电影里面有个场景,是一个人看到肮脏的东西,就恶心呕吐了起来。这是正常人都会有的反应。就想:古人造字为什么造出“恶心”来,而不是“恶胃”,明明是胃在吐东西,而不是心在吐东西,可实际上病人即使没有吃伤胃,胃很好,他要是看到肮脏不忍睹之物时,有恶心之感,严重的还会干呕。所以我就在想,究竟是心让它呕,还是胃让它呕?

这个发现太有启发了。因为治疗很多消化道症状,如果只是降胃而不来调心,可能效果还不够理想。中医认为心为君主之官,其他的脏腑皆为臣使之官,主令臣从,心脏发出信号让胃呕吐,胃就呕吐。

我们恶心的反义词是什么?那就是开心了,所以治疗恶心是不是用药要用一些开心宽胸解郁的,如玫瑰花、郁金呢?

一下子思路打开了,在降逆的基础上,再加一些宽胸解郁的花类药,来治疗胃病、消化道症状,以达到心胃同治的效果,这不是很好吗?

接着就开始琢磨找一些古代名方,看里面的治疗思路,想到了《伤寒论》上张仲景的名方——旋覆代赭汤。《伤寒论》曰:“伤寒发汗,若吐若下,解后,心下痞硬,嗳气不除者,旋覆代赭汤主之。”

原来,这旋覆代赭汤是治疗胃气虚寒引起的恶心呕吐反胃,以及中焦痞硬。“心下痞硬”,这四个字很有意思。为何中焦脾胃张仲景要称为心下呢?我们看两个轮子里,心之下不正是胃吗?心轮往下旋转就是心火化入胃土的过程,里面就蕴含火生土之意。这里头皆是深刻的脏腑相关道理。心胃相连,如果心气不下达,心阳不够了,胃消化食物功能就会减退。而胃气不降胀在那里,心气不能顺利下降,心就会烦热难受。可见一个胃的治疗思路,必须上升到心胃同治的高度。这就是张仲景提到“心下痞硬”的道理。这样治疗时不就告诉我们要把宽心跟降胃同时进行吗?宽心多用花类药,因为花就像植物的心脏,含苞待放,有一种开放之趋势,作用到人体就是宽胸解郁。而降胃多用到质重之物,质重的走下焦也。

这旋覆代赭汤最主要的两味药,就是旋覆花和赭石。赭石就是降胃逆,“诸花皆升,惟旋覆独降。”大凡花类都象征着植物的心脏,对于人体,它有一定的宽胸解郁之功,而这旋覆花本身还能降气平肝,这样一物而两用,在降肝胃逆气的同时,又能宽胸开心解郁,真正减除了恶心呕吐、心下痞硬的病理现象。

现在不是有很多胃肠神经官能症吗?很多病人有胃肠消化道症状,一紧张激动就容易腹泻便溏,用健脾胃的办法,不能完全解决,要考虑到宽胸解郁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