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长福:论肺癌的病根不在肺

导读:谈到肺癌,人们多是谈虎色变,中医大夫也多用白花蛇舌草等抗癌对症下药,见病治病下工为之,本文详述蔡长福老师论治肺癌的经验,循经援古,崇仲景伤寒肺萎诊疗,点明肺癌的病根不在肺,从肾脾大肠清热论治,为肺癌中医辨证诊疗正源清流,惠益医患甚深。

蔡长福:论肺癌的病根不在肺

一、论肺癌的病根不在肺

肺病其病症状在肺,病因在肾脾大肠
肾亏之人,久亏得不到还原,那脾脏大虚,脾虚经气得不到再生,肺就得不到营养。脾越虚越寒,一切后天的营养就得不到转化,脾脏藏五脏六腑的膏脂,是主宰五脏六腑后天的源泉。一旦久虚受寒,脾气就不能升降,所以病人吃过就胀,这就是仲景在黄疸篇提到的,

“风寒相抟,食谷即眩,谷气不消,胃中苦浊,浊气下流,小便不通,阴被其寒,热流膀胱,身体尽黄,名曰谷疸。”

这时脾胃就很难再生再造,满而不食,医要误下,腹满不减,减不足言。
脾为阴,胃为阳,它们俩是表里关系,不能偏在一方。胃热过盛就偏于热,脾虚过盛偏于寒,两经一偏就不能互为表里了。胃气是动力,胃气一动,需要脾经的膏脂来供养。一旦脾经的膏脂偏虚,胃气一动,没有膏脂的供养,胃气越动越热。胃热偏胜,再耗脾津,脾越耗越损,中焦断源。
肺为华盖最为上,华盖在上,它离外感风寒最近,好比那空中悬肉。人体中肺是最后一脏,它悬的最高,需要热气和营养供养,它的营养来源于脾脏,它的热气来源于膀胱。一旦膀胱虚衰,肺就得不到太阳的温照,常常受寒;中焦断源,肺就得不到营养的供应,这样肺哪有不病之理?这叫肺病——病于胃,毁于脾,伤于肺。
足太阳膀胱经、足少阴肾经、足太阴脾经三经不能互助,肺必生大病,肺出现种种症状,症状虽多,它的病根在于脾胃。我们中医临床见到此病,思维要明,诊断要清,不能错误用方,不能头疼治头,脚疼治脚,顾头不顾尾,苦了病人,毁了病人,这是医生之错。
胃的本性是热,它需要脾津的供应,才能得到营养平衡。一旦脾津被耗,阳动者损阴,本身脾阴被损,脾脏不能保护自身,阳明热不断的熏蒸,脾津更损,脾损者,肺就得不到长生,何谓长生?肺的长生靠脾,脾的长生靠肾,长生而生,人就无病,一旦某一脏失去了长生,必生大病。
肺痿第一证:甘草干姜汤证
内经所提,其病症状在肺,病因在脾胃。这就叫症状在肺,不病之脏而病,肺就失去了源头,源头就是脾胃。脾胃的长生,来源于肾脏,肾阳不足,太阳必病。太阳不能护外保里,肺就得不到太阳热气的温照,肺受其寒。
肺寒者热气不得灌顶,寸脉必沉,寸脉一沉,寒气聚在胸中,寒气中的寒水、水气聚集不得外发,必成痰饮,饮多上泛,痰聚胸中,遇寒就咳,遇风就咳,咳出大口的白痰。上述症状是医圣肺痿篇所提,就是肺痿的第一证,甘草干姜汤证。
为什么甘草干姜汤能治肺痿第一证?痿则无救,非甘草干姜汤不行,甘草干姜汤为什么能治肺痿?道理在哪?别看小小的两味药,作用可大了。甘草甘温,大补中焦,直捣心脾,扶心保肺。干姜性大温,能治脾寒不能再生,干姜用上好比启动器,脾寒见干姜就发,就来了动力,动则大气一转,上下接通,哪有不愈之理?
看看仲景多么伟大,两味药能治肺痿的大病,真叫后人难以想象。医圣就是医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人能比两千年。
肺痿第二证:射干麻黄汤证
第二证是射干麻黄汤,射干麻黄汤证出现,仲景说寒在体表,喘咳不解,痰饮聚集在膻中,痰多者必有鸡鸣声,这是肺痿第二证。咳痰日久长期不解,痰聚成热,黄痰、稠痰、粘痰,这都为热痰,这叫热耗肺阴。肺必生大病,肺里形成疙瘩,胸片一照,就看见肺部上就出现斑斑点点。
肺痿第三证:二阳合病证
这种热长期不解,热痰聚集在肺膈膜之间,热上加热,热则痰稠,咳不出,暴喘不止,这应该是二阳合病证,要用葛根汤加射干麻黄汤加石膏。若要病久长期咳嗽,肺阴大伤,那应该设苇茎汤,咳而带血者,重用生甘草与桔梗,白痰、黄痰、血痰出现,合上甘草干姜汤
肺痿第四证:厚朴七物汤证
若肺的津液耗干,五脏六腑的津液也不能供养,时间一久,大肠回气上升,出现病腹满,想吃不敢吃,吃后腹胀。按照仲景腹满篇,“病腹满,发热十日,脉浮而数,饮食如故,厚朴七物汤主之。”此病在腑,急下存阴,有可能起死回生。
病解后,赶紧调补中焦,桂枝汤合理中汤。如小便发黄,黄能染地,小便起泡沫,发骚发臭,其病在脏。按仲景黄疸篇,除湿热保阴,这种湿热在谷疸,方用茵陈五苓散。若有柴胡证,任意加减。同道的,遇到肺癌小细胞癌、纵膈肿瘤等病在临床上要辨证清楚,辨清病在脏还是在腑,一个是湿热,一个是胀气,不能错误用方。
肺痿的坏证:扶正祛邪
此病耽误日久,五脏六腑的本能下降,引起二便常常不通,如果出现左边脖子上淋巴肿大,大如芒果,此病就难治了。虽说良医治大病,但也得看是否患者有天命。生命可贵,命悬一线我们也不能放弃。淋巴肿大,邪在上,内经说这是五有余,两不足。体质大虚,邪在上难以消散,汗也不是,下也不是,体虚者,常常有表证,表不解常常腹满,病人特别痛苦。
这种病人只能扶正祛邪,以保正气来解表,以保正气来泻下。病有好转,好好护理,不能当风,不能洗澡,对这种人的护理如果能做到像产妇生完孩子坐月子那样,或许还有生还的可能。
伤寒描述足六经,杂病描述手六经
有学生常常问,仲景六经辨证只写足六经,为什么不写手六经?医圣张仲景是个全人,能写出足六经,难道不知道手六经吗?上述谈到肺痿,肺痿是不是手太阴,肺与大肠相表里,大肠是不是手阳明,难道仲景没有写么?你的书还是看少了,光看《伤寒》没有看《金匮》,伤寒写的是足六经,杂病写的是手六经啊。
肺病的治疗关键:清除胃热和大肠热
肺与大肠为表里,这两经有表里之称。肺病者大肠必病,大肠病者肺必病。大肠称腑,为六腑之一,阳明胃也称腑,阳明者为胃腑,胃为水谷之海,能纳百味,胃要无病,百物入口,马上就知道酸甜苦辣,这就是阳明的本能。阳明无病,它的本能最强,之所以有水谷之海之称,又有敏感之腑之称。

阳明好比湖与海,大肠好比太平洋;
阳明好比转运站,大肠好比垃圾场。
阳明者胃也,盛五谷,纳百味,所以叫水谷之海。百味通过阳明消化、吸收、转化,日夜不停的运送。它不能病,它病了热必然过极,它的本性是热,外邪入里,借助阳明的热气必然化热,化热必然多汗,耗伤阳明的本能,耗伤脾阴的储蓄,阴阳就失去了平衡。
这种病人常常生躁火,好出汗,睡着了口干舌燥,甚至于口干口苦,夜里口苦是少阳之热,全天口苦是阳明之热。热闭者热气不得下降,吃过的食物能聚在心口之下,撑张很久慢慢才能消失。如果这种胃热不赶紧治掉,能进食不能转化,可能吃过就呕就吐,这是胃热在中焦,这种热在《医宗金鉴》叫胃翻,又叫中恶病,有个经外奇穴叫中恶穴。
《金匮》原文
“治中恶心痛腹胀,大便不通。问曰:人病有宿食,何以别之?师曰:寸口脉浮而大,按之反涩,尺中亦微而涩,故知有宿食,大承气汤主之。”

这种病开始大承气汤症状不具备,热在中焦,热在胃腑,那是大黄甘草汤证。胃热过极,时间一久转成了大肠之热,成了腹满病,上下不通,故知有宿食已久,方用大承气汤。
足阳明胃腑热,手阳明大肠热,足阳明是二日并月,手阳明也是二日并月,两经合起热上加热。腑热腑气,长期在体内能形成腹满,常常大便不通,腹胀如鼓,大肚子,年轻力壮,能吃能喝,肚子越来越大,肚子越大越能吃,造成了气满热急,整天挺着个大肚子,大家说是老板肚子有福气,我看这不是福气,终有一天必生大病。
这种大老板肚子都是三阴亏损,三阳热过极,多为年轻时色欲过度的后果。看你很胖很肥,总有一天是乐极生悲,早治还能早愈,不要等灾难来临。因为能吃能喝化为胀气,大肠不能及时排出,垃圾场不能承受。这种垃圾常常在手阳明大肠,类似的病大有人在。无论胖人瘦人都有大肠之病,阳明经热患者不懂,医生不知道,认为能吃能喝就无病,这是错误的观念。大肠长期带着宿食肠垢,病人不知,医生也不知。有些人大便正常,放屁很多,放屁很响,放屁臭,有人放屁能把小孩吓哭,若有这些症状那就是大小承气汤证早出现了。这就是病人不知,医不知,一误再误,大肠必生大病,大便就难以解下了。
肠热日久化气,成为脏毒,聚集在结肠,甚至于几天不大便,解也解不下,突然某天暴疼不止,到医院检查可能就是结肠癌。肺与大肠为连体,如果结肠癌不能及时的处理,最后热结旁流,到处转移,热转到肺上,可能引起肺癌等,这些都是大肠的热毒造成的。
  
到医院手术后,放疗化疗,化的不是病,化的是好血好肉,那与癌症大肠不相干,化疗死后,身上骨瘦如柴,就剩下一个大肚子,医生还是不知道,认为是癌症而死,并不是放疗化疗而死。那开始仅仅通几次大便就可以解决的病,干嘛非要去放疗化疗,那样太冤枉了。可怜,真可怜,病人痛死苦死也不知道冤!这样的冤死不知道有多少!
阳明本性是热。为什么本性为热?它是二日并月,何谓二日并月?“阳”字是大耳朵旁加日,“明”字是日字旁加月,这就叫二日并月,之所以热就是它的本性,所谓的本性就是天生的。
太阳只有一个日,它是纯阳无阴,一个阳普照大地,无处不到,万物就靠着这一个阳才能生。这叫苍天有眼,红日无私,非常的纯净,无私就是纯净,太阳普照大地,晴空万里,无处不亮。胃为阳明,二日并月,这叫日夜常明。人睡着了阳明还在工作,不停的运转,人才不得停止呼吸,人就是这样活的,这才有日夜常明之称。之所以阳明不能病,病者必生热,因为它本性是热,就怕外感传经之热。外感是寒气,见阳明的热气合在一起就为湿热,这种热在阳明经里常常携带,阳明必生大病。经热者,仲景写下了白虎汤,白虎汤证出现,医也不知,病人也不知,必然常常大汗。
《伤寒论》181、问曰:何缘得阳明病?答曰:太阳病,若发汗若下,若利小便,此亡津液,胃中干燥,因转属阳明,不更衣,内实大便难者,此名阳明也。内实长期不解,转属大肠,大肠也怕热耗,医要不知,肠热日久必成腹满,这叫二阳热合病。常常腹满不减,热耗脏腑,第一个损少阴耗太阴,大肠必干,常常大便难解。
这种大便难解有人带着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这种热病何人能知?这种热病常常带在体内,热耗者,津不能自还,便不解,肠热不泄,肺与大肠相表里,这叫肠病者肺必病,肺病者肠必病。想治好肺病,首先要治掉二阳之热,热治掉脏腑能生,肺能自还。肺病来之日久,不是临时而得,治肺病,我们在临床上首先应该想到胃热,大肠热,大肠叫手阳明,它也是二日并月。
读者看看上述的文章,真有癌症吗?仲景只提到肺痿,痿就是虚,就是脏虚腑虚,就是五脏六腑的本能被热耗,这肺才病,要当癌症去治,那患者太冤枉了。这种肺癌的人,只能守不能攻,以保为主,治病是为了救人,不能搞破坏,错误治疗,就怕最终人财两空。

二、晚期肺癌医案

2013年时至中秋,浙江金华某地山坡悄悄起了一座墓地,黑色大理石墓门,虽不甚豪华却不失大气,总面积约200多平方,大家知道,现在的墓地占用是受政府管制的,能起这么大墓地肯定不是一般人物,是的,这墓主人是当地的致富带头人刘某某,在带动大家致富的同时,自己也是当地茶城的总经理,而且经营着800多亩的果园和苗木,平时乐善好施,人缘极好。但不幸的是自2012年上半年就逐渐咳嗽,有时咳血,6月15日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检查,支气管镜确诊为:左肺未分化小细胞癌,左肺纵膈淋巴结转移,不能开刀。胃镜显示:非萎缩性胃炎糜烂伴出血、胃窦溃疡、十二指肠球炎、反流性食管炎,病理学显示:胃窦大小弯慢性中度浅表性炎症。之后12 个月内进行了10次化疗、2次放疗。

至2013年7月经过多次放化疗病情仍然继续恶化,7月24日又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检查,结果为:锁骨、纵膈、肾上腺均有癌细胞转移病灶,膀胱也有囊肿2-3公分。由于长期放化疗和饮食状况不好的原因也导致了贫血,血液检查的各项指标几乎均不正常。各项生命指征也逐渐恶化:胃糜烂、胀痛、打嗝反酸,淋巴上很大一个包块。因吃药过多导致吃东西就吐,乏力、头晕、饭后胀,不敢吃饭。小便黄的多,有异味,尿频,2个小时一次,大便难解,需用开塞露,一粒一粒但不太硬,脚胀痛、咳嗽有血、头痛等等。至此,所有能去的各大医院以及所能找到的各大专家都已建议放弃治疗,且断言最多还有三个月的生存时间。

此肺癌病人也有家族史,其弟弟是因肺癌去世,其父亲也是因肺病去世。病情发展至此病人命运已经非常明确——已经倒计时且已接近生命终点!

患者电话约回了在香港的妹妹和在外地工作还没有结婚的女儿,安排自己的后事。壮士末路几乎没有人对这个世界没有牵挂,尤其对自己的子女,由于极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女儿有个着落,便紧赶着为女儿提前办了订婚仪式,又把自己的一部分财产和全部的19间房子全捐给村里作为公产。当地政府鉴于他多年来为社会所做的贡献,给他特批了本文开始提到的墓地。一切安排就绪后剩下的事情就只有等待命运的安排了——在家默默地等候所有医院和专家的判决日期。

自七月底到九月底,时间已悄悄过去了两个月,离三个月的判决还剩不足一月,病人状况越来越差,连病痛的折磨带心里的熬煎,两个月对一个正常人来说一晃就过去了,可对于一个即将走向生命终点的绝症患者,其心理的挣扎可想而知:既有因病痛折磨的度日如年,也有对生命转瞬即逝的极端留恋,此时此景苍天无言!

话分两头说,自从蔡老师近几年逐渐被中医界发现和认知以后,不断被社会各界邀请讲学,蔡老也感觉到自己责任重大,无论到了哪里都尽自己所能奔走呼号,凭自己毕生所学所悟以精辟的理论和精彩的病案以警醒世人,为许许多多绝症病人和中医的追梦者打开了希望的大门!

第一场关于食道癌的讲座是在深圳龙岗医院,以致听众爆满、掌声雷动,讲座过后即当场治疗一例食道癌病人,取效之捷震惊世人。之后又应广州中医药大学邀请举办中医讲座并义诊,使许多中医学子得以见证中医疗效之神奇亦得以窥见中医奥堂之大门,蔡师学术的种子在逐渐散播,这是希望的种子,是一个个绝症患者的希望,是一个个中医学子的希望!正好在听课的会场当中就有一位浙江金华的学子,当见证神奇之后回家便把消息告诉了本篇患者。

当时患者已万念俱灰离三月之期已不足一月,当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很难相信,毕竟没有亲眼见过,但理智告诉他:这已经可以说是万念俱灰之中唯一的生存希望。人的求生欲望是本能的,只要听到了消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在大多数家里人仍然反对的情况下,再一次表现出了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所具有的素质——远见与决断。心中既已重燃希望,人也有了精神,本来已经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突然那几天可以下床了,并且支撑着在家人的护持下来到了马鞍山!

此时的蔡师见到病人也犹豫啊,虽然像食道癌、乳腺癌等各类癌症治过许许多多,但这么严重的肺癌病人还是第一次碰到,而且自己还是无证行医,虽然这是必死之症,但若失手难免没有麻烦。所以能治此病例也还要得益于该患者的心胸宽大,看到蔡师有些为难,患者就讲了:我既然这样了您就尽量治吧,可以把我作为一个试验,我本来就是快死的人了治不好不怪您。听到此话蔡师就想:既然病人这么通情达理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无法再推辞,那就放手一搏吧!

刻下病人症状:胃胀、反酸、打嗝、不敢吃饭吃了就胀,寻问患者是否想吃饭?答曰:想吃,但不敢吃,吃了就反酸、就吐。大便难解,每次需用开塞露,解出大便成粒状,小便黄有异味、尿频、两小时就小便一次。常发低烧,最高烧到37.2度,不怕冷,无汗。以前喜欢吃凉的,现在喜欢吃热的,常头疼,咳嗽较重,有时带血,腰有点酸。脉沉弦有力,舌苔黄腻。

就以上症状来看,目前的主要矛盾是腑实不通,就像一条河流,只要下游壅塞不通,上游的泛滥是迟早的事情,今日冲出个水塘,明日泛滥到农田。这就是癌症和癌症的扩散,只要下游疏理通畅,农田以及水塘里的水会自然地回入河流。原理既明治法随之而出:大法通下,又考虑到患者常头疼、低烧、无汗,即设《金匮·腹满寒疝篇》厚朴七物汤开表通里并行,再考虑便秘日久只用大黄恐难建功,又加芒硝一味,本方虽亦含大承气但有甘草之缓不至于大泻下。于是处方如下:

1方:厚朴七物汤

厚朴60 枳实30 槟榔20 大黄30 桂枝15 炙甘草25 生姜40 芒硝 80

两天一付,八付十六天

因病情严重,身体各种状况已比较复杂,所以必须考虑通下之后需马上调理和扶正,方一的桂枝甘草温通太阳,枳实厚朴槟郎大黄芒硝打通阳明通道,阳明为水谷之海,既是后天气血产生之源,也是糟粕聚集之处,还是驱除病邪之出路,此路一通人体六经之气得以运行,扶正和调理才能谈得上,否则他经用药不止无效而且还更会壅塞不通。

就当时症状来看,患者已很久不能出汗,说明太阳阳明表气不通,阳明大肠与太阴肺相表里,表气不通则里气不和,故以葛根汤宣通太阴阳明之表;病人饮食难下,胸腹胀满呕吐,说明少阳亦不和,以小柴胡调和少阳枢机;小便黄、有异味、尿频、膀胱囊肿,说明膀胱湿热,以茵陈五苓散加减泄热除湿;阳明经热及腑实短期不能尽除,再以小承气继续缓通。总上所述开方二如下

2方:葛根根汤加小柴胡、桂枝茯苓丸、茵陈五苓散、小承气

葛根40 麻黄10桂枝15 白芍15炙甘草15 柴胡 40黄芩20 半夏20 茯苓 20 丹皮20赤芍 20 桃仁20黄连 20 栝楼30 石膏40 知母20茵陈30 白术15防己15(消肿利水,利水消肿,肾囊肿,前列腺囊肿,腿肿)车前草 30栀子15大蓟 10小蓟10萹蓄10 瞿麦10厚朴40 枳实20槟榔20 大黄20

共610克,生姜,五付十五天

两方交替使用,祛邪与扶正相结合,共开药一个月,嘱咐好用法用量病人带药回家。

思路虽是如此,但如此重症也很难奢望奇迹的发生,但愿吉人天相吧,由于师父门诊较忙,还要准备十一月初济南会议,几天就把这件事忘掉了。

10月31号上午九点左右,蔡师一行马上要收拾行李准备坐车去济南,这时就见诊所门外走进一个人,边往里走边笑,到了师父面前,师父一见这种神态马上就茫然地问:你是谁啊?来人笑着回答:您不认识我了?我是二十天前金华那个肺癌病人!——我的天那,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上次是全家人搀扶着进来的,这次是自己笑容满面地走进来的;上次的面色可以说是形容枯槁,这次基本与常人无异,也难怪师父没有认出来,师父听罢连叹仲景经方之神妙!

病人话头一开便兴高采烈地讲述吃药的全过程,他讲,第一次药刚喝到肚里他就大呼仙药,本来自得病后胃里天天灼烧、撑胀、反酸,药刚一下肚这种感觉就大大减轻,到第二天胃的感觉就跟正常人一样,每顿饭可以吃一大碗面条,并且很确定地感觉到自己死不了了。本来来马鞍山的目的不是抱着多大生存的希望来的,只求临死前尽量减少痛苦,死得好受一些,没想到几天的药吃下来竟会产生如此奇迹!到了第七天就可以到自己的大门口与邻居打扑克,熟悉的人对他能活过来无不惊讶万分。原先经常腹痛、腹胀、头疼、头晕、恶梦、冷汗、睡一觉枕头湿一大片,吃药到第十天这些症状已经全部消失。现在两侧颈部淋巴结也大大减小,血小板、白细胞都已正常,红细胞也大大升高还略低于正常值,原先两脚麻木、肿胀、颜色发紫,现在完全恢复正常,说着还脱下鞋袜让大家看。(二诊有患者的视频)

在他当地原先依托治疗的医院,负责人也是他的同学,在来马鞍山之前是在那里挂挂水输点营养,无非就是尽可能地延长一点生命,这段时间吃药以后的身体变化以及各项指标的检查结果,令整个医院震惊不已,他的同学就跟他要这次的方子,其实中医的根本是辩证施治,根本不可能有固定的方子,这就是西医最难理解的地方,完全无法用统计学来衡量。后来就讲到前面所提到的自己的事业和职位,如何造了墓地、捐了房子、提前为女儿定了婚等等一切后事的安排。最后还提到一个细节:本来自己已经老花眼四五年了,天天要把二百来度的老花镜带在身上,昨天晚上看手机时居然发现不戴眼镜也能看清手机上最小的字,高兴之余一边说一边划拉着手机演示,说:就跟小学生一样了!

谁能相信,一个晚期的晚期肺癌病人,二十天的中药治疗竟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2013年10月31日,二诊。

很多症状上面已经提到,现在再稍作汇总,刻下吃饭已经不吐,胃也较舒,反胃消失,每顿饭可吃一大碗面条。头疼、头晕消失,腹胀腹痛减轻,睡眠改善,恶梦冷汗消失,脚肿脚麻消失,咳嗽大减,还稍有痰,白细胞、血小板指标已正常,红细胞指标大增但还稍偏低,大便还用开塞露,但已经容易解得多,以前要半小时,现在只用五分钟,尿频消失但小便还黄,双侧颈部淋巴结节大减,面色已有光泽,说话声音已较洪亮。舌质红,前半段舌苔脱落,后半段舌苔较为黄厚。右手脉关上浮,重按无力,左手脉关部浮弦。

综上所述,正气渐复但余邪未尽,病邪还重在肠胃,故仍以厚朴七物汤加芒硝开表通里,再加黄连清胃热,加葛根麻黄宣通阳明之表,柴胡黄芩升降少阳,又因右手关脉重按无力为脾虚寒,加干姜白术以振脾阳。

1方:如下

厚朴60枳实30 槟榔20大黄30 桂枝15炙甘草25黄连20 葛根60麻黄15 柴胡40黄芩20 干姜40白术30 80 克芒硝

五付十五天

2方一加干姜40 白术30 五付十五天

三诊日期2013年11月24

上方后各个症状继续好转,胸口已经不痛,淋巴肿瘤只剩1公分左右。大便已较好解,开塞露只用半只,虽然还成粒但已较黄软,臭味大减。小便还黄但已易解,臊味基本消失,解出已较顺利。夜里口干大减。只是睡醒起来项背有点酸胀,稍有气不接续,平时干活已有小汗出。脉半浮细软。据上证可见,邪已渐祛,正虚渐显,故以上方去黄连之苦寒,加理中四君续扶脾胃作为1方,2方不动,方如下

1方

厚朴60枳实30 槟榔20大黄30 桂枝15炙甘草25

葛根60 麻黄15 柴胡40黄芩20 干姜40白术30

茵陈30石膏40 知母20 栀子15党参30 茯苓30

80 克芒硝 五付十五天

2方

上方不动 五付十五天

在以后治疗过程中,因为祛邪不免伤正,病情在小范围会有所反复,再根据病情寒热虚实的变化遣方用药,至2014年2月12日六诊时告知:经医院检查癌细胞已经全部消失。剩余身体的不适症状再继续随证调治,至发稿时该患者工作生活已如常人。

2021-05-10 原文

蔡长福:论肺癌的病根不在肺的相关文章

蔡长福:肺癌的病根不在肺,从肾脾大肠清热论治!

导读:蔡长福,男,安徽淮南人,生于1946年,从医四十余年,现行医于安徽马鞍山市.师承民间中医并潜心钻研经典,博涉经史百家,学验俱富,治病慎思明辨,在学术思想 上,崇古而不泥古,在临床实践上擅用经方, ...

蔡长福:肾虚两感患者不知,脾虚常病世医难料

导读:蔡长福,男,安徽淮南人,生于1946年,从医四十余年,现行医于安徽马鞍山市.师承民间中医并潜心钻研经典,博涉经史百家,学验俱富,治病慎思明辨,在学术思想 上,崇古而不泥古,在临床实践上擅用经方, ...

蔡长福:百病来源于肾亏,百病根源就是肾亏骨空~

导读:蔡长福,男,安徽淮南人,生于1946年,从医四十余年,现行医于安徽马鞍山市.师承民间中医并潜心钻研经典,博涉经史百家,学验俱富,治病慎思明辨,在学术思想 上,崇古而不泥古,在临床实践上擅用经方, ...

蔡长福:肾脏是生命的根本,百病来源于肾亏,百病根源就是肾亏骨空(下)~

导读:蔡长福,男,安徽淮南人,生于1946年,从医四十余年,现行医于安徽马鞍山市.师承民间中医并潜心钻研经典,博涉经史百家,学验俱富,治病慎思明辨,在学术思想 上,崇古而不泥古,在临床实践上擅用经方, ...

蔡长福:辨屁论屁,兼论癌症由来(附带医案)

导读:蔡长福,男,安徽淮南人,生于1946年,从医四十余年,现行医于安徽马鞍山市.师承民间中医并潜心钻研经典,博涉经史百家,学验俱富,治病慎思明辨,在学术思想 上,崇古而不泥古,在临床实践上擅用经方, ...

蔡长福:闲聊柴胡桂枝汤

导读:蔡长福,男,安徽淮南人,生于1946年,从医四十余年,现行医于安徽马鞍山市.师承民间中医并潜心钻研经典,博涉经史百家,学验俱富,治病慎思明辨,在学术思想 上,崇古而不泥古,在临床实践上擅用经方, ...

蔡长福:扶阳不如通阳,滋阴不如清肠

 扶阳不如通阳,滋阴不如清肠 大肠热结旁流,热耗膀胱,膀胱热更急,常常得前列腺肥大,西医叫前列腺炎.为什么前列腺这么多?尤其是老人,有的痛苦半生,痛苦的带着前列腺炎过日子.他没有湿热这个概念,他不知道 ...

蔡长福:万法归宗大病论大病!

导读:蔡长福,男,安徽淮南人,生于1946年,从医四十余年,现行医于安徽马鞍山市.师承民间中医并潜心钻研经典,博涉经史百家,学验俱富,治病慎思明辨,在学术思想 上,崇古而不泥古,在临床实践上擅用经方, ...

谈扶阳的误区(by 蔡长福) | 中医学习笔记

扶阳必然耗阴 解决健康我们要用好桂枝汤,人饿了要吃饭,天冷了要加衣服,不加衣服冻得冷,衣服穿好就不冷了,衣服穿上还冷怎么办,那就知道脏腑虚,那就知道脾胃弱,那就知道吃饭不正常,那就知道好出汗,那就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