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787】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小玉和灰狗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江西上饶       杨谷仔

01

忙完地里的活,灰狗顺便摘了些青菜和豆角,踏着松软的田垅,沐浴着明媚的晨光,初升的朝阳染红了天空,也染红了灰狗的鬓角。
灰狗今天心情很好。昨天上完最后一堂课,看着放学的孩子们,欢快地走出校门,灰狗准备回家,正好遇上校长。
校长笑咪咪地叫住灰狗,略带神秘地告诉他,上头有消息,灰狗代课老师的身份要被转正。灰狗如沐春风,心情特别舒畅,自己的付出获得了回报。
晚上,灰狗把校长请到家里,两个人美美地嗟了一顿。推杯换盏,脸红耳酣之间,校长让灰狗沉下心来好好干,凭着校长照顾,灰狗的务实,前途无量。
惬意的晨风微微吹拂着发梢,呼吸着田野里甜甜的空气,踏着自己长长的身影,灰狗扯着沙哑的嗓子,情不自禁地唱着,从收音机里学来的流行歌曲。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回到家放下锄头,随便吃了些妻子做好的稀饭。两个孩子在门口逗着小狗玩耍,妻子小玉还在后间猪栏喂猪。
两头大白猪喂得肥肥胖胖,过年宰了能为家里添上千元的收入。想到这里,灰狗心里偷偷地乐了,庆幸自己找了一个贤惠的妻子。
看看日头才上三竿,时间尚早。正好今天是星期天,自家小卖部缺了好多货,灰狗想着该去城里进点货。上次城里的堂姐带外孙来做客,外孙带来一本小人书,在两个孩子跟前炫耀。
两个小孩一直吵着要小人书,今天顺便上城里的新华书店,买两本回来。孩子有求知欲是好事,再苦不能苦了孩子。
灰狗随手从灶台上焖饭的沙锅里,抓了一个红薯,刚好小玉喂完猪出来。灰狗交待小玉,把昨天自己从田沟里,抓来的几只小鲫鱼,中午用辣椒炒了。待会进货再带两瓶啤酒回来,咱俩好好喝上一杯。
换上衣服,戴顶草帽,灰狗交待两个孩子,帮妈妈看着小卖部,自己骑上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哪都响的载重自行车,一溜烟地出了村。

02

看着丈夫远去的背影,小玉心里有些忐忑不安。门前那棵大樟树上的老鸦,一大早吵个不停,凄凉的叫声搅得人心里发慌。她本想叫住灰狗,可看到灰狗急切的样子,小玉欲言又止。
早几天夜里,小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丈夫背上行囊,好像要出远门,两个陌生人,夹在丈夫左右。小玉想问问丈夫去哪儿?她在后面追啊追,可是怎么样也追不着。
丈夫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频频向小玉挥手。那两个陌生人,大声催促丈夫快走,说慢了会赶不上火车。
小玉追上去,想质问那两个陌生人。追啊追啊,脚下突然被一块突起的小石头绊倒,小玉一个踉跄,醒了过来。看着睡在身边的丈夫,均匀的呼噜声一阵接一阵,睡得正香,小玉出了一身冷汗。
小玉一边洗菜准备午饭,一边想着心事。两个小孩都有六、七岁了,在前院玩耍,农村地广人稀,半年也见不着一辆车,小孩也没那么金贵,不用她操心。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小玉和灰狗是在农中认识,两个人正好隔壁班。小玉被灰狗的气质吸引,同样,灰狗为小玉的秀丽折服。
每当下课铃声响起,小玉就魂不守舍,眼睛盯着窗外,心里怦怦直跳,盼着灰狗从窗外经过。
同样,每当下课铃响起,灰狗就第一个跑出教室,然后,在小玉班上窗前停留。
于是,学校外面的小河边,树林里,草地上,细雨里,雨伞下,就有了一对相依相偎的身影。
每个星期一的早晨,河对岸的灰狗,风雨无阻坐着渡船过江,江堤上的小玉默默地等着。遇上江里发洪水,看着风雨浪涛里的小船,小玉常常心里捏着一把汗。
小玉的家住在学校附近,灰狗的家住在学校后边大河的对岸。每次灰狗渡河过来,总要送给小玉一束路边采摘的野花,然后再给小玉一个亲吻。
想到这里,小玉脸颊上,露出一丝羞涩,心里暖暖的,一丝甜甜的蜜意,弥漫在心里头。
灰狗母亲早逝,父亲一把屎一把尿,拉扯着灰狗兄妹几个长大。两个哥哥都成了家,一个妹妹尚未出嫁,在家帮着父亲操持家务。
灰狗家里穷,营养跟不上,单薄的身子透着一股书卷气。小玉总是把家里好吃的,偷偷地藏到灰狗书包里。高考那年,两人都落了榜,灰狗回到对岸的家里务农,小玉也向家里摊了牌。
小玉的父母死活不同意。灰狗家在河对岸,交通不方便,家里又穷,父母不想让小玉嫁过去受苦。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小玉摸黑上了灰狗划过来的木船,摇摇晃晃,在狂风急浪里向对岸驶去。事已至止,小玉的父母只好作罢,由她去了。

03

顶着毒辣辣的烈日,两只长腿用力蹬着踏板,灰狗像一只长着坚硬翅膀的大鸟,踏着自行车,欢快地沿着机耕路,向城里绝尘而去。
从家到县城有二十来里地,中间还有一段蜿蜒起伏的盘山公路。一路带风,骑到大河边,一座崭新宽阔的水泥大桥进入灰狗的视线。
要说起这座大桥,灰狗是百感交集。他的村子就是因为这条河的阻隔,地里种的菜,栏里养的猪,却因交通不便利,运不出去,导致河这边发展,比靠县城的河对岸明显更慢。
灰狗家里成份高,祖上是地主。小时候他听爷爷讲过,畈上那一百来亩水田都是他们家的,光收租就要十几个粮仓才装的下。
后来闹土改分田地,他们家被定为地主,那一百来亩水田全被分了,全家被赶出青砖灰瓦大宅院,一家十来口人挤到靠西的偏屋。
灰狗的母亲,是文革那些年搞运动,受不了惊吓和造反派的折磨,一根麻绳悬在梁上走了。想到这里,灰狗的眼睛有些涩涩的,抬起右手,灰狗用力揉了揉眼角。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骑上大桥,平阔的路面,让灰狗低落的情绪慢慢平复,阵阵清爽的河风拂面吹来,灰狗感觉很惬意。为了建这座大桥,乡政府发动全乡父老乡亲捐款捐物,加上县里财政拨款,去年才通了车。
通车典礼那天,全乡百姓像过节一般隆重热闹,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抚摸着桥栏杆激动地哭了,多少代人的期盼啊,今天终于变成了现实,往后的日子有了奔头。
桥下河水清澈见底,碧波荡漾,滔滔不绝,向下游一泻而去。那年他和小玉的婚事,就是因这条大河,险些告吹,灰狗想着心事骑过了大桥。还好小玉对他一往情深,顶过了多少压力,两颗相爱的心,才终于走到一起。
灰狗也算励志。那年高考落榜回到村里,因为他有高中文化,在贫穷的乡村,也算是凤毛麟角。当时村里的小学,正好缺一位语文老师,城里专职老师不愿到这穷乡僻壤,他就顺理成章,被聘为了代课老师。
妻子小玉也贤惠,田间地头,家里家外一把手。两个小孩相继出世,还要服侍卧床的公公,没有一丝怨言。小玉的勤快,让灰狗免去了后顾之忧,一心扑在教学上,学生成绩上去了,自己也得到乡政府赞许。
人逢喜事精神爽,灰狗边骑边想着心事。去年自家在村口大路边,盖了一幢四榀瓦房,从拥挤的老屋搬了出来,改善了住房条件。
因为靠近大路,四乡八邻都要从灰狗新屋经过。小玉抓住商机,在自家新屋开起了小卖部,又买来一台缝纫机,帮村民做做衣服补补裤子,生活过的是一天比一天好。
只可惜自己的老爹,去年新屋刚落成,老人家却走了。想到老爹,灰狗有点难过,子欲养而亲不待,劳作一辈子的老人家,没有享过一天清福。
自行车终于骑上了公路,路基两边高大茂密的行道树,挡住了烈日的烤晒。透过树叶缝隙照射下来的阳光,五彩斑斓,一阵清风吹来,神清气爽。
灰狗加大了力度,自行车上坡下坡,顺风顺水,骑过盘山公路,四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县城百货批发部。采购完所需的商品,买好两个孩子天天吵着要的小人书,灰狗就匆匆往回赶。
也该是要出事。当灰狗骑回到盘山公路时,时间已到正午,毒辣的太阳照在身上,像火烤似的。灰狗头上的汗水,像下雨一般,叭嗒叭嗒往地下掉,一件白色衬衫已经湿透,用手都能拧出水来。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前面是一段上坡路。灰狗自行车后座,带着满满一箱货品,车把上还吊着两个大袋子。灰狗用尽力气,利用上坡Z字型骑车法,好不容易骑上了坡顶。
灰狗松了一口气,接下来是下坡路,自己只要扶稳车把,让自行车往下滑就行,想到这里,灰狗咧着嘴轻轻地笑了。
就在这一瞬间,一辆从对面坡底驶上来的大货车,迎面向灰狗撞来。因双方都是在坡底往上冲,等到发现,一切都晚了。
灰狗重重摔倒在大货车前轮下,就在失去知觉的一刹那,灰狗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但是大货车前轮,还是从灰狗头上碾过。
“叭”地一声,就像摔掉在地上的西瓜,脑浆向四周迸溅。灰狗眼前一黑,身子软软地,整个人像似没了重量,冥冥缥缈之中,随着一阵风往天空慢慢飘去。

04

小玉接到消息,已是傍晚的时候。本来她按照灰狗嘱咐,把他昨天从田沟里抓来的小鱼,用辣椒煎了,又炒了几个青菜,还炸了一盘下酒的花生米,只等着灰狗从城里带来的啤酒,一起吃午饭。
正午过去了,一直等到二点多钟,还未见灰狗回来,一丝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小玉心里。
她一次又一次,站在门口往路上张望,一次又一次,带着失望的心情返回屋里,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还没见到灰狗的踪影。
一直等到太阳偏西,村东头在城里做泥工的二嘎,收工回家,路过盘山公路,发现车祸死者是村里的灰狗,才急匆匆赶回家,把不幸的消息,告诉了小玉。
小玉如雷轰顶,连同灰狗两个哥哥,没了魂地赶到车祸现场。灰狗直挺挺躺在路边,头部盖顶草帽,地上一滩鲜红的血迹。
大货车已经移到一边,车前车后放着两个反光锥桶,警示来往的车辆。灰狗批来的货物散落在地上,两本小人书也浸在血泊里,自行车钢圈压得两头翻起,像炒熟的红薯片,司机已被交警带回大队接受调查。
小玉掀开盖在灰狗头上的草帽,看到灰狗惨不忍睹的惨状,悲从心中来,眼泪顿如泉涌,放声号啕大哭。路人见之,无不动容。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灰狗尸体运回村里,村民纷纷摇头叹息。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多好的一个家庭,一场车祸,断送了一切,恩恩爱爱成了镜花水月。
小玉娘家也来了人,看着两个活泼可爱,尚未成年的小外孙,还有肝肠欲断的女儿,纷纷叹息,这往后的日子怎样过哦。
灰狗葬在村后的山岗,青山绿水英魂长伴。小玉披麻戴孝,跪在灰狗坟头,久久不愿离去。处理完灰狗的后事,小玉脑袋一片空白。一个美满的家庭,一段令人羡慕的婚姻,就这样完了,毫无征兆,亳无道理。
小玉万念俱灰,再也无心经营小卖部,也不愿打理自己,披头散发,目光呆滞,经常坐在大樟树下发愣。两个小孩怜悯母亲,相伴在左右。小玉摸着两个孩子的头,恍然间仿佛看到,门前屋后,村里村外还有灰狗的身影。

05

自灰狗过世后,校长因和灰狗工作上的关系,为灰狗保险理赔和工作移交,与小玉接触过几次。校长看小玉郁郁寡欢,悲痛欲绝的样子,劝小玉节哀,人死不能复生,必竟生活还要继续,一切都要向前看。
接触的次数多了,大家都是文化人,有共同的话题,日子一天天过去,慢慢的两个人就有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小玉在校长的开导下,脸上渐渐有了笑容。
都说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小玉和校长的暧昧,渐渐成了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风言风语也传到了小玉的耳朵。
有天小玉在地里摘菜,灰狗的大哥故意走到小玉身旁,让她离校长远些,人家是有妇之夫,不要破坏别人的家庭,寡妇门前是非多,不要让人家在背后,戳你的脊梁骨。
要说灰狗两个哥哥,也的确是个好人。翻田耕地,插秧收割,全都包了。他们常劝小玉想开些,两个孩子还小,遇上合适的,再组新家庭。
小玉何曾没有想过,可是一旦陷入感情的漩涡,想要走出来是多么的不容易。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正道,小玉下定决心要跟校长分手。
那天夜里,小玉炒了几个好菜,把校长请到家里,她要向校长摊牌,好聚好散,相信校长也能拎得清。
两个小孩早早地上床睡着了,小玉和校长四目相视,对饮正欢。忽然大门“轰”地一声,被重重推开,校长城里的老婆,带着两个彪形大汉冲了进来。
小小的村子沸腾了,犬吠声此起彼伏,在夜里显得格外杂乱。一翻撕打过后,小玉披头散发躺在地上,衣服的纽扣也掉了几颗,嘴口留着血,家里的锅碗瓢盆被砸得稀巴烂。
大门外围了一圈圈看热闹的人群,大家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敢上前劝阻。要不是灰狗两个哥哥拿着扁担赶来,还不知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深夜,大家渐渐散去,喧闹的村子恢复了平静。小玉漫无目的,走到村口清湖边,夜风吹拂着她的乱发,湖水格外地幽静。
小玉坐在湖堤畔,夜空的白云倒映在湖里,显得是那么的虚无缥缈。一弦弯月挂在天空,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眨着眼睛。田野里的虫子在演奏交响乐,几只萤火虫在身边飞来飞去。
冥冥中,小玉好像看到灰狗在向她招手,她起身慢慢向湖心走去,当湖水已经快要没过她的胸部。突然,她听见有人在喊妈妈。小玉一激灵,扭过头朝后面看去,只见自己两个孩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湖堤上。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小玉突然清醒过来,赶快返身上了湖岸,顾不上一身湿淋淋的衣服,双手搂着两个小孩,放声痛哭起来。哭声是那么地凄凉,在静谧的夜里传的很远很远。
几天后,村里人发现小玉和两个小孩不见了,大门被一把大铁锁锁上。时间慢慢过去,那把大铁锁却一直没有打开过。
一年又一年,乡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年的土路也变成了柏油路,一条高速公路穿村而过,把长长的清湖隔成两半。村里陆陆续续建起了新楼房,打造成了秀美乡村,校长早已调往他处。
小玉家的瓦屋在新楼之间,显得破败苍凉,那把大铁锁一直没有打开过,早已是锈迹斑斑。有人说小玉早已改嫁他处,也有人说小玉两个孩子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沿海城市定居,小玉跟着孩子享福去了。
只是村里人再也没有见过小玉,时间久了,小玉和灰狗的故事,已经慢慢被村民淡忘。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
2021-05-20 原文

【中州作家】杨谷仔:小玉和灰狗的相关文章

【中州作家】杨谷仔:背影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781] 背    影 江西上饶       杨谷仔 每天早上开门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收银系统,做一些准备工作,紧接着就是准备午饭的食材.不早些把饭菜做好,中午根本 ...

【中州作家】杨运鹏:馕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781] 馕 河南内乡      杨运鹏 01 在新疆, 在南疆, 在喀什, 在疏勒, 在疏勒的每一个地方, 到处都可以见到馕, 到处也都飘荡着馕烤熟后的奇香. 02 ...

【中州作家·母亲节特刊】索成安:妈妈,万岁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782] 妈妈,万岁   河南洛阳       索成安 睁开眼时 你在眼前 闭上眼时 你在心间 抬头望天 你在天上 低头看水 你在水间 就连睡眠 你都常常在我的梦中出 ...

【中州作家·母亲节特刊】李改红:母亲的歌谣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782] 母亲的歌谣 河南内乡    李改红 今天是母亲节,我又梦见母亲了.   她端坐在门前的凳子上,上身着深蓝色外套,下穿黑色裤子,一张枯槁清瘦的脸,一头花白的短 ...

【中州作家·母亲节特刊】罗明军:温 暖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782] 温   暖   湖北黄陂        罗明军 为了搭乘早高铁去南方城市出差,因为方便.经济.快捷直达高铁东站的缘故,我选择了城市BRT快速公交早班车.来到 ...

【中州作家·母亲节特刊】苏相群:母 亲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782] 母 亲 河南邓州       苏相群 这个夜晚热得叫人难以入睡,不论侧睡卧睡.纱窗外时时传来沙沙的虫鸣声,玻璃窗上摇曳着春末的树影,我翻了翻台灯下的日历,谷 ...

特约作家‖杨学政:祝天下母亲节日快乐

作者/杨学政(山东广饶) 主编/仝仲堡 ⿻祝天下母亲节日快乐 慈祥容颜娘最亲, 母亲黄河育国人. 手握利器保边疆, 中华民族团结紧. 线春工艺产浙杭, 游览胜景阅新闻. 子孝母爱和谐美, 身在异地桑梓 ...

【中州作家·母亲节特刊】李树东:清明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783] 清 明  河南西峡    李树东 清明的风 和您走的那天一样 刺骨般寒冷 细雨也如期而至 那么直白 想生一盆火 驱散这风雨 却想起您总是说 不冷 妈妈的新居 ...

【中州作家·母亲节特刊】李树立:母亲的遗照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783] 母亲的遗照 河南西峡   李树立 母亲节快到了,以前我觉得这时节给母亲打个电话问问,或者跑回家看看,是一种开心的事.可今年心情格外沉重,妈妈离开这个世界已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