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9德衰不一朴散情伪

题文诗:

及世之衰,至伏羲氏,其道昧昧,芒芒然也,

吟德怀和,被施颇烈,乃始,昧昧晽晽,

皆欲离其,童蒙之心,而觉视于,天地之间,

故其德烦,而不能一.乃至神农,黄帝之治,

剖判大宗,窍领天地,提挈阴阳,嫥捖刚柔,

枝解叶贯,万物百族,使各有,经纪条贯.

于此万民,睢睢盱盱,莫不竦身,而载听视.

是故治而,不能和下.迟至昆吾,夏后之世,

嗜欲连物,聪明诱外,性命失德.及周室衰,

浇淳散朴,杂道以伪,俭德以行,巧故萌生.

周室衰而,王道废也,儒墨乃始,列道而议,

分徒而讼,博学疑圣,华诬胁众,弦歌鼓舞,

缘饰诗书,以买名誉.繁登降礼,饰绂冕服,

聚众不足,以极其变,积财不足,以赡其费.

万民乃始,慲觟离跂,各行,以求凿枘,

错择名利.百姓曼衍,于淫荒陂,失大宗本.

世之所以,性命,衰渐以然,由来.

至德真情,德衰情假,情假世乱,舍本逐末.

【原文】
  及世之衰也,至伏羲氏,其道昧昧芒芒然,吟德怀和,被施颇烈,而知乃始昧昧晽晽,皆欲离其童蒙之心,而觉视于天地之间,是故其德烦而不能一。乃至神农、黄帝,剖判大宗,窍领天地,袭九窾,重九垠,提挈阴阳,嫥捖刚柔,枝解叶贯,万物百族,使各有经纪条贯。于此万民睢睢盱盱然,莫不竦身而载听视。是故治而不能和下。

    栖迟至于昆吾、夏后之世,嗜欲连于物,聪明诱于外,而性命失其得。施及周室之衰,浇淳散朴,杂道以伪,俭德以行,而巧故萌生。周室衰而王道废,儒墨乃始列道而议,分徒而讼,于是博学以疑圣,华诬以胁众,弦歌鼓舞,缘饰《诗》《书》,以买名誉于天下。繁登降之礼,饰绂冕之服,聚众不足以极其变,积财不足以赡其费。于是万民乃始慲觟离跂,各欲行其知伪,以求凿枘于世而错择名利。是故百姓曼衍于淫荒之陂,而失其大宗之本。夫世之所以丧性命,有衰渐以然,所由来者久矣! 
【译文】

时代发展到伏羲氏的时候,天下道术仍然浑厚茫然,蕴含道德和气,布施德泽颇为盛广,但人们的智慧开始萌发产生,似乎若有所知,并开始失去童稚蒙胧之心,观察起天地间的各种事物。所以伏羲氏的道德杂乱烦多而不专一。到了神农、黄帝时代,他们开始分离道统根本,通理天地,顺循自然法则形制,掌握阴阳变化,调和阴阳刚柔,分解联贯,使万物百事均有秩序条理。这样百姓无不张目直视,无不踮脚仰视聆听君主命令,仰头察看君王脸色。所以神农、黄帝虽然能治理好天下,但却不能够和谐自然。社会延续到昆吾、夏后时代,人们的嗜好欲望被外界诱惑,聪明受外界引诱,因而失去了天然本性和赖以存在的道德。到了周室衰亡时期,敦厚淳朴的风气被冲淡散失,办事行为背离道德、偏离德性,因而奸巧狡诈也随之产生。周王室的衰败使王道废弛,墨、儒也开始宣传标榜起自己的学说来,招聚门徒争论是非。于是各家学说均以博学来比拟圣人,实际是用华而不实的言辞来欺骗胁迫民众;他们行施礼乐歌舞,拿《诗》、《书》来文饰门面,为的是在天下沽名钓誉。与此同时,他们又实行繁琐礼节,装饰绂冕礼服,并使之等级化;聚集民众变化着无穷无尽的花样,积聚财富来满足无法满足的消费。在这种社会风气下,老百姓也开始误入歧途,不明事理,却又想施展智巧,迎合世俗,不择手段捞取名利。这时人们都奔波于邪道斜路上,丧失了“道”之根本。世人之所以沦丧纯正的天性,并日益衰落,其产生根源由来很久了。

2021-05-08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9德衰不一朴散情伪的相关文章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7道散德溢滑心浊神

题文诗: 夫天不定,无载日月;而地不定,无植草木; 所立身者,精神不宁,是非无见.故有真人, 后有真知.所持不明,庸讵知吾,所谓知之, 非不知欤?积惠重厚,累爱袭恩,而以声华, 呕苻妪掩,万民百姓,使 ...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8内修虚无外求失神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8内修虚无外求失神 题文诗; 内修道术,是故圣不,外饰仁义,真诚不知, 耳目之宣,而游心于,精神之和.若此然者, 下揆三泉,上寻九天,横廓六合,揲贯万物, 此圣之游 ...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10真情清静情通有无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10真情清静情通有无 题文诗: 故圣之学,欲返性初,游心于虚.达人之学, 欲以通性,于辽廓而,觉于寂漠.俗世之学, 其则不然,擢德搴性,内愁五藏,外劳耳目, 招蛲振 ...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11性达情畅仁义自附

题文诗: 虚室生白,吉祥止也.夫鉴明者,尘垢弗薶; 其神清者,嗜欲弗乱.精神越外,事复返之, 是失于本,求之于末.外内无符,欲与物接, 弊其元光,求知耳目,释其炤炤,道其冥冥, 是谓失道.心有所至,神 ...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12真人虚静恬澹和愉

题文诗: 真人之道,神无所掩,心无所载,通洞条达, 恬漠无事,无所凝滞,虚寂以待,势利非诱, 辩者非说,声色不淫,美者非滥,智者非动, 勇者非恐.真情所致,陶冶万物,与造化者, 自然为伴,天地之间,宇 ...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13人神易浊贤必逢时

题文诗: 夫目能察,秋毫之末,耳不承闻,雷霆之声; 人耳能调,玉石之声,而目不见,太山之高. 如是何则?小有所志,大有所忘.今万物来, 擢拔吾性,攓取吾情,有若泉源,虽欲勿禀, 其可得邪.今树木者,灌 ...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14处便势利性遭命行

题文诗: 然而不能,通其道者,不遇其世.鸟飞千仞, 兽走丛薄,祸犹及之,又况编户,齐民者乎? 由此观之,体道者不,专在于我,有系于世. 历阳之都,一夕为湖,勇力圣智,疲怯不肖, 之与同命;巫山之上,顺 ...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6授而不授用而不用

题文诗: 今夫万物,疏跃枝举,而百事之,茎叶条蘖, 皆本一根,条循千万.若有所受,而非所授. 所受无授,而无不受.无不受也,譬若周云, 茏苁辽巢,彭薄而雨,沉溺万物,不与为湿. 今善射者,有仪表度,如 ...

《淮南子》卷2俶真训诗解5至人无为情通万物

题文诗: 与至人居,使家忘贫,使王公族,简其富贵, 而乐卑贱,勇者衰气,贪者消欲;坐而不教, 立而不议,虚而往者,实而归故,不言而能, 饮人以和.至道无为,一龙一蛇,盈缩卷舒, 与时变化.外从其风,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