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第四次来麦芽当志愿者,完全就是个意外。

那天偶到麦芽悦读馆,洪哥说中学营的人手不够,想拉我“入伙”,我心里犹豫了好久,来还是不来,是个问题。然后脑袋一抽,就答应了。其实当时心里就后悔了,作为一根来过三次麦芽的“老油条”,我很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坑。可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只能硬着头皮上。唉,就这样上了洪哥的贼船。

忽然想起,在去年暑假第二次参加完麦芽夏令营的时候,我就决定下次不来了;然后第三次还是来了,结营之后,我想,事不过三,绝不会有下次了。结果第四次还是来了,这就是命吧!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每一次参加这样的营会我都会感到莫名的紧张,感觉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每一次开营的自我介绍,我都会觉得脑大,洪哥希望我们给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可是我无一艺技傍身,如何让他们印象深刻呢?

我决定和秣秣合作。晚上十点,我们就开始讨论,讨论了很久,我们还是毫无头绪。正发愁间,秣秣忽然有了主意,“我们可以套着头套上场。”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我们开始编剧本写台词。结果,这又是一个超级世界难题,我们两个都是可以一两句话就把天聊死的人,绞尽脑汁,磨磨蹭蹭地写了几句就写不下去了。我们又跑去找翰哥帮忙,结果他看了我们写的台词,一脸无奈地看着我们。

只能靠自己了,我们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转眼就到了十二点,还是洗洗睡吧。明天再临时抱佛脚,听天由命吧。第二天,我们一拍脑袋,头上套个塑料袋,一个装做山贼,一个扮成海贼,两个逗比就这样上场了。套着塑料袋,眼前有点模糊不清,我心里莫名有点兴奋,感觉两个人像耍猴似的。期间我听到下面的学生的笑声,有点儿开心——不至于冷场。回头看看当时的照片,哈哈,真的像耍猴。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这一次我负责上的课不多,效果……也不见多好。给他们讲霍金,讲得他们昏昏欲睡;给他们表演读心术,他们觉得小儿科,把我怼得体无完肤,无地自容。每次给他们讲完课,都是冷汗直冒,两腿发虚,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总算结束了。然而这群家伙还跑上来补刀,“听你讲课我都快要睡着了,”“下次讲点别的吧,”“哈哥,这次怼你怼得好开心啊。”实在是气煞我也!不过从中也学到了很多,最重要的是,看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和沛哥一起讲正反派这节课的时候,这节课学生需要根据抽到的正反派的角色来自编自导自演。前一天晚上我们都很担心,担心他们觉得无聊,担心他们不愿意参与,担心他们写不出剧本。即使洪哥一再跟我们强调,不用担心。我还是忐忑不安,自己觉得都很难的东西,他们能行吗?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大吃一惊,他们都很积极地进行排练,排练出来的结果也令人眼前一亮。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有一组的两名组员演的很嗨,演上瘾了似的,场下的组员在台下打手势,暗示可以结束了,可是那两个家伙意犹未尽,两个人像聊家常似的聊了好久,台下的组员只能干着急,恨不得跳上台,把她俩扯下来。真是笑死我了!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还有一组演的很完整,整个剧本故事性挺强的!看着他们演的不亦乐乎的样子,我心里既欣慰又惭愧。即使跟他们接触相处了三次,自以为对他们比较了解了,可是我还是会怀疑他们的能力,会以已之心度他们之腹,按照自己的标准给他们以限制。孩子们用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随机应变的机智,结结实实地给我上了一课——永远不要低估孩子。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在和组员相处的过程中,我也学到了很多。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从我身上学到了什么(真希望有)。第一次和他们在一起时,他们都挺害羞的,叫他们来个自我介绍,结果第一个家伙就说了个名字敷衍了事,这下可好,后面的组员有样学样,都是“我叫XXX,完。”后来想想,我应该叫个积极的学生开个好头,或者应该在第一个学生自我介绍时的时候,阻止他敷衍了事。于是第二天的时候,又叫他们来了一次自我介绍,规定每个人一定要说够三十秒,做不到的就要表演扭秧歌。在扭秧歌的恐吓之下,这一次效果好多了。大家围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话匣子也打开了。看着他们叽叽喳喳的样子,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为了拉近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刚开始的时候,对他们都是嘻嘻哈哈的,很随便。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吧,他们也开始变得随便起来。团建的时候,有两三个组员总是游离在队伍之外,打打闹闹的。刚要说他们两句,他们就嬉皮笑脸的,弄得我也不好意思说他们。结果整个团建都不在状态,大家也都很随便,感觉自己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可是我也板不下脸来,说也不是,骂也不是。整个团建时间就这样被浪费掉了,我感觉心里挺沮丧的。晚上开会的时候,洪哥跟我们说了这个问题,终于让我下定决心,要狠狠地批他们一顿。第二天,我把他们召集在一起,说了他们一顿,也把自己的感受跟他们说了。我在跟他们说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他们还是挺尊重和照顾我的感受的。事实也如此,他们后来的表现好多了。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不过事情并不会总是这样顺利。有一次因为剧本角色的问题,说了一位组员几句,结果那小子还挺倔的,一下子把剧本摔在我面前,气鼓鼓地说,不想再演这个角色了。当时场面挺尴尬的,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只能把我心里的想的东西都跟他说了,我说,我想让他演那个角色,我觉得他可以演好那个角色——说了一会儿,就只有这个意思。结果没过几分钟,他就同意了。又开始和我和组员们有说有笑的,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孩子们可爱的地方就在这里,他们一点儿也不记仇。

我的组员们都不是很积极,不管是辩论赛,还是戏剧表演,还是其他的,他们都不是很愿意主动参加。刚开始让他们自愿上场,没有人站出来,只好抽签。后来我发现,有些人还是有上场的意愿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他们不愿意或者不好意思主动上场。于是,我每次就直接叫那些学生上场,不上也得上。他们有时候表现不好,然后回来向我抱怨,“好丢脸啊”,“真的好尴尬”。我心里也怕这会挫伤他们的积极性,只能安慰他们重在参与。不过还好,后来结营后,他们跟我说,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很多。我想,有时候就得逼他们一把,让他们真正参与到其中,他们才能真正地投入到营会中来。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让他们准备结营节目的时候也是这样——不逼不行。其中有两个小子死活不肯参加,于是我就强拉他们来了个合唱,本来想全组合唱的,不过其他人都不肯参加。结果到了最后表演的时候,我们全组人都上场了。这是我最开心的一件事了。因为他们愿意参与了,因为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他们已经认同这个团队了。过程中虽然有很多不足,但总算有一个不错的结束,我想。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每一次参营的感觉都很不一样,每一次都会有一种新的体验。我很庆幸来了,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很多问题。短短的八天,是人生中一段小小的旅程,有时候,只有真正上路了,你才会真正体验到旅途的辛酸苦乐,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还有不一样的自己。在麦芽夏令营,我是如此,孩子们也是如此。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

2021-05-09 原文

第四次来麦芽|哈哥的相关文章

又许久没写《古诗四帖》了 旭哥或许是最难的 但却是撩得最韵味的[爱慕]

五美轩十三红 优质文化领域创作者 关注 2021-04-09 11:05:47 

珍贵难得 |“金丝铁线”故宫博物院哥窑瓷器展(四)完结篇

哥窑是汉族传统制瓷工艺中的稀世珍品,明代文献中记载的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历来受到收藏家.鉴赏家.考古学家等专家学者的重视和关注,对哥窑的课题研究从未间断且方兴未艾.然而到现在未找到确切窑址. 哥窑瓷器非 ...

​游贵州诗四首(古风) 阿龙哥

游贵州诗四首(古风) 游青岩古镇藏头诗 (一) (青)山坐落村镇间, (岩)石筑墙固千年. (古)城风貌藏文化, (镇)门高耸立四边. (二) (人)文地理古城风, (杰)作青石古道功. (地)形起伏 ...

金丝铁线“”紫口铁足“,四个步骤带你揭开哥窑的神秘面纱!

相传,宋代龙泉县,有一位很出名的制瓷艺人,姓章,名村根,他便是传说中的章生一.章生二的父亲.章村根的擅长制青瓷而闻名遐迩,生一.生二兄弟俩自小随父学艺,老大章生一厚道.肯学.吃苦,深得其父真传,章生二 ...

四哥的妙方——骨折卧床病人第一方

I导读:"骨折卧床病人第一方"不仅可用于骨折卧床诸证,临床上对扭伤.挫伤,引起的软组织红.肿.疼之证,也有佳效.(编辑/千诚) 四哥的妙方--骨折卧床病人第一方 作者/王彦权 四哥 ...

阿美姐的公益之旅 | 麦芽悦分享第四期

演讲人:盛春美,杭州心远公益的创始人之一,现任理事长,心远公益在今年4月23号创办了荻浦乡村图书馆,很多人都亲切地称她为阿美姐. 大家好,很高兴能在麦芽悦读馆微信群中做这样一次分享. 我是地道的杭州人 ...

若四年前不来深圳,今天的我会怎样?|麦芽悦分享第十六期

时间回到四年前-- 虽然已经过了十八岁,但叛逆的细胞仍存留在我体内.大三暑假还离家出走过,趁我妈不注意,一路狂奔出小区,盘缠不多,索性找个便宜的旅馆(我家一所大学附近的小旅馆)住着,手机关机.那时是相 ...

大别山阅读空间分享|麦芽悦分享廿四期

邓世杰:湖北大别山阅读空间的创始人.南方系媒体人.教育创新研究者.英山人新一代商会任秘书长.曾任21世纪教育研究院研究员.百特教育华南区总监. 曾获广东省新闻奖二三等奖,合著<中国教育百年风华路 ...

毕业实习那些事|麦芽悦分享第四十期

一名初入工作的会计专业毕业生 各位麦芽的伙伴们,大家晚上好,今天很荣幸能被洪哥邀请过来和大家分享我实习的一些经历. 首先我先介绍一下我的专业.我所学的是会计专业,但我目前在公司主要是负责一些出纳的相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