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本无罪】与我十年长跑的女朋友就要嫁人了。

我原本打算先去拜会凌一尧的家人,但思索再三,还是更改主意,打电话约罗XX出来谈一谈。约谈地点还是一家音乐茶座,他们二人一同出现的,落座时凌一尧习惯性地坐到我身边。
  
  我对凌一尧说:“我们两人谈点事情,你先坐到他车里玩一会儿。”
  
  罗XX掏出遥控钥匙递给凌一尧,但凌一尧接过去隔着落地窗摁了一下,又放回桌面上,拎着包出去了。我们一直目送她坐上车,才收回目光打量对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我尴尬地笑道:“有点像给她开家长会,哈?”
  
  罗XX也讪笑一声,但气氛稍微缓和一点。
  
  我问道:“你和凌一尧相处这么久,觉得开心吗?”
  
  他说:“还可以吧。”
  
  “你确定你爱她?”
  
  罗XX犹豫片刻,抹着鼻尖说:“反正蛮喜欢的。”
  
  我却不客气地说:“你应该也看得出来,这大半年里凌一尧从未开心过,我和她一起走了十年,不得已的分手就像被迫离婚一样痛苦。她心里想着我,但不代表我和你之间谁比谁更优秀,而是我运气好一些,十年前就认识她了。现在我很诚恳地希望得到你的帮助,把领证结婚这事停了吧,你们俩勉强凑合在一起不会过得好。”
  
  罗XX有些不服气:“那你前面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我以前做得不对,所以现在来纠正错误。本来这事有很多解决途径,只要尧尧一口咬定不领证不结婚,我带她直接离开这个城市,难道你们还能捆绑着逼婚?之所以与你沟通商量,是希望咱们年轻人私底下把这事解决了,尽量把负面影响降到最小,不要伤害长辈,你看怎么样?”
  
  罗XX保持缄默,手指一直拨弄那把车钥匙。
  
  我给他添了茶水,说:“你们相处几个月,时间不算短了,但你对她了解多少呢?你每次向别人介绍她,第二句就是她的硕士学位;夏天你老是怂恿她穿得性感一些,可她不是你用来向哥们儿炫耀的宠物啊;还有,你总是不停地草泥马草泥马,并且认为这是时尚用语,不是脏话。这些事情都让她非常反感,可是她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罗XX不是笨蛋,他明白我的言外之意,我也适时地停止这种攻击性的责问,将话题岔开,与他谈及我与凌一尧在高中时的趣事。罗XX一开始有些抵触,但听着听着,也跟着笑了起来,在他笑容最灿烂的时候,我再次严肃地向他请求道:“兄弟啊,以你的条件,再找一个漂亮女朋友不是难事,但我只有一个凌一尧,错过了她,我这辈子都会过得不安生。所以,希望你能帮我一把,恳请你帮我一把。”
  
  罗XX渐渐收起笑脸,思索片刻后说:“如果我不帮忙呢?”
  
我说:“我刚才已经讲过了,凌一尧我是肯定要带走的。你帮忙,这事会变得好看一点,你不帮忙,这事只是稍微难看一些而已。”
  
  罗XX坐在那里想了一会儿,最后叹息一声,说:“我明白了。这事我得想一想,明天再打电话给你,给你答复。”
  
  他起身离开,刚离开座位,凌一尧就从那辆车里下来,往茶座里走来。她和罗XX在门口遇到,两人互相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一个出门登车而去,一个在我对面身边坐了下来。凌一尧问:“谈得怎么样?”
  
  我说:“我也不确定,不过既然已经把话说开了,那你以后就要做好和一条道走到黑的心理准备。”
  
  凌一尧点了点头,而后又眯眼微笑道:“这条道不会是黑的。”
  
  整整一天,我一直心神不宁地等着电话,甚至想过万一凌一尧被她父母软禁在家,我就喊一帮哥们儿去抢人,或者打电话报警说有人抢我的老婆。只要凌一尧点一下头,承认她想跟我走,我便再无任何顾忌,大不了从此远走高飞。
  
  大约凌晨两点,罗XX没有打电话过来,却接到凌一尧的电话,她说:“罗XX叫我转告你,他已经向他家人说过了,他和我性格不合,两个人相处得不愉快,想取消婚约。我爸妈的态度也不太激烈,我说我也不想和罗XX结婚了,他们就只是叹气,没多说什么。”
  
  “那我什么时候去你家拜会?”我问道。
  
  “你不要急嘛,再等两天,等大家都把这事认下了,你再过来找我爸妈谈。”凌一尧停顿片刻,说,“我都把东西收拾好了,要是他们还那么固执,我就直接跟你走。”
  
  我努力抑制内心的喜悦,问道:“你现在什么感觉?”
  
  凌一尧拖着长音的“嗯”,最后长吸一口气,释然地说:“感觉像又活过来了。”
  
  挂断电话之后,我张开四肢躺在床上,听着床头闹钟滴滴答答的声音,每一次声响都昭示我正在一秒一秒地远离自己的青春。可是,缱绻于心的爱情如同一个野蛮的天神,呼啸着从天而降,抓着我的衣领飞向九天云霄之外。我闭着眼睛感受这种踏步云端的喜悦,仿佛一瞬间时光倒流,我又回到许多年前的那个漫天火烧云的黄昏,满脸稚气的孩子敲着饭盒喊我的名字,年轻的老师们笑而不语,而凌一尧一脸绯红地躲在满是起哄声的教室里,就像一个即将嫁给我的小新娘。
  
  而我内心曾经的自卑,以及对金钱的狂热,就像那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白老虎,甩一甩尾巴,轻轻一跃,消失于新疆戈壁滩的绿洲之中。
  
  理查德.帕克,呵呵。
  
  如果这个故事让诸位不满意,非要追根究底地质疑这样一个故事是否可信,那我重新讲一个靠谱一点的故事吧。
  
  我从新疆回来的第三天,去安定广场闲逛,偶然发现花圃台阶旁边有一个漂亮的新娘正在拍婚纱照。她很漂亮,表情又有些木讷,像一个牵线木偶一样被摄影师指挥着,与新郎摆出各种造型。
  
  我喊了她的名字:“凌一尧。”
  
  她看见我时愣了一下,而后丢下那个打扮得油头粉面的新郎,提着婚纱的裙摆,快步走了过来。穿着这身单薄的婚纱,她冻得瑟瑟发抖,又有些羞赧,问道:“你哥呢?”
  
  我说:“他在新疆没回来。”
  
  “你还去吗?”
  
  我点头说“还去,要去收账。”
  
  凌一尧噢了一声,“你等我一下”,她去台阶旁边拿起自己的加长羽绒服披上,又拎来自己的包,将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说:“这是你哥身份证办的卡,以前一起时的定期存款,你帮我带给他,他知道密码。”
  
  “嗯。”我将银行卡接了过去,揣进口袋。
  
  “一定要带给他。”她又强调一遍。
  
  我用拳头按了按胸口,说:“一定。”
  
  然后我转身离开,冷风横贯整个广场,我深呼吸试图抑制内心的痛楚,却被着实呛了一下,眼泪差点滚落下来。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三月的戈壁滩,风雪肆虐,寒气逼人,我的步话机里断断续续地传出吕钦扬的呼喊:“你们点几个火堆,把火烧旺,给我指一下方向,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我们用皮卡车拖了许多木方,以及报废的橡胶轮胎,火焰和浓烟直冲云霄,整整烧了一夜,但吕钦扬还是毫无音讯。最后一次与他通话时,他似乎有些精神恍惚,绝望地念叨着:“凌一尧,我迷路了啊……”
  
  第二天下午,我们在十公里外的一座土丘背后找到他早已冻僵的尸体,他不停地跋涉着,可惜离营地越来越远。而他大衣里那本施工日记的中页,用凝油的圆珠笔笔尖在纸上深深地刻下他此生最潦草最歪斜的几个字:“别告诉凌一尧”。
  
  吕钦扬,我最尊敬的学长。当初在黄海的滔天潮水中,你用挖掘机的斗子死死抵住我这台机器的侧面,以防我脚下的堤坝塌陷;你坚持不起诉那些地痞,保下我这个冲动不懂事的学弟;你将我拦了下来,扛着仪器走入茫茫雪地之中;你不停地朝着凌一尧的方向奔跑,那么坚定执着,为什么最后还是迷失方向?
  
  愿你永远活在十年前的文津河畔,愿你灵魂安息。

2021-05-24 原文

【时光本无罪】与我十年长跑的女朋友就要嫁人了。的相关文章

《八月未央》十年长跑输给一见钟情,被朝颜抛弃的小乔:不太甘心

<八月未央>剧照 -------文:青源阳阳 十年长跑注定失败,一见钟情源自村上春树的那本书. <八月未央>是由钟楚曦,谭松韵,罗晋三个主角一起演绎的爱情三角恋. 罗晋饰演的朝 ...

【医患故事】十年长跑,护佑肾康

十年长跑,呵护肾康 每每提到中药的毒性,"马兜铃酸肾病"无疑是名气最大的一个.在上个世纪,出现了很多奇怪的肾衰竭病例,经过医生检查,最终发现是由于服用了含有"马兜铃酸&q ...

【三江文学】时光断章 ——微诗十首 ​ | 郑后华(湖南)

[三江文学现代诗刊] 总第2995期 社     长:李不白 高级顾问:衣非 特邀顾问:周渔 总     编:墨兰雪 副总编 :幸福密码              玲子 校稿 : 王维新 时光断章   ...

《基金名人堂》第3期——十年长跑健将周蔚文:选择好行业、好公司、好价格 过去两年的牛市,主动基金取得...

过去两年的牛市,主动基金取得了不错的超额收益,吸引到众多投资者的关注.在投资主动基金的过程中,什么是最重要的?选择基金经理.什么又是最难的?依然是选人. 雪球上云集了很多聪明的基金投资者,球友们对诸多 ...

十几岁的年纪就要把野心写在脸上,正视自己的欲望。

我是长安守城鱼,很高兴认识你,期待你的点赞和关注,想分享更多句子和道理,跟你一起成为 知道了生活的残忍真相仍能幸福生活的人,要一起加油呀~! 间歇性打鸡血,比颓废更可怕,颓废的人知道自己颓废,而你不知 ...

27岁十优港姐坦言想嫁人 曾在《使徒行者2》饰演卧底大获好评

本文由 港剧剧透君 编辑部 轩逸君 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 日前,前港姐麦明诗与张继聪其其出席卡通人物的公开活动,两人在活动现场绞尽脑汁搞气氛,张继聪扮作英雄救美,而麦明诗也十分合拍摆出受惊的pose配 ...

古代,为何十四五岁的女子要嫁人,身体都没发育完全?原因真不齿

我们当下的社会,年轻人结婚的年龄其实变得越来越晚了,自然很多部分原因是因为生活的压力,自己的父母们都是在极力的担心,每次回家估计被安排相亲的人不在少数吧,但是子女们都拒绝结婚,毕竟事业才是最重要的,没 ...

幽默笑话:哥们有点沉默寡言,单身了快三十年一直没有女朋友

[幽默笑话]家里苍蝇特别多,于是老婆买了苍蝇纸,我说不会有用的,晚上下班回家看看苍蝇纸上,粘死了至少几千只苍蝇.我好奇的问老婆:"老婆,苍蝇没看到它的同伴都死在上面了吗?为什么还要往上飞?你 ...

一块地拖了十六年:国浩的上海长跑终近尾声 重庆国浩18T继续

2021年4月8日,国浩长风城体验中心落成仪式举行,这个拿地近十六年的项目,终于接近尾声. 2005年,也就是十六年前,国浩首批进驻刚刚启动开发的长风生态商务区,以3450元/㎡的楼板价获得了面积高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