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1914-2009),号畅安,1914年生于北京,祖籍福建福州。小学、中学就读北京美国学校,燕京大学文学学士、硕士。曾任中国营造学社助理研究员,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平津区助理代表,故宫博物院古物馆科长、陈列部主任,中国音乐研究所副研究员,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研究所研究员,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曾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研究员。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收藏之物:“由我得之,由我遣之”

问:收藏的家具如今都在上海博物馆,有没有“舍不得”的心情?

王世襄:没有。只要我对它进行过研究,获得了知识,归宿得当,能起作用,我不但舍得,而且会很高兴。当时,香港朋友庄先生和我商量,想要买我的家具之后捐赠给上博。于是,我提出了条件:你买我的家具必须全部给上博,自己一件也不能留。如同意,连收在《明式家具珍赏》的家具我一件也不留,全部出让。而且不讲价钱,你给多少是多少,只要够我买房迁出旧居。其实当时所得只有国际行情的十分之一,但我心安理得,认为给家具找到了一个安心的好去处。就这样,搜集了40年的79件家具全部进了上博。这79件中有明代的牡丹纹紫檀大椅,是举世知名的精品。在《明式家具珍赏》中只用了一件,出现过两次。按照我和庄先生的协议,我只需交出一把,可以自留三把,但我四把全交了。原因是四把明代精品放在一起,太难得了,我不愿拆散它们。四把椅子在我家中多年,从未按应用的格式摆出来过,到了上博可以舒舒服服地同时摆出来,它们终于得到了自已的安身之所,那多好啊!我对任何身外之物都抱“由我得之,由我遣之”的态度,只要从它那里获得过知识和欣赏的乐趣,就很满足了。物归其所,问心无愧,便是圆满的结局。想永久保存,连皇帝都办不到,妄想者岂非是大傻瓜!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问:甚么时候开始研究家具的?

王世襄:40年代初,在四川宜宾李庄,也就是在中国营造学社工作的时候,我经常阅读有关建筑的古籍,对《营造法式》和清代则例的装修及家具产生了兴趣。后来,又读到德国人艾克著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我认为中国家具中国人自己不能不研究,就暗暗立下赶超的志愿。之后四十余年,搜集与研究同步并进,除文革期间外,即使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也没有终止过,直到1985年出版第一部著作——《明式家具珍赏》。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展示的部分王世襄旧藏

收藏逸事:一对杌凳先后看了20次,最终涨了20倍

问:还写有关家具的文章吗?

王世襄:我现在已经很少写这样的文章了,承认自己落后了,不懂了,如果想写必须重新调查、学习。一是近年来有很多从东南亚进口的木材,有的品种根本没有见过,连木材的形态色泽都不了解,做成家具就更说不清了。二是由于古旧家具的升值,仿制修配,不惜工本,发明了不少新方法,甚至连新科技都用上了。制作者们讳莫如深,严格保密,不下功夫搞好关系,无从得知。三是当年编写家具书,除自有者外,他人所藏的也都经过仔细过目。近年中外各地,藏者大增,自然有不少品种、造型为我过去所未见。如想增补,首先须审查实物,看有无修配改造。家具散在各地,很难如愿。如想使用照片,又涉及版权问题,困难更多。如何才能使自己跟上时代的发展,我知道应当怎样去做,只是九十衰翁,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还有当年《珍赏》、《研究》两书,线图有数百幅之多,皆出老伴荃猷之手。她已先我而去,今后还有谁能为我制图呢?最近写了一篇关于超长的铁梨大供桌文章。该物件十分罕见,曾求一位内行朋友去广州为我仔细观察了两次,查明没有修配改造过,是“原来头”(家具行术语,即未修补过),才敢动笔。可见我现在要写篇家具文章多么不容易。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展示的部分王世襄旧藏

问:家具收藏过程中的逸事。

王世襄:20世纪50年代初,我在通州一个回民老太太家看到一对杌凳,非常喜欢。可惜藤编软屉已破裂,但没有伤筋动骨。我要买,老太太说:“我儿子要卖20元,打鼓的只给15元,所以没卖成。”我掏出20元钱,老太太说:“价钱够也得我儿子回来办,不然他会埋怨我。”我等到天黑还不见他儿子进门,只好骑车回北京,准备过两三天再来。不料两天之后在东四牌楼挂货铺门口看见打鼓的王四。王四坐在那对杌凳上。我问他要多少钱,他说“40元”。我说:“我要了。”恰好那天忘记带钱包。待我取钱马上返回,杌凳已被红桥经营硬木材料的梁家兄弟买走了。自此以后,我常去梁家。兄弟二人,每人一具,就是不卖。我问是否等修好再卖。回答说:“不,不修了,就这样拿它当面盆架用了。”我眼看着搪瓷盆放在略具马鞍形的弯枨上,袖手无策,心中焦急。后来一年多的日子里,我先后去了20次,最后花了400元才买到手,恰好是通州老太太要价的20倍。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问:为什么爱说自己不是收藏家?

王世襄:收藏不单靠眼力、靠自己爱好,钱财对收藏也十分重要,我的家庭背景和个人经历,说明我根本不具备收藏家的条件。长物可能很珍贵,也可能只是一把破笤帚,我的长物多接近后者。这些长物,有的或许有研究价值,有的或许有欣赏价值,但未必有经济价值。所以我从来不承认自己是收藏家。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收藏感悟:不在据有事物,而在观察赏析

问:如何琢磨一件东西的?

王世襄:有四个步骤:

一、凭直觉;

二,见实物,把真实的东西拿在手里面把玩、体会,获得感性体验;

三、搞清楚实物是怎么制造出来的,看清楚其机理和内部构造;

四、研读相关文献。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

问:您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王世襄:我没有收藏书画,没有收藏瓷器,没有收藏玉器,更没有收藏青铜器,因经济所限,对这些都不敢问津。

只是用几元或一二十元的价格,掇拾于摊肆,访寻于旧家,人舍我取,微不足道。我过去只买些人舍我取的长物,通过它们来了解传统制作工艺;辨正文物之名称;或是坐对琴案,随手抚弄以赏其妙音;或是偶尔把玩,藉以获得片刻清娱。在浩劫中目睹辇载而去,当时我能坦然处之,未尝有动于衷。由此顿悟人生价值,不在据有事物,而在观察赏析,有所发现,有所会心,使之上升成为知识,有助文化研究与发展。这是我多年来坚守自珍,孜孜以求的。

温馨提示:《晒宝会》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晒宝会:a120693398

2021-05-05 原文

王世襄:收藏的乐趣在于获得知识和欣赏的相关文章

马未都:我收藏了王世襄的“天下第一”

和王先生在一起 不聊收藏 由于年轻时酷爱古家具,马未都结识了王先生, 但见面聊的净是家长里短的平常事, 聊专业都是一句半句的,全靠心领神会. 那些日子,王先生给他的感觉是文物伤着他了, 少说为佳. 一 ...

他才比徐志摩,收藏远超王世襄,还是钱钟书的情敌,却因汉字研究而死

他才比徐志摩,收藏远超王世襄,还是钱钟书的情敌,却因汉字研究而死

同古堂 | 王世襄家族的人脉关系网究竟有多庞大?

▲中国嘉德2021春季拍卖会 艺术自媒体/ 同古堂. 撰稿人/ 林妹妹.图/ 中国嘉德 「一门鼎盛亲风雅」 西清王家,诗梦暖于春 一门风雅,诗书绵延. 西清王氏的祖宅,至今尚存,在福州津泰路灯笼巷7号 ...

鉴定的最高境界——王世襄的“望气” ! 

气韵和器型是时代的反映,人脱离不了时代的大背景,只要你把握住时代气息,再有能力.再狡诡的造假者,也难以超越历史,完整复现当年的气韵."望气"之准,道理即在于此. 王先生评价艺术品, ...

京城第一玩家王世襄,无所不玩无所不藏,沈从文启功都爱他家小院

"我自幼及壮,从小学到大学,始终是玩物丧志,业荒于嬉.秋斗蟋蟀,冬怀鸣虫,鞲鹰逐兔,挈狗捉獾,皆乐之不疲."--王世襄 被称为'京城第一玩家'的王世襄花费半生,让自家小院堆满了珍贵 ...

我所知道的王世襄先生 | 学海遗珍

- 学海遗珍 · 第六十五期 - 我所知道的王世襄先生 文 / 朱传荣 原载 <人物>杂志,2004年第2期 01 百年通家之好 王世襄先生和我家是世交,太老伯和我的祖父都是故宫博物院马衡 ...

跟着王世襄老先生 看看老北京的饽饽铺和萨其马

北京的"饽饽铺"正明斋(佚名 摄于1948年) 北京的老饽饽铺,时常引起我的怀念,因为从店铺外貌到柜内食品都很有特点,民族风味很浓,堪称中国文化的象征. 饽饽铺字号多以斋名,金匾大 ...

王世襄家族的人脉关系网究竟有多庞大?

▲中国嘉德2021春季拍卖会 艺术自媒体/ 同古堂. 撰稿人/ 林妹妹.图/ 中国嘉德 「一门鼎盛亲风雅」 西清王家,诗梦暖于春 一门风雅,诗书绵延. 西清王氏的祖宅,至今尚存,在福州津泰路灯笼巷7号 ...

六百年故宫鉴赏②|祈愿平复,曾缝入张伯驹棉衣的《平复帖》|王世襄|草书|隶书|张大千

今年是故宫600年诞辰."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推出的"600年故宫鉴赏"系列本期关注的是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我国古代存世最早名人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