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四百年:萧宝玄主动投案终被杀,萧宝卷更膨胀放飞自我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69篇
萧宝玄初到建康时,驻扎在东城,士民纷纷前去投靠。崔慧景失败后,有关部门收集朝野上下投靠萧宝玄以及崔慧景的人员,列为名册,准备一一追查,萧宝卷命人将名册烧掉,说道:“江夏王尚且如此,岂可治罪他人呢?”此举大为萧宝卷加分,也可见他并非蠢人。
逃亡几天后,自知无路可去,萧宝玄主动投案自首。萧宝卷将他召入后堂用布帐围起来,命左右几十人擂鼓吹号,环绕他跑动,然后派人对他道:“你围攻朕时就是这个样子。”如此幽默,让萧宝玄哭笑不得。
当初,崔慧景想结交处士何点,何点没有搭理他。围攻建康时,崔慧景又强迫何点前来,何点只好赴其军中,但整日与崔慧景谈论义理,毫不涉及军事方面的事情。
何点,庐江郡人,何尚之之孙,何铄之子,与哥哥何求、弟弟何胤皆为当世著名隐士,并称为何氏三高,与萧衍关系匪浅。
崔慧景失败后,萧宝卷要杀了何点,萧畅对茹法珍道:“何点如果不诱使崔慧景一起讲玄论义,而让崔慧景专意攻城,朝廷安危未可估量。由此而言,何点不但不应被杀,反应给他封官。”何点就此逃过一劫。
永元二年(公元500年)五月初十,萧宝玄伏法被诛。五月十三,萧宝卷下诏赦免跟随崔慧景作乱的党羽。然而,萧宝卷身边的宠幸专权,不依诏书办事,一些本无罪而家中富足的人全被诬陷为逆党,统统杀掉,没收其财产,而实际上投附了崔慧景但家中贫穷者却不予问罪。
有人对中书舍人王晅之道:“朝廷的赦令没有信用,人们很有意见。”王晅之回答道:“那就再赦免一次。”
六月,南齐朝廷再次大赦天下。但特赦令发出后,那伙宠幸之徒照旧滥杀无辜。
从陈显达到裴叔业,再到崔慧景,南齐军界一个接一个的造反。既然他们都如此痛恨萧宝卷,为什么不一起举事呢?
答案很简单,他们的诉求虽然一致,但彼此互不服气,还是竞争者,巴不得别人先造反自己趁机做大。如此各怀鬼胎,只能被各个击破。
这给了萧宝卷一个强烈的错觉,我是真命天子,是不可战胜的。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他的自信膨胀到无以复加,尽情放飞自我。
当时,萧宝卷所宠幸的左右侍从共有三十一人,其中宦官十人。直阁、骁骑将军徐世檦向来为他所信任,凡有杀戮之事,都由他去执行。
陈显达举事时,萧宝卷加任徐世檦为辅国将军,虽然任用护军崔慧景为都督,兵权实际上掌握在徐世檦手中。
徐世檦对萧宝卷的昏庸狂纵心知肚明,暗中对茹法珍、梅虫儿两人道:“哪一朝的天子身边没有显贵?但我的这个主子品性太恶劣了。”
茹法珍等人正与徐世檦争夺权力,就把他的话报告给了萧宝卷。萧宝卷对他的信任瞬间荡然无存,马上派宫中卫兵去杀了他。
从此之后,茹法珍、梅虫儿专权,一并担任外监,口头宣布萧宝卷的诏令,而王晅之则专掌文书,与茹、梅二人紧密勾结。
萧宝卷称呼所宠幸的潘贵妃父亲潘宝庆以及茹法珍为阿丈,称梅虫儿、俞灵韵为阿兄。
有一次,萧宝卷和茹法珍等人一起去潘宝庆家中拜访,他竟亲自去打水,还帮助厨子做饭,实打实的当了一回女婿。
潘宝庆自恃国丈,仗势欺人,作奸犯科,对于富有之人,都以罪名诬陷,田产宅院以及财物全部霸占。被他陷害后,还要祸及亲戚邻里,又害怕留有后患,最后将那家所有的男子全部杀掉。
对待亲信,萧宝卷非常平易近人,数次去他们家中游玩吃喝。一旦他们家中有红白喜事,他都前去庆贺或吊唁。
阉人王宝孙年仅十三四岁,外号叫“伥子”,最受萧宝卷宠幸。他参预朝政,就是王晅之、梅虫儿之辈也对他恭敬有加。
凭着萧宝卷的宠幸,王宝孙可以控制大臣,篡改圣旨,甚至骑马进入殿内,当面诋斥萧宝卷,公卿大臣见了他,大气都不敢喘。
八月,南齐后宫忽然失火。当时,萧宝卷正在外逛街,宫内之人出不去,而外面的人又不敢擅自打开宫门去救火,等到宫门打开后,烧死者尸体遍地,共烧毁屋宇三十多间。
由于作恶多端,时人将萧宝卷周围的宠幸之徒称作鬼,有一个叫赵鬼的能读《西京赋》,引用其中之言对萧宝卷道:“柏梁既灾,建章是营。”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此言正合萧宝卷之意,他开始大兴土木,修建芳乐、玉寿等殿,并用麝香涂在墙壁上,富丽堂皇,极尽豪华。参加营建的劳役日夜不停地干,仍不能达到萧宝卷所要求的速度。
至于后宫的服饰用具,萧宝卷无不尽意挑选珍奇之品,以致府库中旧有物品不再能满足其用,遂派人以高价收买民间的金玉宝器,价格皆高于正常之价数倍,又把建康的酒税折合成银钱交入官库,依然不够用。
萧宝卷对潘贵妃极尽宠爱,命人将金子凿制成莲花贴在地上,让潘贵妃在上面行走,然后得意洋洋道:“这是步步生莲花呀。”
为了满足个人私欲,萧宝卷命交纳赋税的民众上贡锦鸡头、白鹤翎、白鹭羽毛,而亲信们则借此机会大肆捞取,按应该交纳数目的十倍加以索取,又跑到各州县强迫人们交纳,并折合成钱马上收取,然后中饱私囊。
对此,太守和县令们都不敢吭声,他们更加贪得无厌,再次摊派敛取,如此反复勒索敲榨,没完没了,导致百姓倾家荡产,无不呼号泣哭于道路。
上天欲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对于萧宝卷这样的皇帝,可谓人人得而诛之。陈显达、裴叔业和崔慧景等人只能证明萧宝卷不合格,却不能证明自己是真命天子,接盘者是该浮出水面了。
2021-05-24 原文

激荡四百年:萧宝玄主动投案终被杀,萧宝卷更膨胀放飞自我的相关文章

激荡四百年:刘宋主动撤退形势逆转,薛安都刘康祖血洒战场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48篇 萧斌因为王玄谟的失利而陷入被动,刘诞的雍州方向进展依然顺利. 元嘉二十七年(公元450年)闰十月,庞法起等各路大军进入卢氏,斩杀县令李封,以赵 ...

激荡四百年:司马保不自量力终至覆灭,张寔意外被杀前凉成乐土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74篇 长安沦陷,司马业既死,长安以西还有两股势力尚未臣服汉国,分别是西平公张寔和南阳王司马保,前者盘踞姑臧,后者坐镇上邽.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立场摇摆 ...

激荡四百年:祖逖历经波折终入谯城,司马睿惺惺作态继位为帝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68篇 祖逖在没有得到司马睿实质支持下,自行渡过长江,在淮阴召集了两千士卒,然后进至芦洲.随着兵力的增多,他看上了谯城,想要以谯城为根据地. 谯城的地理 ...

激荡四百年:萧宝玄起兵响应崔慧景,关键时刻内讧一败涂地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68篇 当初,南徐.兖二州刺史.江夏王萧宝玄娶徐孝嗣的女儿为妃,徐孝嗣被杀后,萧宝卷诏令他与徐孝嗣的女儿离婚,萧宝玄心怀不满. 崔慧景起兵后,曾派使者 ...

激荡四百年:北魏平叛全靠意外之喜,萧宝寅泾州惨败生异心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524篇 普通七年(公元526年)秋,北魏行台常景再次击败杜洛周,斩杀杜洛周手下的武川王贺拔文兴等人,俘虏四百余人. 十一月,杜洛周死灰复燃,围攻范阳. ...

激荡四百年:萧宝寅一意孤行起兵造反,杨侃献奇计两月平叛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526篇 前面说到关陇叛军首领胡琛.莫折天生.莫折念生先后被杀,破六韩拔陵被柔然和元深南北夹击后一蹶不振,萧宝寅得以重新坐镇一方,然后逐渐生出自立之心. ...

激荡四百年:智者明哲保身宗室架空,萧赜疏远兄弟萧嶷除外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23篇 萧赜因为猜忌接连诛杀荀伯玉和垣崇祖,吓坏了不少人,尤其是出身世家的重臣,开始主动引退或低调做人. 比如,侍中.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王僧虔坚 ...

激荡四百年:清除异己萧道成不再遮掩,王俭识时务主动投诚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14篇 升明二年(公元478年)正月二十八,刘宋朝廷解除戒严,宣告沈攸之之乱平息.论功行赏,以侍中柳世隆为尚书右仆射. 正月二十九,又以左卫将军萧赜为 ...

激荡四百年:萧子响不拘小节惹麻烦,萧长懋兄弟相残开恶例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30篇 萧赜和萧嶷感情极好,好到萧嶷没有儿子时,萧赜将自己的儿子萧子响过继给萧嶷.后来,萧嶷有了儿子,上疏请求立萧子响为世子. 按照礼制,萧子响过继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