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玄鸟,古玉凤之七十二变

根据《山海经·大荒西经》的记载,凤“其状如鸡,五采而文”,产在“丹穴”(即南方)。《韩诗外传》把凤描述为“鸿前麟后,蛇颈而鱼尾,龙文而龟身,燕颌而鸡噱”。犹如龙是中国古人组合了各种动物特征的复合体,凤是对各种禽鸟外形特征的神化。

凤鸟纹的源头可以推源到新石器时代晚期,辽宁朝阳牛河梁遗址第十六地点4号墓出土的红山文化玉凤可能是最早的凤形玉饰。

西周时期,与青铜器上普遍流行凤鸟纹装饰相呼应,凤形玉器也得到了繁荣和发展。西周凤形玉器主要为佩饰用器,既有常见的象形凤鸟,也用作玉佩饰、玉兵器、玉柄形器等的装饰纹样。凤形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均有高耸、夸张的羽冠或花冠等。

其它凤形玉器欣赏

凤形玉佩·石家河文化·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14号墓出土

凤冠玉人·商代晚期·国家博物馆藏

凤鸟形内双援玉戈·商代晚期·国家博物馆藏

龙冠凤纹玉饰·商代晚期·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凤鸟纹玉戈·西周·陕西扶风强家村1号墓出土

凤鸟纹玉璜·西周·陕西长安张家坡152号墓出土

凤鸟纹玉佩·西周·陕西宝鸡竹园沟9号墓出土

凤鸟形玉佩·西周·陕西扶风齐家村19号墓出土

凤鸟形玉佩·西周晚期·河南三门峡虢国墓出土

凤形玉饰·西周·山西曲沃晋侯墓地63号墓出土

永城汉墓出土玉凤形佩 河南博物院藏

徐州汉代墓葬中出土了大量凤纹玉器,或与龙纹相结合的龙凤纹玉器。本文以徐州地区汉墓中出土的凤鸟纹玉器为对象,对其形制、风格等作进一步介绍与赏析,分析这一时期凤鸟玉器的艺术特点与时代特征,以便揭示凤鸟纹的演变过程,发挥装饰花纹在器物断代上的重要作用。

凤鸟纹是中国古代器物中常见的纹饰,除了运用在青铜器、漆器、金银器上,在玉器上也盛行。与龙纹一样,凤鸟纹出现的年代也较早。在原始氏族社会时期,人们就开始将鸟类纹饰运用在各类器物上。《尔雅·释鸟》:“凤,其雌皇。”郭璞注:“凤,瑞应鸟,鸡头、蛇颈、燕颌、鱼背,五彩色,其高六尺许。”凤为百鸟之王,是古人以鸟的形象为基础,结合多种动物的形象,想象出来的一种混合性神话动物。目前所知,较明确而古老的凤鸟纹饰距今约7000多年前,湖南洪江高庙文化遗址出土陶尊上绘展翅凤纹饰[1]。鸟类纹饰玉器大多出土于红山文化、龙山文化及良渚文化的遗址或墓葬中,如辽宁建平牛河梁第十六地点M4出土红山文化玉凤[2],浙江余杭反山和瑶山墓葬出土良渚文化玉鸟等[3]。商代安阳殷墟妇好墓中出土的玉凤,则是目前中国发现最早的凤鸟形玉器[4],可见当时人们对凤鸟的崇拜已较为普遍。

原始先民对凤鸟的崇拜,源于鸟禽善于飞翔,能够自由地穿梭于天地之间,因此古人便认为其具备呼风唤雨、通天达地的神秘力量。同时,凤鸟也被古人看作是“神鸟”或“祥瑞”,是天下安宁的象征。商人信奉“天命玄鸟,降而为商,宅殷土茫茫”(《诗经·商颂·玄鸟》)。《国语·周语》云:“周之兴也,鷲駕鸣于岐山。”驚駕就是凤凰。因周文王敬德保民,故有凤来仪,凤鸣岐山,保佑周人兴旺,最终战胜了强大的殷商。又有《异物志》曰:“其鸟五色成文,丹喙赤头,头上有冠,鸣曰天下太平,王者有道则见。”这种观念从徐州地区所出土的代表性凤鸟纹玉器中可见一斑。

图一 西汉早期 虎凤纹玉戈

西汉早期虎(一说龙)凤纹玉戈(图一)[5],1994-1995年出土于徐州狮子山楚王墓西侧第4室门道北侧的扰土中[6](图二)[7]。系白玉雕琢而成,长17.2、宽11.2、厚0.7厘米,玉质细腻,色泽温润,局部有黄褐色沁斑。短援,长胡,胡上有棘刺。阑侧三穿。戈体两面均满饰浅浮雕勾连云纹,援胡之内出廓透雕一只背生羽翅的螭虎,螭虎张口昂首,长腰丰臂,长尾勾起,作奔走之势,神态凶猛异常。玉戈主体两面纹饰相同,但内部两面纹饰各异,一面雕琢虺龙,肢体随戈内穿孔作“U”形卷曲回环;另一面则雕凤鸟,凤鸟直颈昂首,后斜的羽冠,突额圆睛,钩喙鸣叫,双爪飞扬,展翅作舞。其造型一改先秦以来的写实风格,显示出一种较强的审美特征,形象描绘了汉代人丰富的想像和创造力。

图二 虎凤纹玉戈出土原貌

目前中国出土的西汉玉戈并不多见,这件玉戈的刃部未见使用痕迹,当属于玉礼兵器,推断为西汉楚王祭祀、礼仪或出行时使用的华贵仪仗用具。其造型别致、纹饰精美,雕琢图案生动传神,对研究汉代玉礼兵器的形制具有重要意义。

图三 西汉早期 龙凤纹玉璜

西汉早期龙凤纹玉璜(图三)[8],1994-1995年出土于徐州狮子山楚王墓甬道中[9]。系白玉雕琢而成,长21.1、宽4.2、厚0.4厘米。上下两侧和两端皆琢出牙槽,双面纹饰相同,皆以穿孔为中心,孔下雕柿蒂纹和变形卷云纹,两侧对称雕刻5条虺龙,龙首的一侧为凤喙,龙身旁满布凤羽。龙身外各雕4条相互虬曲盘绕之龙。整个画面均釆用浅浮雕,双面纹饰相同。共雕刻20条虺龙、4只凤鸟及2个兽面。此件玉器构图精细饱满,工艺精湛奇妙,雕刻繁复却密而不乱,为汉代玉璜中纹饰最为精美的一件。

图四 西汉早期 凤纹玉璜

西汉早期凤纹玉璜(图四)[10], 1994-1995年出土于徐州狮子山楚王墓甬道中[11]。系白玉雕琢而成,长19、宽9、厚0.46厘米,断为三段,拼对完整。其玉质细腻莹润,雕工精湛,拋光滑润,近似半壁形,颇具战国晚期楚式玉器的风格。上部壁缘出廓透雕两只回首相望攀伏着的凤鸟,内弧处也透雕一对颈背相对的凤鸟。凤鸟圆目钩喙,凤体变形夸张,弃具象而求神似,凤尾延至下缘,以极细的阴线装饰,并卷尾形成圆孔,凤鸟身下为变形的卷云纹。玉璜内部则满饰排列紧密有序的谷纹。此件玉璜造型工整稳重、美观大方,雕琢精良,寓意吉祥。

图五

西汉早期 凤鸟形玉饰件

西汉早期凤鸟形玉饰件(图五)[12],1994-1995年出土于徐州狮子山楚王墓西二侧室(W4)[13]。系白玉雕琢而成,高4.3、宽2.3厘米。全玉透雕一只昂首挺立的凤鸟,凤鸟凸目钩喙,凤冠飘扬,凤翅合拢,凤尾上翘,构图稳重大方。凤身多部位以极细的阴线装饰,抛光精美,惟下部稍有残缺。

图六

西汉早期 组玉佩(对凤玉饰)

图七 组玉佩 (对凤玉饰)出土原貌局部

西汉早期组玉佩(图六)[14],2009年出土于徐州骆驼山“段翘”墓(图七)[15]。系白玉雕琢而成,其中玉凤高4.1、宽1.8-2.8、厚0.2-0.6厘米。组玉佩发展至汉代,构件中增加了玉舞人、玉冲牙以及其他形制的玉佩饰,并逐步形成了相对固定的使用方法和组合,一般佩戴在腰间的革带上,并垂至下肢。该件组玉佩便是由玉环、玉珩、玉觽、玉舞人、对凤玉饰等11件构成。最上端以云纹镂空环引领,其下部连接玉舞人与阴刻线双龙首珩,双首两端各引舞人;左右舞人又与下部谷纹双龙首珩相连,珩下正中坠对凤,凤鸟圆目张喙,凤冠飘逸,呈现对鸣之姿,舞人在对凤左右两侧,舞人下各坠有长尾龙形。玉件玲珑剔透,雕工精细精确,拋光娴熟,各玉件功能不同,便于佩挂者运用灵活。

图八 西汉早期 组玉佩(玉凤饰)

西汉早期组玉佩(图八)[16],1992年出土于徐州韩山“”墓[17]。系白玉雕琢而成,其中玉凤高4.8、宽1.7、厚0.2-0.5厘米。玉凤鸟形饰扁平状鸟形,头部一圆孔作眼睛,兼作系孔,尾部亦有圆孔,正面浅浮雕、背面阴刻鸟身、羽翅,喙不明显,可能为旧玉改制。

图九 西汉早期 龙凤纹韘形玉佩

西汉早期龙凤纹韘形玉佩(图九),1986年出土于徐州北洞山楚王墓[18]。系青黄色玉雕琢而成,长7.1、宽4.3厘米。玉佩平面前尖后圆,中部鸡心隆起,有一椭圆形孔。正背两面分别雕刻一龙一凤。龙首与凤首并列,釆用圆雕技法雕刻而成。龙首的眼鼻凸起清晰,凤作回首状,凤冠外突,喙作内勾状。凹面边端处阴线刻划勾连云纹,造型奇特。

韘形玉佩又称心形玉佩,所为韘形玉佩,因它是由韘演变而成,韘是古代人们射箭时佩戴在大拇指上用于勾弦的用具。《说文解字》说:“韘,身决也。”虽然器身中间的圆孔还保留着,明显已不具备钩弦的实用功能,整器极强的装饰性标明其为佩玉。

西汉时期的王侯贵族墓葬中常见玉韘,早期的韘形玉佩处于战国风格向汉代风格的过渡期,形式多样。中期的韘形玉佩已基本定型,心形主体中部的孔变小,两侧的附饰透雕,比早期的更加繁縟。附饰纹样多为变形卷云纹,个别为鸟兽纹。晚期,韘形玉佩的心形主体拉长,中间的孔变小,两侧及上端的透雕附饰更为发达,透雕的龙纹和卷云纹比较夸张,整个玉佩形体狭长。至东汉时期,考古出土资料中此类玉佩已非常少见,出现了韘形玉佩与玉的复合体,韘形玉佩逐渐消亡。

徐州地区出土韘形玉佩的墓葬均为楚国王室成员或地位较高的贵族,如狮子山楚王墓、北洞山楚王墓、簸箕山宛朐侯刘埶墓、韩山墓、后楼山一号墓等都有出土,等级较低的墓葬中从未见过韘形玉佩。

图十 西汉早期 龙凤纹玉剑珌

西汉早期龙凤纹玉剑珌(图十),1986年徐州北洞山楚王墓出土[20]。系白玉雕琢而成,长6、宽4.6-5.9、厚1.3厘米。玉质晶莹滑润。通体釆用镂雕与高浮雕结合之技法,琢出盘绕虬曲、姿态各异的5只螭虎和1只凤鸟,构思精巧,形制特殊,螭虎被雕琢得强健有力且生动活泼,充分体现出匠师们精湛高超的琢玉工艺。

图十一 西汉早期 凤纹双龙首玉珩

西汉早期凤纹双龙首玉珩(图十一),2002年出土于徐州陶家山汉墓[21]。系青白玉雕琢而成,为组玉佩中的构件。其两面纹饰相同,两端透雕龙首,眼部及鬣毛则为阴线刻,鬣毛卷曲,颈部刻有绞丝纹,中部满饰勾连乳钉纹。器物正中顶部及两端均有佩挂用的小圆孔,外缘及内缘处出廓透雕两组相对的变形凤纹及卷云纹、柿蒂叶纹。凤纹变形大胆,线条流畅,凤纹与云纹浑然一体。

图十二 西汉 立凤形玉佩

西汉立凤形玉佩(图十二),1972年(一说1978年)出土于徐州白云山汉墓[22]。系暗红色玉料雕琢而成,长10.4、宽4.9,厚0.5厘米,呈片状。在汉代人的意识中,红色深沉而神秘,代表了天的权威,是人们极为崇尚的高贵之色。汉代多有红色祥瑞,使用红色雕琢百鸟之王凤凰,最贴切地衬托出凤凰的高贵与神圣。此件玉佩釆用透雕与阴线刻相结合的手法,透雕出凤首、凤尾及卷云纹的大体轮廓,再以阴线刻勾画出细部。飞凤头顶高冠、降落站立的瞬间跃然石上,具有较为深刻的蕴意。其雕刻技法简约朴素,构思精致巧妙,造型庄重大方,给人以过目不忘的美感,值得细细品读。

图十三 西汉中期 龙凤貘纹玉环

西汉中期龙凤貘纹玉环(图十三),1982年出土于徐州市东洞山二号楚王后墓[23]。系白玉雕琢而成,直径7.9 厘米,多用于组玉佩的中部。通体透雕,环身以3条虺龙蟠绕而成,附三凤、貘及卷云纹,所雕玉凤高冠圆睛,曲项回首,引吭高歌,振翅欲飞,佐以阴线刻画装饰细部,线条流畅自然。

观察上述玉器的形制,我们不难发现,汉代玉雕凤鸟纹单独成形的很少,一般都是以纹样装饰于韘形佩、玉璧、玉瑗、玉环等器物上。由于汉代国力的发展与壮大,以新疆和田玉为代表材质的玉器数量不断增多。雕刻技法则大多釆用透雕、浮雕刻出其轮廓,再以阴线刻画图像细部。受到雕刻技术发展的限制,玉器中的凤鸟纹不如壁画中的凤鸟形象风流洒脱。汉代,尤其是汉代早期,与前朝的风格特征相比,凤鸟纹变化虽并不明显,但我们从凤鸟的形象及装饰细部依然可以看出汉代的审美意趣和追求。

徐州地区汉墓出土的玉器中,凤鸟纹多与龙纹相结合,共同出现在同一器物上。凤鸟大多刻画为飞鸣起舞的动态,从而呈现出自由鸣叫舒展的状态。凤鸟细部多阴刻流畅舒展、婉转自如的弧线装饰,使其身姿更显灵动飘逸。凤眼阴刻眼线,显得更加秀美,羽翅及凤尾也用阴线刻进行装饰,刻划出了凤鸟现实的形体感,增添了凤鸟纹样的装饰美。同时,汉代的凤鸟身形都较长,头颈部呈弯曲状,显示出凤鸟昂扬的状态,生动地表现了凤鸟的神韵。

这是因为先秦以来,人们便形成了魂与魄的观念。《礼记·郊特牲》记载,“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到了汉代,人们崇尚事死如生的丧葬观念更加强烈,对道教的信奉也促使汉人们相信死后可以得道升仙。汉墓中出土大量装饰龙、凤纹的画像石、壁画、器物等,说明汉代人们认为龙凤可以带着死者的灵魂升入天庭。与此同时,以玉入葬在汉代也达到高峰。自新石器时代开始,玉器随葬即彰显了墓主尊贵的身份,商周至汉代对玉器的使用都有严格的规定和限制。玉器不仅是财富与等级的象征,同时也被汉人用作尸体防腐。汉代人们重视对身体的保护,认为死者尸体不腐,便可永生,并在阴间拥有生时的一切。正是这种对永生的狂热追求,使汉代成为了玉器大发展的时代。

汉代以玉入葬,并装饰龙凤纹的特征,一直延续至东汉末年。汉人希望以此能够得到永生,延续生前的尊贵与荣耀。不过,事与愿违,豪华的葬具和大量贵重的随葬品,引来的却是无数的盗墓者,导致十墓九空,尸骨无存。鉴于此种情况,魏文帝曹丕在曹魏黄初三年(222),废除了以玉衣等随葬的制度,并且不封不树。从此,丧葬用玉逐渐衰落,中国古代玉器开始进入世俗化的发展阶段。凤鸟纹也逐渐不再是图腾崇拜、宗教的符号,而是开始面向世俗,更具生活情趣,向自然写实的风格发展。

白玉镂雕展翅立凤

成交价:RMB 598,000

河北省石家庄市后太保村出土元代玉凤金簪首

(0)

相关推荐

  • 高清实拍,细节震撼!微距镜头下的西汉皇室玉器珍宝

    前言 君子比德于玉 徐州博物馆的汉代玉器收藏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数一数二的,这跟徐州的历史渊源有着很大的关系. 徐州博物馆藏汉代玉器 徐州古称彭城,西汉开国皇帝刘邦就是彭城本地人.汉初分封诸侯,他封弟弟刘 ...

  • 【探馆】徐州博物馆藏汉玉珍品

    徐州博物馆始建于1959年4月,1960年8月正式开馆,2020年12月被国家文物局评定为一级博物馆. 徐州博物馆馆藏文物丰富,藏品体系完整,有不少还代表国内的最高水平.其中以汉代文物最具特色,形成完 ...

  • 古玉玩味(113):无双神鸟凤集锦 叹似九天降凡尘

    南越王博物馆藏凤纹牌型佩赏趣 神鸟凤凰在上古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历史上表现凤鸟的玉雕题材也屡见不鲜,如堪称中华第一凤的石家河文化玉凤.商妇好墓玉凤等(图1,参见<古玉玩味(1):丹凤朝阳方能相得益 ...

  • 古玉界:百鸟朝凤—历代凤鸟演变

    凤鸟谓凤皇.中国传说中的神鸟.<山海经·大荒西经>:'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 按所谓五采鸟,皆凤凰属之鸟.<山海经·海内西经>云:'孟鸟在貊国东北,其鸟 ...

  • 古玉界:西周玉器凤鸟纹特征

           中国人一般都喜欢玉,我也是.美丽莹润的玉石,总会引起人欣赏和把玩的兴趣,看不够,亦爱不释手.其实古人相比今天的我们来说是更有甚者,尤其在西周时期可谓登峰造极. 那时候,玉资源完全是被王侯 ...

  • 古玉界:古玉中凤鸟纹的演变

    凤鸟谓凤皇.中国传说中的神鸟.<山海经·大荒西经>:'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 按所谓五采鸟,皆凤凰属之鸟.<山海经·海内西经>云:'孟鸟在貊国东北,其鸟 ...

  • 古玉界:西周凤鸟纹

    凤鸟纹为西周玉器上最为流行多见的纹饰之一.基本形态为昂首挺胸,长尖弯喙,圆眼,头顶有一竖起的小冠,有的小冠前有长绶带翻卷至胸前,小冠后连缀有多齿状等形态的花冠.尾向上翻卷至头前呈卷云状,翅呈卷云纹形. ...

  • 古玉界:战国古玉中的龙与凤

    战国时代的龙凤玉佩 战国时代的龙凤玉佩注重造型的变化和神态的表现,使弯曲盘绕的身躯充满活泼的气息和强烈的动感.龙凤组合浑然一体,体现了制作者丰富的想象力,也表达了人们期望龙凤呈祥的美好愿望.造型夸张, ...

  • 一件凤纹佩178.3万:古天一春拍一波古玉成交价来了

    北京古天一春拍刚刚结束,成绩堪称亮眼.古天一本季拍卖规模并不大,在自己最具实力的佛造像.玉器.杂项三个传统板块各安排了一个专场,亮点是香港他山雅集旧藏.古天一本季拍卖的成交率接近八成,总成交额九千多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