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刘学友

老   鼠
 
老鼠||刘学友


老鼠是一种让人类讨厌的动物,讨厌的程度达到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地步。
人类讨厌老鼠,是因为老鼠对人类有百害而无一利,老作家夏衍曾经深刻的描写过老鼠的特性:它具有传染病,毁坏庄稼,挖墙凿洞,毁坏大坝,咬坏人类的衣物等等,老鼠就是这样可恶。
好端端的一片庄稼,满地葱绿,一眼望不到边沿,风儿一吹,像是涌起了一片绿浪,非常壮观,老鼠却能将这片绿浪毁掉,它们咬断庄稼的根须,使绿色的庄稼一天天变黄,枯萎,几百亩甚至上千顷的土地颗粒无收,老鼠就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几座茅舍,三五座大屋,看上去富丽堂皇,老鼠却用它锋利的牙齿,咬碎根基,咀嚼石灰水泥地,打出大大小小无数个洞穴。在这三五座大房下,凿出几条交通要道,网络各个洞穴,交通方便,绝不亚于我们人类大城市里的交通干线,这就是鼠道。天长日久,房基地松动了,一场大雨,成吨的雨水灌进洞内,房下成了水塘,一阵大风,屋倒门塌,这罪过并非是风雨,而是老鼠造的罪孽。
鼠疫的流行,曾让人谈鼠色变,在它猖獗的时候,夺去了几千万人的生命,有的整个村庄的人都被灭绝。
我也深受老鼠其害,二十多年前,我家住在一个大杂院里,由于家里人口多,房子不够住,在自家房前的空地上盖了一间小房,为了美观,四壁刷了大白,屋里吊了顶棚,这种顶棚是用报纸糊成的。一年后,我受到了老鼠的侵害,深夜常常被吱吱的声音惊醒,开始听到这个声音使我毛骨悚然,总以为是哪一个梁上君子侵入我的卧榻,谋财害命,我惊出一身冷汗,蜷缩在床上颤抖,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在确保没有梁上君子之后,我开始搜索发出的声音来自何处?很快我发现声音来自房顶,吱吱声不停,声音还在移动,根据经验,这是老鼠在咬顶棚,夜夜如此,我愤怒了,用棍子敲打顶棚,想把老鼠赶走。可是这招不成,老鼠不吃这一套,照旧夜夜吱吱响,在我愤怒到了极点时,我的欲望已不是想把老鼠赶走,而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生死拼斗了。当吱吱的声音再次响起时,我屏住呼吸,拿一根棍子,对准声音猛地一捅,想捅死老鼠,其结果是用木棍打水中的鱼影,屡屡失败,平整的吊顶也被我捅了几个洞,无奈,人不胜鼠,直到拆迁我搬进楼房住,才逃出老鼠的吱吱声的骚扰。
在搬上楼房住之前,我们要先住两年周转房,这次受到老鼠的侵害更甚。我把衣物装进了几个纸箱子里,托人放在一个大食堂的仓库里,半年后,我准备换一个地方放衣物,在整理纸箱里的衣物时,发现很多衣服都破碎了,碎纸铺了一地,我明白,我的衣服早已成了老鼠的盛宴,老鼠害苦了我。
老鼠这样害人,自然人人喊打,而且要痛打,抽它筋,扒它的皮。
一次老鼠犯在了我们一群孩子手里,胆大的孩子捉到了一只老鼠,有人出主意将它烧死,那个孩子回家拿来汽油,浇到老鼠身上,点燃老鼠,一阵火苗立即窜出来,老鼠浑身着了火,它在尖叫声中四处乱窜,火势很旺,老鼠跑了几圈就不动了,它的四肢在火中抽搐,渐渐没了生气,孩子们一阵大笑。
烧死一只老鼠,在鼠界里不过是沧海一粟,不会影响老鼠的种群数量。根据有关部门的预侧,老鼠的数量是我们人类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老鼠的生命力极旺,繁衍迅速,它又是一个什么都吃的杂物,人与老鼠的争斗一直将持续下去。
 
老鼠||刘学友
散文集《鲜花摇曳的地方》之《老鼠》

作者:

刘学友,情感专题作家,现居北京。1986年开始在邢台晨报、中国青年报、工人日报、中国文化报、人民公安报、生活时报、消费时报、北京法制报、劳动午报、天水报、郑州日报、沈阳铁道报;《海内海外》杂志、《民生》杂志、《工会博览》杂志、《赤子》杂志、《金盾》杂志、《人民公安》杂志等报刊发表散文300余篇。出版散文集《春的性格》、《鲜花摇曳的地方》、《听雨》等。出版小说:《爱情才露尖尖角》、《玫瑰在墙外飘香》、《爱情也会变色》、《老王之死》、《李娟的一天》、《李村有一个张二》等百余万字作品。

现为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丰台区作家协会会员、海淀区作家协会会员、《慈善北京》杂志特邀记者。

刘学友作品展示区,点击以下阅读
野 菜||刘学友
副刊蜕变||刘学友
叶子与树干||刘学友
红腰带||刘学友
黄头发||刘学友
 马路的呻吟||刘学友
倒药||刘学友
歧途||刘学友
小  倩||刘学友
两种日子||刘学友
拆迁||刘学友
肥妞小曼||刘学友
娜娜||刘学友
丑 女||刘学友
进城||刘学友
情感小说《选择》||刘学友
刘学友:情感小说《复仇》
小玉和她的父亲||刘学友
莹莹||刘学友
扭曲的芳心||刘学友
淑 女||刘学友
香女||刘学友
《邂逅》(尾声)刘学友原创
《邂逅》刘学友原创(一)
《邂逅》刘学友原创(二)
《邂逅》刘学友原创(三)
小矬子(小小说)
河南文苑||傻女西施(小说)|刘学友
《不幸的女人》‖刘学友(小说)
刘学友的作品《索老汉探春记》(小小说)
刘学友《吴欢儿》
冰糖葫芦||刘学友
红豆||刘学友
磨剪子来戗菜刀||刘学友
一棵树一个世界||刘学友
那个叫芦花的女孩||刘学友
鲜花摇曳的地方之情感篇 1--3《 绣花 》 || 刘学友
一张脸||刘学友

鲜花摇曳的地方||刘学友 

鸽子与人相伴||刘学友

小山村||刘学友

红叶||刘学友

孤顶红||刘学友

 雪||刘学友
朝露||刘学友

飞天||刘学友

雪中惊雷||刘学友  

苞  米||刘学友

捉蜻蜓||刘学友

两盆菊花||刘学友

巴西木的香味||刘学友

可怜人  ||刘学友

醉后的温暖||刘学友 

东边日出西边雨||刘学友

彩虹||刘学友

烧纸钱||刘学友

门票||刘学友

河南文苑编辑部投稿邮箱3182529240@qq.com

法律顾问:翟明

2021-05-09 原文

老鼠||刘学友的相关文章

野 菜||刘学友

野   菜   现代人的餐桌上,山珠海味已不是什么稀奇食物了,整天吃大鱼大肉已使人腻烦,这种食品能增加人的脂肪,造成肥胖,现代人谁喜欢肥胖呢?胖有百害而无一利.从审美角度来讲,现代的美女以身材修长为标 ...

迷路 ||刘学友

迷路   前几天因办公事去了一趟来广营,这里的变化太大了. 来广营是我熟悉的地方,二十多年前我在那里插过队,知情大院就在医院对面,中间隔着一个大水坑.坑的东面有一条小路,从派出所和公社门前穿过,向东有 ...

插片艺术||刘学友

    插片艺术     孩子因右臂骨折住进了积水潭医院儿科综合病房,它就在急诊室的下面的地下室里,这是临时病房,住十几天都让出院,一间病房里住七八个孩子,大都是骨折.孩子的天性是贪玩,住在医院里也不 ...

减肥||刘学友

     减肥      这几年坐办公室,越坐越胖.一是人到中年了,到了该发福的阶段:二是活动量小,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不动:三是胡吃海塞,经常吃便宜饭,别人请不去不好,一顿两顿,天长日久吃成了个大肚子, ...

年龄的诱惑||刘学友

 年龄的诱惑     我家小保姆的父亲来京看她,并给她捎来了身份证,年龄一栏里写着十八岁,我大惑不解,在日常聊天中我知道小姑娘生于1984年,今年应该是满十六周岁,怎么变成十八岁了?小保姆的父亲说:农 ...

流血的桃源图||刘学友

流血的桃源图   我的记忆中有一幅流血的桃源图,那是邻居张老师家墙上挂的画,画中一片鲜红的桃林,林中有一条小溪,溪中有许多落下的桃花瓣,花是粉红色,小溪的水也被染成了粉红色,整幅画桃林密布,显得画面十 ...

​副刊蜕变||刘学友

副刊蜕变   副刊,我专指报纸的文艺副刊,是专门发表小说.诗歌.散文.评论的文学苑地. 改革开放初期,思想解放,文艺复兴,各家报纸都有了副刊,供文学爱好者发表文章,出现了一大批年轻作家,也涌现出了一大 ...

情人节||刘学友

 情人节 我们现在过的节很多,每月都有一两个节日,像元旦.春节.正月十五.清明.五一.五四.端午等等,一年要有二十来个节日,这上述几个节日都是我们国有的传统节日.近时期,像国外的情人节.愚人节.圣诞节 ...

两只猫||刘学友

两只猫 我站在凉台上吸烟,夜幕已悄悄来临,窗下已是夜色朦胧.楼下那块草坪,草坪上的花草,树木都笼罩在夜幕中,只是显示出一片轮廓的朦胧,分不清哪儿是花?哪儿是草?哪儿是树? 一只黧黑的野猫,从草坪里窜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