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团纪事||马站炮团——记忆中的珍珠链(五)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哦!

这是本号和“西乡情韵”发出“沂蒙情·军营纪事”征文后的第一篇来稿,一气读完这18000多字、14篇散发着浓郁兵味的“炮团散文”,我似乎又回到了30多年前的马站营房,似乎又回到了营部南边的炮场,坐到了连队政治教育的课堂,听到了连队饭堂前的歌声,嗅到了连队大锅菜的饭香。感谢党培战友用心、用情、用爱写出的文章,把我们带到了那也思也恋的马站营房。

党培在团里服役时我在宣传股当股长,四个营部的文书、通讯员因经常到政治处抄送通知、传阅文件,我基本都熟悉,一看照片,倍感亲切。党培文中所说的王长海,是我调到政治处当报道员的。从党培发的简介看,退伍后他历经多个岗位,已成为一位青年作家。马站沃土育好苗,沂蒙炮团出英才,我为党培自豪、点赞!

党培的系列散文,写的都是军营中的凡人凡事,可篇篇都给人回味、思考、启迪、留恋、思念,通读全文,我的真实感实就是两句话:不忘初衷和初心,不懈奋斗和前进!

——田兆广

“沂蒙情·军营纪事”征文

第5期

部队三题

拉歌

拉歌是部队里最具有特色的一项集体娱乐活动。

部队里每周都要组织一次看电影。在放电影之前,各单位之间都会组织拉歌。拉歌由单位值班员组织,值班员领呼,单位全体官兵高呼。

值班员: 某营地那么

官 兵: 胡嗨--

值班员:来一个那么

官 兵:胡嗨--

值班员:你们的歌儿唱得好

官 兵:胡嗨--

值班员:请你们唱一支歌

官 兵:胡嗨--

如此这般拉了几次,对方单位还没有唱歌,那么,单位值班员就会组织另外一种方式拉歌。

值班员:一二三四五

官兵:我们等得好辛苦

值班员:一二三四五六七

官兵:我们等的好着急

此外,单位值班员还会组织官兵拍手拉歌,官兵们的掌声时快时慢,时起时伏,并在拍手结束时呼出“快、快、快--”的声音,那嘹亮的呼声,让被拉单位不得不组织唱上一曲。部队的歌声,要的是洪亮、整齐,几百名官兵们的声音都是从肺腑中吼出来的,那歌声高亢激越,振耳欲聋。

在容纳一千多人的礼堂里,就这样几个大单位之间相互拉歌,你完全可以想象那是一个怎样的壮观场面。

会餐

我当兵的地方是在山东省沂蒙山区,那里是山东省最偏僻、最贫穷的地方。当地群众烧火不用煤,而是用干柴;农闲时,一日仅吃两顿饭。看看这些,你就知道那里贫穷落后的程度了。

在部队里,官兵们对伙食从不抱怨,从没有指三道四的,而是把精力用在了训练和工作上。只有在会餐时,官兵们才会美美地饱一回口福。

每年的建军节、国庆节、中秋节、春节等重大节日,部队后勤处都会到百里之远的县城购买许多肉食品和青菜,想方设法改善伙食水平。会餐那天,战士们都会到连队炊事班帮厨儿,有的切肉,有的杀鸡,有的洗菜,热热闹闹的。等到中午开饭时,一桌子的菜肴,什么“糖醋鲤鱼”“宫保鸡丁”“清蒸肉蟹”等,凉菜、热菜有十几个,甭提官兵们有多高兴了。

有一年春节,连队里要会餐,连长、指导员想到我们连还养了十几头大白猪,于是决定宰杀一头,丰富一下伙食。那天,我们连队几十个小伙子围着那头大白猪团团转,不知如何下手。一班长一声令下,战士们全都扑上去,有的拽猪腿,有的拽猪尾,折腾了好半天,才把它给“降伏”了。最终,那头大白猪成了饭桌上的佳肴。

部队里会餐,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连队里热闹、欢乐的气氛。

洗澡

在入秋以后,部队里会组织官兵们集体洗澡,大约每半月一次。

平时,官兵们训练的强度很大,每次出操回来,总是满身大汗,依靠勤换内衣是不行的,可又没有办法。因此,洗澡成了官兵们冬季里的最大愿望。

记得我入伍那年,老兵退伍的时间是在那年十月底。老兵就要走了,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洗个澡儿,可又不好意思向连队领导汇报。于是,在退伍前一天的晚上,连队的十几个老兵们到洗漱间里洗澡。十月底,当时沂蒙山区的天气很冷,冻得人直打寒颤。可是,老兵们一个个脱光了衣服,他们相互搓背、冲洗。当一盆盆冷水从他们头顶上冲下来时,他们一个个被冰得“嗷、嗷”直喊,但他们依然能坚持下来,并坚持到洗完。

我很羡慕老兵,竟敢在那样的天气里洗冷水浴。

战友宝玉

短暂而难忘的四年军旅时光,永远珍藏在我心深处,那一段段往事,就像一串串用日月星辰连起的珍珠链,忘不了,挥不去。

那还是在新兵连时,那天吃完早饭,新兵班长有事急匆匆地走了,就剩下我们十几个新兵。同志们一看班长不在,平时工作的热情也没有了,一个个都溜走了。最后,饭堂里就剩下我一个人,看着到处狼藉一片,我有些茫然,不知怎么办才好。心想,是和他们一样一走了之呢,还是留下来打扫一下呢?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终想还是留下来打扫一下为好。可我又犯难了,马上就要出操了,这么大的卫生区,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怎么办?于是,我就跑到宿舍里去喊战友帮忙,一个战友满口就答应了。我们两人到饭堂后,又是擦桌子,又是扫地板,一会儿就打扫完了。当走出饭堂时,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曹宝玉”,他一边擦着脸上的汗珠,一边答道。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中等身材,胖胖的,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含着微笑,说话时脸上露出两个深深的嘴窝。就这样,我认识了宝玉。由于宝玉为人厚道,并且我们是河南老乡,从此我俩很快就玩到一块儿了。

新兵集训是艰苦的,也是严格的。作为刚刚入伍的青年,我们一时很不适应,自控能力比较差,在训练时难免会挠挠头发,抓抓耳朵,做一些小动作,于是就常常受到班长的批评和处罚。有一次,在队列训练中,宝玉做了小动作,班长就让宝玉站到队列外面站军姿。班长显宝玉站得不规范,就给他纠正,教他如何抬头,挺胸,收腹。看着宝玉当时的样子,我一时忍不住笑出声来。正在气头上的班长也让我站到队列外面,让我和宝玉面对面站军姿。刚开始时,我俩觉得可笑,趁班长不注意时做个鬼脸。慢慢地,站得时间长了,我们觉得腿疼、腰酸,最后我们委屈得哭了。事后,宝玉几次给我赔不是,说是因为他我才受到了班长的处罚。

我的军事素质比较差,军事考核几乎每次都落在后几位。特别是单杠一练习,我一个也拉不上去。看着战友们利索的动作,我很羡慕,同时心里很着急,也很难受。宝玉看出了我的心思,训练间隙走到我身边,对我说些鼓励的话语。业余时间,宝玉陪着我进行体能训练,如俯卧撑、仰卧起坐等,他经常陪练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为此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有时,宝玉还陪着我到器械场进行单杠训练。我双手抓着单杠,吃力地往上拉,宝玉抱着我的屁股往上推,直到我的下巴过单杠,然后再下来。就这样,一下,两下,三下,反复练习。经过刻苦训练,我终于能够独立完成单杠一练习了,并且达到及格标准。那一时刻,我内心非常激动,望着宝玉,不知如何感谢他。

宝玉有一手高超的医学技术,这个我还是在下到连队后才得知的。一次,团后勤处的一位领导得了皮癣病,四处寻医,治疗效果不很明显。不知怎么知道我们连的宝玉有妙方,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找宝玉。为了抓到良药,宝玉请了半月假,千里迢迢回到家乡取药,然后又给这位领导送去。后来,领导的病好了,宝玉也被调到团卫生队工作。从此,我俩见面的机会少了。不间断地,我还常常去团卫生队找他玩。有几次,我亲眼看到他给病人扎针灸。真没有想到,宝玉还有一手绝活儿!

三年服役期满后,宝玉就要退伍了,那天他来找我,平时爱说爱笑的他此时变得郁郁寡言。我俩没说上几句话,就抱在一起哭了。

转眼很多年过去了,宝玉的音容笑貌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多么好的战友,我何时再能见上他一面啊!

(全文完)

△本文作者

(0)

相关推荐

  • 罗安富——一把火的启示

    永远的铁道兵 一把火的启示 文/八师   罗安富 2021年1月(总第39期)<铁道兵记忆>发表秦北雷<当年轰动全军的一把火>文章,读后发人深省.这一把火虽然 发生在六十年前, ...

  • 致敬战友征文——我的老班长李自庭

    我的老班长李自庭 山西省灵邱县的太白山有座云彩岭,山峰险峻.彩云缭绕,林清木秀,风景怡人,山川沟壑架起的铁路大桥挺拔壮观,山下连接铁路大桥的隧道就是我们铁道兵14师68团3营的施工现场. 根据国际形势 ...

  • 陈景扬 | 军号声响起

    [往期回读] 蒋勋细说红楼梦合集 我那时的高考   三伏天做豆瓣酱 我的最后一届高三生 丁中2020高考全景扫描 军号声响起 江都   陈景扬 作者陈景扬,江都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文化.扬州市三届人 ...

  • 炮团纪事||马站炮团——记忆中的珍珠链(一)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哦! 这是本号和"西乡情韵"发出"沂蒙情·军营纪事"征文后的第一篇来稿,一气读完这18000多字.14篇散发着浓郁兵味的" ...

  • 炮团纪事||马站炮团——记忆中的珍珠链(二)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哦! 这是本号和"西乡情韵"发出"沂蒙情·军营纪事"征文后的第一篇来稿,一气读完这18000多字.14篇散发着浓郁兵味的" ...

  • 炮团纪事||马站炮团——记忆中的珍珠链(三)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哦! 这是本号和"西乡情韵"发出"沂蒙情·军营纪事"征文后的第一篇来稿,一气读完这18000多字.14篇散发着浓郁兵味的" ...

  • 炮团纪事||马站炮团——记忆中的珍珠链(四)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哦! 这是本号和"西乡情韵"发出"沂蒙情·军营纪事"征文后的第一篇来稿,一气读完这18000多字.14篇散发着浓郁兵味的" ...

  • 寻找那年在马站炮团当兵的你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哦! 从2017年至2018年底,我在沂蒙炮兵团服役时的战友."西乡情韵"公众号主编黄文龙,连续在他的号推出<难忘沂蒙那岁月><难忘军 ...

  • 马红:记忆中的春节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又是一个春节.在与亲朋推杯举盏的喜庆里,记忆中的春节不时地浮现在眼前. 顶罐罐.小时候,与奶奶一起过春节特别有趣.记得刚刚进入腊月,奶奶就会四处寻找邻家废弃的罐子(类似于现在的砂罐 ...

  • 家乡纪事(16) 记忆中的寻常巷陌(一)——南头巷子

    我的家乡上东峪村,顺沟依坡而建,一条主街巷犹如一根长长的瓜蔓曲曲弯弯纵贯南北,沿路两侧又岔开许多窄小的巷子(或者叫"胡同"),高高低低地向两侧扩展开去,形成了一些彼此连接又相对独立 ...

  • 家乡纪事(17) 记忆中的寻常巷陌(二)——“上头街”旧事

    上头街,是我们村正中间的一片"广场".有史以来,这里就是村子里的政治文化中心. 山区的村庄多是随地势而建,很少有宽阔整齐的街道,如果在街中心处有一片比较开阔的地方,就叫作" ...

  • 家乡纪事(19) 记忆中的寻常巷陌(四)——“后门上”那些人,那些事

    从"上头街"往里走,穿过一段弯巷,来到一个叫"后门上"的地方.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它恰好位于从村后出入村的门户位置. 从地理位置上看,"后门上&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