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翼丨二心

路翼丨二心

5月10日夜21:15。脑袋很沉,隐隐作痛,额头不停冒汗,双眉弓快速跳动。再次打开电脑,尝试通过写作,进行自我清理。

下午陪一朋友商业立项并一起看铺子,顺便就聊起一些事情。不知不觉中,聊天变成比赚钱和看铺子还要重要一些的事情,不经意间抬头,已是华灯初上。

有些事只能如此,说起来了不得,看起来不得了,真站到台面上过招,赤裸面对,当面单挑,其实经不起,也进入不了——一个空房间之所以能承载一个人的热爱与梦想,未必是这个房间有多好,更有可能是这个人心里有种子和翅膀。

一个人能干点什么,貌似诸多变数,其实不然:一个人不管干点什么,英明或蠢,都是定数。跟外在任何力量与环境关系不大。越是对某人某事某物一往情深的人,也越是对另外的人、事、物绝情凉薄之人。所谓厮守忠贞,不过痴情于一,二心之辈,皆为滥人。

人所以累,二心而已。何为二心?算计心即是。骆驼的驼峰,从未托过自己。人间所有的精明,最终都不知去向。

5月11日上午9时。乙肝,胸透,简简单单的常规检测。去了三家体检中心,好不容易搞定。满大街的蓝花楹,微风一吹,飘飘洒洒,猜不透是悲伤,还是欢喜。

这些年,停停走走又走走停停,总是会看到自己无法厮守的寥廓半生,狗啊,梨花,野草莓,还有金竹林,它们到处找我,它们四处敲门。

早晚总会有那么一天,它们将一起找到我曾经住过的房间,悄无声息依次开门,将我读过的书一本一本烧掉,将我睡过的床一张一张销毁,将我亮过的灯一盏一盏掐灭……我坐在最后一间房子里,再也不打算去任何地方,静静等着它们的脚步声款款来临。

记得村里的老人们说,人哭哭笑笑就会老去,随便打个盹也会老去,老是伤口里涌出来鲜血,人没办法制止。老是身不由己又措手不及的事情。不管跑多远,你躲不掉老。

村里的老人们还说,随便一块田地,就够你刨一辈子。随便一个姑娘,就够你睡一辈子。随便几锄泥巴,就足够埋掉你一生。

好在草是从我身边开始荣枯的,天是从我眼前开始明灭的,来去是从我脚下开始出发的,爱恨是从我心里开始涅槃的。

2021-04-06 原文

路翼丨二心的相关文章

路翼丨这篇文章。若能读懂。无价!(内有彩蛋)

金庸在<笑傲江湖>中写到:东方不败为了练习<葵花宝典>,结果会错了意,挥刀将自己小GG割了. 本来,这仅仅是一幕小说桥段:但是,只要咱们稍微反省一下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学习过程, ...

路翼丨要玩儿游戏,就先玩儿如何干掉贫穷

路翼丨要玩儿游戏,就先玩儿如何干掉贫穷

路翼丨你所拥有的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

路翼丨你所拥有的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

路翼丨路翼笔记

路翼丨路翼笔记

路翼丨发现并敬畏那些比你自身更宏达的存在

无论如今什么模样,头顶有没有紫气,脚底有没有祥云,其实都是哭哭笑笑无数回合,日日夜夜耗掉很长时间,才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回望那些莫名肿胀,那些雷电交加,那些无法复盘的沉重,那些再难生还的天真,该怎么称 ...

路翼丨当我分享关于身体瑜伽,你的正确姿势是立刻准备好纸和笔,认认真真做笔记

有个词儿,叫多愁善感:有一种症状,叫抑郁症. 前者通常被污名化为"玻璃心":后者活得愈发艰难.尤其在中国大地,如果又还穷,就只能自求多福.我若开口,或许雷到你:因为这些人,都是被人 ...

路翼丨男人:上帝手中的粘土?

男人到底是个什么物种? 看过一部欧洲电影,叫<第七封印>,就是有七个神秘的小东西,一块儿一块儿流落民间,然后一群人绞尽脑汁,拼命寻找--我以为这七个破碎的东西,有朝一日凑一块儿,说不定就有 ...

路翼丨今夜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一个人的夜晚,要有一个房间.  故乡一条河边,有很多溶洞.我认识一姑娘,嫁去了那里.去做客,里头极宽敞,可设宴,可任孩子追逐嬉戏.想:姑娘好福气.睡几觉醒来,会不会变神仙? 曾去敦煌,见壁画上的飞天, ...

路翼丨一把宿命锁,半截神仙索

路翼丨一把宿命锁,半截神仙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