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四百年:刘宋断气刘准黯然退位,萧道成建南齐新手上路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15篇

建元元年(公元479年)正月初二,刘宋朝廷以江州刺史萧嶷为都督荆、湘等八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尚书左仆射王延之为江州刺史,安南长史萧子良为督会稽等五郡诸军事、会稽太守。

萧子良,萧赜次子,精通儒家,爱好佛法,是一个典型的文人,时年十九岁。

当初,沈攸之准备起事的时候,允许百姓互相告发,因此获罪服役的士人和平民不计其数。

萧嶷来到荆州后,一天之内就遣散了三千多人,刺史府与州衙中礼仪器物的陈设都力求俭省节约,又轻刑薄赋,荆州百姓大悦。

正月初九,刘宋朝廷又以萧道成的世子萧赜为尚书仆射,晋升为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萧道成既想要篡位,又不想背负恶名,因谢朏名声显著,一定要延引他参与辅佐、开创新朝,便让他担任左长史。

这一天,萧道成摆上酒席,与谢朏谈论魏晋时期的旧事,乘机道:“石苞没有及早劝说司马昭登基,等他死后才去痛哭,与汉朝的冯异相比,不算是通晓机宜啊。”暗示他不要错过劝进的机会。

谢朏道:“司马昭累世侍奉魏室,必然要终生北面称臣。假如曹魏依照唐尧把帝位传给虞舜的先例,司马昭也应当经过三次推让,才显得更为崇高。”一番话说得萧道成很不高兴,另以王俭为左长史。

二月二十二,刘准颁诏重申萧道成朝拜时不必称名。

三月初二,刘准以萧道成为相国,总百揆,封十郡,称齐公,加九锡,仍然担任骠骑大将军、扬州牧、南徐州刺史。

三月初三,刘准再次颁诏,让齐国的官爵礼仪一概仿效朝廷。三月初四,刘准以萧赜兼任南豫州刺史。

走到这一步,萧道成取代刘宋只剩下最后的流程,朝野上下或兴奋或紧张的等待着见证历史的那一天。

当然,在这个时候,还是有人想挣扎一下的,比如刘宋皇室。

刘义庆之子、临川王刘绰派亲信陈讚劝诱凌源令潘智道:“您是先帝故旧,我是宗室近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够得以保全吗?如果我们招揽朝廷内外,估计会有许多人追随。宫城内的人经常抱有这种想法,只是苦于没有人提出这一主张罢了。”

送上门的富贵不要白不要,潘智当即把这番话禀告了萧道成。三月初八,萧道成诛杀了刘绰兄弟及其党羽。

三月十二,萧道成接受朝廷策书,大赦齐国境内,以石头城为世子萧赜的宫室,与皇室设立东宫完全一样。

褚渊援引何曾由曹魏司徒担任西晋丞相的旧事,请求担任齐国官员,萧道成没有应允,而以王俭为齐国尚书右仆射,主管吏部。

这一年,王俭只有二十八岁,摇身一变成为萧道成的开国元勋。在这一刻,褚渊一定很后悔,当初为啥不开窍呢?

四月初一,刘准进封萧道成为王,增加十个郡的封地。

四月初三,身体一向很好的武陵王刘赞忽然暴毙。

四月十五,刘准加萧道成殊礼,齐国世子称作太子。

四月二十,终极剧情上演,刘准颁诏将帝位禅让给萧道成。

四月二十一,刘准应当到殿前去会见百官,但他忽然间产生了强烈的羞耻感,不肯出面给萧道成加冕,逃到佛像的宝盖下面抽泣起来。

王敬则率军来到宫中,抬着一顶木板轿子入宫迎接刘准。王太后恐慌不已,亲自率领宦官找到刘准,王敬则耐着性子让他上轿。

刘准止住眼泪,对王敬则道:“准备杀死我吗?”王敬则道:“只是让你到另外的宫殿中居住而已,您家先前取代司马氏也是这样做的。”

刘准又哭了,掉着眼泪弹着食指道:“愿后身世世勿复生天王家!”宫人们也都忍不住哭泣起来。

上轿前,刘准拍着王敬则的手道:“如果不出意外,就送你十万钱。”王敬则笑而不语,心中暗道,您的钱我敢花吗?

当天,百官为萧道成陪席,侍中谢朏正在值班,应当解送玺印,但他假装不知道,还故作惊讶的问道:“今天有什么公事吗?”

有人传达诏旨道:“解送玺印,交给齐王。”谢朏淡定道:“齐王应当另有侍中。”说完,拉过枕头倒头便睡。

传达诏旨的官员很害怕,便让谢朏声称患病,打算另找一个兼任侍中的人,谢朏突然坐起大喊道:“我没病,为什么说我有病!”于是,谢朏穿着朝服,徒步走出东掖门,上车回家去了。

好你个犟驴子!萧道成压住火气,让王俭担任侍中,解送玺印。

禅让典礼结束后,刘准坐着彩漆画轮的车子出东掖门,前往太子府邸,半路上还问道:“今天为什么没有器乐演奏?”身边人不发一言。

右光禄大夫王琨是王华的堂弟,在东晋时已经担任郎中,这一年已经八十岁。

他抓着车上的獭尾痛哭道:“人们都为长寿而高兴,老臣却为长寿悲哀。既然此身不能及早死去,所以才屡次目睹今天之事!”呜呜咽咽地哭泣,难以自制,百官也都泪如雨下。

此时此刻,也就只有王谢两家敢于给萧道成甩脸子了。

随后,司空兼太保褚渊等人捧上玺印,率领百官前往齐王宫请萧道成即帝位,萧道成假意推辞谦让,没有接受。

四月二十三,萧道成在建康南郊即帝位,然后大赦天下,改元建元。刘宋就此退出历史舞台,一个史称南齐的王朝出现在世人眼前。

按照刘宋的旧例,萧道成将刘准奉为汝阴王,在丹杨为他修筑宫室,并设置兵力守卫。

接着,刘宋诸帝的神位都被迁移到汝阴庙中,刘宋诸王都被降爵为公;如果没有为齐室出力,公侯以下一律削除国号,唯独设置南康、华容、萍乡三国,以奉养刘穆之、王弘与何无忌的后人;削除国号的诸王计有一百二十人。

萧赜请求杀掉谢朏,萧道成道:“杀了他,便成就了他的名望,暂且不理他。”一段时间后,谢朏终于因事废免在家。

不久,萧道成向前抚军行参军刘询问如何处理政务,刘回答道:“为政之道在《孝经》,刘宋之所以灭亡,陛下之所以得国,都写在《孝经》里。倘若陛下能够将前车之鉴引以为诫,再加上待人宽和仁厚,即使国家已经垂危了,也可以安定下来;倘苦陛下重蹈覆辙,即使国家原来很安定,也一定会招致危亡。”

听闻此言,萧道成感叹道:“儒士的话,真是可以用作万代之宝啊!”

治国理政的道理并不难懂,但关键是如何做呢?如今,历史的车轮走到了萧道成家里,他能不能不让它翻车呢?

2021-05-06 原文

​激荡四百年:刘宋断气刘准黯然退位,萧道成建南齐新手上路的相关文章

激荡四百年:萧宝融完成使命醉中被杀,南齐灭亡宗室被善待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82篇 天监元年(公元502年)二月二十七,宣德太后忠实履行工具人的职责,下诏给萧衍增封十郡,进爵为王. 三月初五,萧衍接受诏命,下令赦免建康以及各府 ...

激荡四百年:元英坚持己见强攻钟离,南梁众将齐心大获全胜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93篇 天监五年(公元506年)十一月初四,萧衍诏令右卫将军曹景宗率军二十万救援钟离,命曹景宗先停在道人洲,等各路兵马汇合后再进发. 曹景宗请求先占据 ...

​激荡四百年:萧道成当朝问政求治道,革故鼎新刘宋宗室灭族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16篇 建元元年(公元479年)四月二十六,萧道成以太子詹事张绪为中书令,左卫将军陈显达为中护军,右卫将军李安民为中领军. 四月二十七,又以荆州刺史萧 ...

激荡四百年:改革弊政拓跋弘纳谏言,休战刘宋西陲战火再起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98篇 自拓跋弘即位以来,北魏连年大旱闹饥荒,再加上对青州和徐州用兵,山东百姓的田赋徭役非常沉重. 拓跋弘曾命令根据百姓的贫富分为三等,作为征收赋税的 ...

激荡四百年:两国和好刘彧不思进取,打压宗室刘宋隐忧已现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97篇 自东晋以来,中书侍郎.中书舍人都由士族担任,到刘义隆时开始录用寒门,刘骏兼用士族和庶族,寒门出身的巢尚之.戴法兴都掌握大权.到了刘彧时,任用的 ...

激荡四百年:益州一团乱麻艰难平定,彭城失守刘宋颜面尽失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92篇 萧惠开担任益州刺史时,性情残暴,随意诛杀,蜀地百姓怨声载道.等到听说他派出东下的费欣寿全军覆没,北上的程法度又无法前进,晋原郡首先反叛,其他各 ...

激荡四百年:拓跋濬和好刘宋不折腾,幼主即位乙浑专权擅政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76篇 大明二年(公元458年)十月初四,拓跋濬前往北方巡视,想要讨伐柔然,走到阴山,正赶上下大雪,又打算班师. 太尉尉眷道:"现在,我们发 ...

激荡四百年:北魏入侵刘宋强势击退,刘诞蓄谋已久趁机谋反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70篇 刘骏的高压统治对于那些有名无实的世家自然立竿见影,但对于那些手握兵权的宗室或者刺史,就没那么好使了,积怨之下必然会激起反抗. 刘骏极为好色,只 ...

激荡四百年:趁人之危刘宋三次北伐,进攻不利再度无功而返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54篇 听说拓跋焘去世的消息后,刘义隆非常兴奋,打算再次北伐,报仇心切的司州刺史鲁爽极力赞成. 刘义隆为此征求百官意见,太子中庶子何偃认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