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如果没有Sasha Petraske,现在我们可能都在摇'曼哈顿’。而我们中的多数人,可能根本不会成为调酒师,如今大多数鸡尾酒酒吧,恐怕压根不会存在。”
 
这是调酒圈里面很有名的一句话,是的。今天的推送就从已故的——Sasha Petraske聊起。

如果,1999年12月31日,27岁的Sasha Petraske 没有盘下下东城那间逼仄狭窄、月租仅800美元的铺面,开出Milk & Honey,就不会有如今在同一空间内承续Milk & Honey衣钵、纽约最好鸡尾酒吧(之一)的Attaboy,也许也不会有现在如日中天的那一批Speakeasy,什么Employees Only、Please Don’t Tell(PDT)、Death & Co、Raines Law Room。事实上,大多数你叫得上名字的曼哈顿Speakeasy Bar,可能都不会存在了。

简而言之,你也不用问我盘尼西林这杯鸡尾酒如何做了。

Petraske对当代的鸡尾酒复兴运动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1999年,在纽约下东城一块人迹罕至的幽暗街区,一处狭长逼仄空间中的Milk & Honey,被认为是美国,乃至全世界鸡尾酒文化复兴运动的开山之祖。
 
没有招牌,也没有广告,Milk & Honey却意外炙手可热,以其调酒之严谨专业、推崇20年代前禁酒时期经典鸡尾酒,和它那极其诡异复杂的订位模式、对于品酒礼仪的苛求,闻名遐迩。相比当时的曼哈顿酒吧,多是嘈杂不堪、分贝超标,人们纵情声色、堕落买醉,却不重视调酒的品质—Milk & Honey的出现,是一种无声的抨击,更缔造了一个另类调酒乌托邦。
 
在后续的数年中,Petraske和他的合伙人们—其中不少是Milk & Honey曾经的调酒师——陆续开出了许多与Milk & Honey十分相似的、风格严谨的都市酒吧。包括:这些店包括格林威治村的Little Branch,皇后区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的Dutch Kills,曼哈顿中城的Millde Branch,洛杉矶的Varnish和澳大利亚墨尔本的Everleigh。他甚至还和英国商人Jonathan Downey合作,在伦敦开出了一家空间更大的Milk & Honey分店。
 
Petraske对于当下世界各地的鸡尾酒吧制式有着深远的影响,比如,隐蔽的入口,专注经典鸡尾酒,以及调酒师们正式严谨的着装。

他也是现在许多鸡尾酒吧酒单上时兴的“调酒师之选”(Bartender’s Choice)的创始人,并首推用量酒器(Jigger)度量调酒,甚至于,如今大家习以为常的、在喝水杯子里加上一片黄瓜的做法,也是由他首创的。许多业内首屈一指的杰出调酒师,都曾在Petraske的酒吧中工作。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Sasha Nathan Petraske 1973年3月16日生于曼哈顿。他的父亲,Alan,是一位医疗行业人员,而他的母亲,Anita,则是纽约著名文艺杂志《村声》(Village Voice)的一名校对员。
 
Petraske曾在纽约名校Stuyvesant高中就学,并在17岁时中途退学。他说,上学实在是无聊,退学后在一家咖啡馆找到了工作。很快,他进行了一次穿越美国的自行车之旅,在旧金山住了一阵子,并加入美国陆军3年。回到纽约之后,他在东村的Von酒吧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并开始憧憬,有朝一日能够开出一间酒吧,将自己对爵士乐、复古着装以及旧式礼仪的热爱倾注其中。
 
Petraske在《村声》杂志上看到一则广告,Eldridge街上一间狭窄的商铺以800美元的月租出租,他发现,房东竟是他小学五年级时的一位旧友。他保证自己的酒吧将非常安静——谁会愿意把自己住的房子的底楼,租给一个闹哄哄的酒吧呢?签完租约后,他开始彻底翻修这个地方。很快,捉襟见肘的他不得不向朋友们借钱度日,1999年12月31日,Milk & Honey悄无声息地开张了。从东村的一家日式调酒吧Angel’s Share那里,他借鉴了很多东西,比如,严苛的品酒礼仪、安静的酒吧环境,以及大得离谱的冰块。
 
留着30年代穷苦劳工领袖小分头的Petraske,在Milk & Honey中重建了一种失传已久的严谨与正式。笼罩在一片神秘的面纱之中,他也不怎么喜欢媒体,一度拒绝采访,甚至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氏。
 
发财或者出名,似乎从来都不在他的字典里。
 
他说:“我可以去做咨询工作,发点财,然后把钱都用在Milk & Honey上。”
 
2012年,他参与创建了行业的年度盛会,每年一度的San Antonio Cocktail Conference。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开在昔日Milk & Honey旧址里的Attaboy

自己则在2015年过早逝世之前就开始写这本书《Regarding Cocktails》,而这本书已由他的妻子,记者Georgette Moger-Petraske完善。这是一本很好地介绍家庭鸡尾酒的书。专业的技巧和精心的准备可以为您的下一次聚会带来优雅的体验。许多Petraske的同事的鸡尾酒食谱都在这,包括由Sam Ross创作的The Penicillin,还有一系列关于风格,礼节和“如何成为一个好的酒吧常客”的短文。关于这本书文末有一本赠送哦。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同年,他将Milk & Honey转让给了两位共事已久的调酒师,Sam Ross和Michael McIlroy。

前者在2005年创作出了我们今天要聊的这款鸡尾酒盘尼西林Penicillin cocktail,并向世界分享了这杯酒。Milk&Honey就是Attaboy的前身。而attaboy,应该不用介绍了,酒吧top50的常客。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而今天要讲的这杯酒——盘尼西林penicillin,如果想把它做的好喝,可以把它看作是whiskey sour的变形,因为如果你在家里调酒时做出来的盘尼西林一直不好喝,请停止浪费材料和时间,whiskey sour简单又顺滑,为毛线要研究盘尼西林呢?只是多了一些生姜蜂蜜还有泥煤烟熏的味道。

penicillin(青霉素)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Recipe

  • 2ozblended scotch

  • ¾ozlemon juice

  • ¾ozhoney syrup

  • 3slices fresh ginger

  • ¼ozislay single malt scotch

Instructions

  1. Muddle ginger in shaker

  2. Add blended Scotch, lemon, and syrup and shake with ice

  3. Strain into an ice filled old fashioned

  4. Float Islay Scotch on top

尽管这杯鸡尾酒可能不具有其同名抗生素的药用,但请不要忽视它的价值。青霉素采用了许多家庭中常备的原料成分,并且使用了苏格兰烟熏威士忌。这种流行精神的大胆尝试可能让对泥煤味道不感兴趣的人望而生畏,但这种尝试也适用于一些非凡的经典作品,例如:血与沙和罗伯·罗伊。

烟熏苏格兰威士忌的冲击感一开始进入喉咙,其后为舌头上的辛辣的姜味和甜美,醇厚的口感接踵而至。调酒师山姆·罗斯(Sam Ross)创建的原始配方需要姜汁蜂蜜糖浆,但保质期短,对于一些调酒师而言,按需批量生产可能会过多。要以较少的步骤获得浓郁的姜味,可制成蜂蜜糖浆,然后将新鲜姜片直接混入其中。这样可以减少准备时间,更加方便。

混合苏格兰威士忌是很好用的基酒,具有丰富的风味,与甜美的波旁威士忌无异。烟熏,泥煤味浓的单一麦芽威士忌(例如艾莱岛威士忌)更难驾驭,但是作为鸡尾酒的漂浮物时,它的酒精浓度可以神奇的散发出篝火的氛围,非常适合放在冬季酒单上。仅仅用便宜又好用的Laphroaig就可以达到很好的平衡。

蜂蜜的甜味来源对平衡青霉素至关重要。为了得到柔滑的口感,请将其稀释成糖浆。只需将等份的蜂蜜和水加热并搅拌直至融合即可。与它的生姜朋友不同,这种糖浆可以并保留的时间比较长,使用的时候也很方便。

进阶练习👇

如果你把penicillin做成了长饮酒就是这杯👇

presbyterian(长老会)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Recipe

  • 2ozcold soda water

  • 2ozrye or scotch

  • ½ozlemon juice

  • ½ozlime juice

  • ¾ozginger syrup

  • lime wedge, for garnish

Instructions

  1. Pour seltzer into a Collins glass

  2. Short shake the remaining ingredients and strain into glass

  3. Fill with ice and garnish

Ginger Syrup

  • 1ozginger juice

  • 1½ozsugar

  1. Combine in a blender and process until sugar has dissolved

  2. Store up to 2 weeks, refrigerated

另外在推荐这一杯很小众的鸡尾酒——si-guey,同样收录在SashaPetraske的《Regarding Cocktails》。我觉得很有意思分享给各位。

si-guey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Recipe

  • 2ozreposado tequila

  • ¼ozscotch

  • ¼ozcuracao

  • 3dashorange bitters

Instructions

  1. Combine all ingredients with ice and shake

  2. Strain into a coupe, serve up

si-guey尽管它是西班牙语,我翻了半天也不太明白大概的意思。但它大致翻译为“hai 老铁!!”。

si-güey的看起来就像一杯退了色的古典鸡尾酒。但它的组合让人眼前一亮。充满橙味库拉索和花朵香的龙舌兰酒,以及苏格兰威士忌的淡淡烟熏味。明亮,坚果香,光滑,随后是干净的烟熏味。这杯酒的独特之处在于焦糖味与清爽的并列。一个看似简单但却鲜有人知组合,复杂的reposado龙舌兰酒是这种饮料简单外表背后的秘密,苏格兰威士忌为其增加了神秘的色彩。

最后用一首《频率》,希望各位调酒人能通过双手,找到自己的频率。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我也找不到够坚强的插座
看天空里浮云悠游
羡煞了我的不自由
我站在窗口我蹲在角落
听你的流动
谁说学不了微风
过眼从山间飞过
看耳边的窝堆成泡沫
咽了下一口就放出彩虹
落在我胸口
跳动的世界里找你的频率
静止也不休息
抓住你的呼吸
我再多说一句
猜你的回应

转眼整个世界
只剩你的应许
今夜就开始放晴
我身上还有春天的痕迹
尘封的记忆已开始飘零
瞬间和永远零距离
我放自己飞行
在有你的记忆

另外,又到了月末,小编给各位粉丝带了新的礼物

一本国内买不到的

《Regarding Cocktails》 是也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虽是二手,但是99新哟

领取条件:转发本文到朋友圈集齐9个赞,

截图发到后台消息,

随机抽取一名幸运粉丝,顺丰包邮啦

如果你是幸运儿,小编会主动撩你的哟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

内容部分整理于《酒吧圣经》《瘾型人的调酒世界》《好奇的调酒师》系列《上田和男的调酒全书》《威士忌学》Advanced Mixology Simple Cocktails Proof Cocktails The Straight Up等调酒书籍和网络资源,仅供调酒学习和交流,感谢各位调酒人一直的关注。

微醺美学

尽在晚安鲁道夫

小红书:晚安鲁道夫

新浪微博:穿越时空的调酒师

2021-04-19 原文

是不是只能透过双手 爱才会有交直流的相关文章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只有行动上出现的爱才是真实的

世界上大多数的女孩,在青春懵懂的时刻,大多数都会遇到渣男,只有极少数的女孩才会那么幸运地,恰好遇见那个真心深爱自己的人. 大多数女孩初遇爱情时,只认为爱情就是纯粹的爱情,等到真正受伤后,才发现爱情是: ...

慧爱才是爱

有时候,我们会因为"心疼"而剥夺孩子的体验,有时候我们也会促使孩子独立,而显得比较冷漠,什么是盲目心疼?什么又是冷漠?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重点. 今天周日,休息.从一早忙到现在.终于 ...

刚穿上丈夫送的毛衣做饭,马上烧成重伤:突如其来的爱才致命

原创作品,抄袭.洗稿必究 作者:梦鹿 (1) 曾有一位伟大的作家说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 但,很多的婚姻都会在柴米油盐各种细碎中将爱情消磨殆尽,留下的只是一地鸡毛的生活. 到此时,考验彼此的就 ...

心与心,互敬才生情,互爱才有真

如果一个人不问 另一个人不说 再熟悉的人 也会渐渐的没了共同语言 再深的感情 也会慢慢的没有了支点 最后就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埋你的人来报前世的恩 今生的情人是你前世的妻子 来续前世未了的情 这就是因果 ...

UC头条:乐观和爱才是生活的解药

点击加载图片 人生也许就是这样,有让人痛彻心扉的事情,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我们都在为生活忙碌,有时会因为悲伤而流泪,可能有时也会质疑人生的意义,但更多时刻我们觉得生活值得.世界有时冷酷,温暖却依旧 ...

「夜读」乐观和爱才是生活的解药

「夜读」乐观和爱才是生活的解药

【夜读】乐观和爱才是生活的解药

【夜读】乐观和爱才是生活的解药

罩上了岁月的光环,爱才愈显温存,也才愈发厚重

罩上了岁月的光环,爱才愈显温存,也才愈发厚重

乐观和爱才是生活的解药

今天不容易,明天会更难,但后天终将美好. 人生也许就是这样,总有让人痛彻心扉的事情,也总有不期而遇的温暖. 我们都为生活忙碌,因为悲伤流泪,有时质疑人生的意义,但总有一些时刻,我们觉得生活值得.世界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