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种下“荆棘” 你赠予鲜花

我种下“荆棘” 你赠予鲜花

作者:徐俊霞

前段时间,有同学得知我不久前去过天津,向我提意见天津还有三个男生,你怎么不联系我们?那次天津之行来去匆匆,我只见了两个初中女生,获悉消息的高中同学、小学同学都“投诉”我。

1、

许多年前,我在一所乡镇小学读书,在同学们的眼里是一个很“坏”的女生,一个没人敢惹的女生。我从小在街面上长大,上学一直在家门口,在同学们的眼里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由于我学习成绩好,在乡里从小就小有名气,不但老师器重,连小学、中学的校长都礼让三分。即便加入一个五六十个人的大集体,我也不懂得谦让,更不用说和同学团结友爱。我总是欺负机关上的同学、乡下来的同学,同学们总是敢怒不敢言。

有个女生和我是真正的发小,我们从幼儿园就在一起读书,一起玩耍,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后来,她随她妈妈工作调动去了县城读书。

同班共读,有事没事,我总是找茬把她弄哭。她妈妈在医院药房工作,每次我爸妈去医院拿药,她妈妈都向我爸妈告状:“你女儿又打我女儿了!”

我仗义执言救下的那个女生和我做过一段时间的同桌,我俩好的时候像一对亲姐妹,不好的时候,我和她吵架,她吵不过我,也不敢和我动手,就趴在桌子上呜呜直哭。有男生很不理解:“你俩不是好朋友吗?你怎么老把人家弄哭?”

我和同桌偶有争吵,放了学她收拾好书包就跑,连一分钟都不在教室里多待。和好后,我好奇地问她:“放了学,你怎么跑那么快?”她不好意思的说:“我害怕你在半路上截着我找人揍我。”。

呵呵,我还不至于这样在背后使坏!我这样的女生虽然霸气外露,有点小坏,但不会背后说人坏话,不会编排是非,有矛盾当面鼓当面锣地说开就过去了。

自习课上,我故意捣乱,扰乱课堂纪律,班长罚站,让人反感,我不买帐走出教室。在校园里碰到校长,校长问我:“你不上课,干什么去?”我气呼呼地说:“同学欺负我,我回家!”

校长把我送回教室,站到讲台上一通训话,吓得同学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2、

小时候我蛮不讲理,有理没理都是我对,无理也能搅出三分来。我和同学吵架,连男生也不怵,打不过人家,拿起板凳就砸。

小升初下学期,学校里两个毕业班合在一起上课,教室里拥挤不堪,座位间不宽敞。

有一次,我和另一个班的同学又因为座位争执起来,那个大高个班长怕我吃亏,跑过来在一旁劝架,我气不顺,抄起板凳砸向他,班长躲闪不及,手被砸伤流血,眼里含着隐忍的泪花。我视而不见,扭头而去。

事后,班主任找我谈话,批评我:“人家五大三粗的男生难道还打不过你?有你这么对待同学的吗?”那次之后,那个班长见了我就躲着走,再也不和我开玩笑,再也不逗我了。班长心里肯定在想,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嘛!

我一直想向那个大高个班长道歉,可是直到我们同学三年后分班,直到他休学,我也没有机会向他说一声“对不起”!

在同学们的眼里,当年的我是个“只能远观不可近交”的女生。其实从我一入学起,班上的男生一直都很爱护我,我年龄小,性格开朗活泼,虽然伶牙俐齿,让人又爱又恨,但在很多人高马大的男生眼里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妹妹。

有一天傍晚,我和隔壁班街上的一个男生在两间教室门前的空地上吵架,言语上互不相让,吵得异常激烈。街上的两个小孩打架,两个班的同学都围观看热闹。

那男生是个愣头青,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我拿扫帚与他对峙。眼看两个人要动手,同班的一位男生见状,死拉硬拽地从后面紧紧抱住那男生的腰,唯恐那男生没轻没重伤到我。

3、

学生时代,大家见面还多一点,偶尔寒暑假还会遇见。参加工作后,我很少回家探亲,和大家谋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很多年过去了,大家散落在五湖四海,各自为生活奔忙。除了几个一起读高中的同学,除了几个女生的名字,我已经记不起那些同学的容颜,甚至记不起他们的名字。

一次,我在家门口坐了一辆出租车,我一上车,出租车师傅就说:“我是你同学!”那男生能认出我,说出我的名字,而我却想不起他是谁,模糊的记忆里似乎有这样一个同学,名字却忘得干干净净了。

有一年春节赶年集,我带着小侄子去买玩具,恰好碰到一位定居南京的同学和他太太在集市上买东西。

他太太蹲在摊位前选东西,和商贩讨价还价,他激动地拽起他太太,向他的太太介绍:“这是我同学,老同学!”聊了彼此的近况,同学还热情地邀请我有机会到南京旅行采风。

前几年,老家的一位同学来市里办事,傍晚时分找不到人吃饭,打电话约我一起吃饭。我得知缘由和他开玩笑:“原来老同学一起吃饭,我都是‘备胎’人选!”

饭桌上他掰着指头从我们哪一年同学,哪一年高中毕业,哪一年大学毕业,哪一年参加工作算起,到今天参加工作多少年……我都被他算晕了!

同窗共读的时候,我们只是泛泛之交,小时候还红过脸吵过架。高中毕业后,打过两三次交道,麻烦过他两三次,他笑话我普通话讲得太标准,太拽,而我印象中那个清瘦、腼腆的男生已经发福成一个大烟鬼。

同学说我变化很大,说小时侯同班的时候就知道我是个和别人不一样的人。我问他,读书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他左思右想说不上来,只说是一种强烈的感觉。

同学还言辞确凿地说我小时候被大家惯坏了,如果一个女孩子被父母、家人宠惯倒也情有可原,这一生能得到一群少年同学的“惯”不管是对今天的我还是对当年的小女生而言都是弥足珍贵,很温暖很美好的。

多年后,我做了自媒体人,那些可爱的同学先后关注我的公号,忙里偷闲转发分享我的文章,有一位老家在东北的女同学屡次骄傲地向她的同事提起我的名字,大家以各种方式默默地在背后支持着我鼓励着我……

多年前,我年少轻狂种下的是荆棘满地,而大家赠与我的是鲜花满园。感谢这个天涯变咫尺的网络时代,让我们多年后还能相聚在一起,感谢当年你们对一个小女生的包容与“惯”,感谢今天你们对一个老同学的支持与鼓励!

徐俊霞,媒体撰稿人,笔名:海风,公众号:齐鲁海风(ID:haishangfeng2016),擅长创作亲子、情感、职场故事,作品散见于各大报刊和公众号。

(0)

相关推荐

  • 微小说——《老师》

    2019-07-07  一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班级. 踏入教室,里面的嘈杂声减弱了一些,但依旧十分吵闹.几个男生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咧嘴笑了笑,继续聊天. 他的额上不由得渗出 ...

  • 改变自己,从“头”做起——班级管理案例

    "只有在制度的约束下,发动全体学生的力量,才能真正让班级健康成长起来".这是魏书生.李镇西.郑学志等几位老师在多年的教学中所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看到这句话,大多数班主任老师都会说& ...

  • “童年故事”征文 || 筱儿:小狗的葬礼

    小狗的葬礼 文/筱儿 记得上小学二年级时,同学家里的狗生了一窝小崽.他开心的不得了.下午上学就悄悄地把还没睁眼的一只小狗揣进书包,带到了学校.准备在同学们面前好好炫耀一番. 他一走进教室,就得意地说: ...

  • 【小说】豆蔻年华(一)

    豆蔻年华(一) 空如 那一年,我懵懵懂懂正值芳华,不识愁滋味. 那一年,我在叛逆的年华里情窦初开. 那一年我十四岁,初中毕业考上了岩头高中. 学校离我家很远,要翻三座山.两条沟才能到达. 岩头公社坐落 ...

  • 【校园.情怀】学生的婚宴

    学生的婚宴  当初我没想过,仅仅隔了6年,当年在教室里三令五申不许谈恋爱的那对学生,居然率先给我送来的请帖.那天是年内的一个午后,我在高三办公室里闲聊,一个身穿迷彩服的中年人冲我走来:"江老 ...

  • 写给毕业的孩子们:你的爱我受之有愧!【王鹏伟】

    随着暑假的即将到来,六年级就算毕业啦.在离校的这一天 ,我一走进教室,女生焦茹捧着一大束鲜花送给我 ,我有点儿意外和惊喜.怎么也没想到茹会送给我鲜花.老实说,茹不能算优秀的学生:她是班里女生抽烟的六姐 ...

  • 那碗小馄饨‖文/老翟

    那碗小馄饨 某天下午,正在单位上班,忽然收到小学五六年级时的班长小顾发给我的一张照片. 那是一碗刚出锅的小馄饨.薄薄的馄饨皮近乎透明,透出里面饱满的肉馅.馄饨汤里飘着许多嫩绿的葱花,零星的油花在手机镜 ...

  • 美文 | 回声

    原来是要先发光,尔后才能被看见. 01 宴会厅里,乐声悠扬,头顶的水晶吊灯剔透摇曳,光滑如镜的地面闪动着星星点点的银辉,踏在上面竟觉步步生辉. 宋心悦躲在角落里偷懒,这样的社交场合太累,几个小时下来, ...

  • 孩子,我喜欢这样的你

    ‍‍‍‍‍ 教书十年,我很庆幸,选择了这个职业. 在这个行业里,我最大的财富,就是看到了各式各样的学生,千姿百态.他们有如春困般沉睡的心灵,浑浑噩噩地应付.逃避与退缩,等待着教师--人们口中的&quo ...

  • 【小说】黄晓鹏 : 豆蔻年华

      豆蔻年华  文 / 黄晓鹏 一 初次见到小芳,应该是15年前秋期开学后的第三天吧.那时,我担任八(2)班的语文课兼班主任. 当校长把小芳到我面前时,我心里暗暗地吃了一惊:她中等个子,稍胖:头发染为 ...

  • 【当初的小爱情】49.没说好要放弃

    49.没说好要放弃 辅导员黄仲珂的话音刚落,第一个竞选者就已经站了起来,迈着着坚定的步子走上讲台. 辅导员有些吃惊,因为按照他的经验,他讲完一些客套性的话之后,总会有一段时间,竞选者之间会你推我我推你 ...

  • 爱心与智慧的和谐——王怀玉老师的班级管理方略(二)

    一场促进男女生 大方交往的拉丁舞表演 小学五六年级的男女生,尽管远未到谈情说爱的年龄,可是,那种朦朦胧胧喜欢异性的感情已经悄然浮出水面.这个时候,一般教师与家长一旦发现彼此有了"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