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九)

澳洲纪实系列之五

我回国创业的经历

李庆曾

(续前)

回顾我在国内投资的创业史,我们公司在国内啤酒界开创了三个第一。

于1996年,我们在全国第一个将国外流行的家庭微型酿造啤酒设备引入中国。现在搜一下淘宝,有十余家淘宝店与我们20多年前经营的产品非常相似。

于1997年,我们在国内建立了第一家不经过滤的瓶装鲜啤酒的生产线。而这种富含酵母的瓶装鲜啤酒在国际高端市场上始终是抢手货。

同时,我们也是首先将常温发酵的啤酒酿造工艺引入中国的公司。而且在这种工艺下生产出的啤酒,与低温发酵酿造出的啤酒的品质及保质期完全相同。

我们的产品系列

回顾我们在国内的创业实践,总结出了以下几条经验教训供投资者参考。

第一,如果没有可控的关键技术,国外厂商不要轻易在国内进行生产性投资,否则就会落入低水平竞争陷阱。

第二,处理关键性技术的方法,第一是保密,第二是保密,第三还是保密。不要认为已经申请了国内专利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第三,我们周围的人一个比一个聪明,“跟随超越”或“弯道超车”都是拿手好戏。今天是你手下的打工仔,明天很可能就成为你的强劲的竞争对手。他们对你太熟悉、太了解了,复制出一个和你一样的公司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我在国内的投资基本上属于传统行业。我们投资的实业部分并没有什么科技含量,加之规模较小,难免在竞争中败下阵来。好在我们起步较早,在国内的微型啤酒酿造设备的市场上风光一时,占有一席之地。面对同行业后起之秀们的挑战,和市场出现的无序的竞争,我没有选择继续维持,而是果断退出,至今我都认为是个明智之举。

说到遗憾也是有的,主要在最初投资方向的选择上不够明智,没有预料到对传统行业的投资,最终都会陷入低水平竞争的恶性循环,不像高科技行业那样代表未来。李彦宏创办的公司和我的公司几乎同时起步,他们的初始投资大概只有我的1/3不到。看看人家公司今天的状况真是让我羡慕不已。

曾看到过一份资料,说是中国公司的寿命平均下来也就是三年左右。这样说来我们公司存活了十来年已实属不易。联想到澳洲最大的啤酒厂富士达(Fosters)也在我们前后到中国建厂,投资了上亿元,但仅仅短短几年,便铩羽而归。这样看来,我们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2020-10-03初稿

2021-01-07定稿

2021-05-17

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九)的相关文章

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一)

澳洲纪实系列之五 我回国创业的经历 李庆曾 一 1989年移居澳洲后,我在阿德雷德大学完成了两.三个阶段的科研工作.在我继续求职的路上,两次被人"穿小鞋",从而中断了我继续搞科研的 ...

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二)

澳洲纪实系列之五 我回国创业的经历 (续前) 二 我于1996年在阿德雷德注册了一间咨询公司,并在市中心的办公室非常集中的区域 Pirie Street,与另一间公司合租了二楼的一端,包括了一个大厅和 ...

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三)

澳洲纪实系列之五 我回国创业的经历 (续前) 三 如上所述,在中国注册一间外商独资企业,要有很多手续需要办理,于是我找到了我在内蒙兵团时的老战友张振岳. 张振岳是我在内蒙兵团二师十一团五连时的好友之一 ...

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四)

澳洲纪实系列之五 我回国创业的经历 李庆曾 (续前) 开始我们的摊子铺得很大.项目一共分了三大块: 一是加工全套的家庭自酿啤酒设备: 二是开设一间小型啤酒厂,生产系列瓶装啤酒: 三是上述两项最终产品的 ...

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五)

澳洲纪实系列之五 我回国创业的经历 李庆曾 (续前) 四 在公司建立初期,我还是在国内和澳洲之间来回穿梭.公司的事务主要靠副总张振岳打理. 振岳好交朋友,在天津地面上上下下有很多关系.按照他的思路,依 ...

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六)

澳洲纪实系列之五 我回国创业的经历 李庆曾 (续前) 五 这两集装箱的浓缩大麦汁的销售,使濒临崩溃的公司又稳住了阵脚.但仅仅依靠拿下全国的猎奇门市场,来维持整个几十人的公司的运转是不可能的. 于是,在 ...

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七)

澳洲纪实系列之五 我回国创业的经历 李庆曾 (续前) 六 1990年代末期直至千禧年的初期,公司的啤酒坊的生意平稳发展.但啤酒厂的生意彻底黄了.人们对于这种瓶底带有沉淀物的啤酒并不认同,生产出的产品大 ...

李庆曾:我回国创业的经历(八)

澳洲纪实系列之五 我回国创业的经历 李庆曾 (续前) 七 对我们公司来讲,更致命的是我们多年的销售经理,带着另一个熟知我们业务的人员,在原来我们的一个在宁波的客户的支持下另立山头.他们使用了和我们公司 ...

李庆曾:一个杀猪盘的始末(九)

人间纪实系列之五 一个"杀猪盘"的始末 --记我所经历的一场投资骗局 李庆曾 (续前) 八 读者看到这里,已经解了事情的大致梗概.我想也一定会和我一样,对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仍旧存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