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四百年:刘宋主动撤退形势逆转,薛安都刘康祖血洒战场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48篇
萧斌因为王玄谟的失利而陷入被动,刘诞的雍州方向进展依然顺利。
元嘉二十七年(公元450年)闰十月,庞法起等各路大军进入卢氏,斩杀县令李封,以赵难为卢氏令,让他率领所部担任向导。
随后,中兵参军柳元景从百丈崖跟随各路大军也来到了卢氏,庞法起等遂开始攻打弘农。
闰十月十五,刘宋军攻克弘农,活捉北魏弘农太守李初古拔,建武将军薛安都留守弘农。闰十月三十,庞法起向潼关进军。
然而,拓跋焘并没有派兵阻击刘诞,而是命令各路大军就近分道南下。永昌王拓跋仁从洛阳向寿阳挺进,尚书长孙真直逼马头,楚王拓跋建直取钟离,高凉王拓跋那从青州直取下邳,拓跋焘从东平直入邹山。
如此一来,这场战争就变得很有趣了,刘诞攻打关中,北魏主力却从豫州方向南下,双方似乎在进行一场另类的对攻战。

十一月初五,拓跋焘抵达邹山,刘宋鲁郡太守崔邪利被生擒。在这里,拓跋焘命人推倒秦始皇石刻,而用太牢祭祀孔子。

与此同时,拓跋建从清河向西挺进,屯兵萧城,步尼公从清河向东挺进,屯兵留城。武陵王刘骏派参军马文恭增援萧城,江夏王刘义恭派军主嵇玄敬率军增援留城。
马文恭被北魏军击败,步尼公途中跟嵇玄敬相遇,率军转而向苞桥进攻,打算渡过清水,向西进军。
当时,沛县百姓正在放火焚烧苞桥,半夜在树林里不断敲鼓,北魏军以为是刘宋大军来了,争先恐后地抢渡苞水,被淹死的差不多有一半。
北魏军南下遇阻,刘宋军北上的势头依然很猛。
得知雍州方向取得突破,刘义隆以柳元景为弘农太守,柳元景让薛安都、尹显祖先率军到陕城与庞法起等会师,他在后方征收粮食赋税。
然而,陕城异常险固,刘宋军久攻不下,北魏洛州刺史张是连提率领两万士卒翻过崤山险要前去陕城增援,薛安都等在陕城城南迎战。
北魏派出突骑冲锋,刘宋军抵挡不住,薛安都勃然大怒,脱去头盔和铠甲,只穿着红色的无袖汗衫,战马也除掉护甲,手持长矛,单枪匹马直入北魏军中,长矛所指,无人敢挡,北魏军左右夹射也未能射中。
薛安都这样突入敌阵几次,杀死杀伤北魏将士不可胜数。正巧天黑,另一名刘宋将领鲁元保率军从函谷关来到这里,北魏军才退走。
是夜,柳元景派军副柳元怙率领两千步骑救援薛安都等,深夜抵达陕城城南,北魏军并不知情。
第二天,薛安都等在陕城西南陈兵,曾方平对薛安都道:“现在,强敌当前,坚城在后,正是我们死战之时。如果你不前进,我就斩了你;如果我不前进,你就斩了我!”薛安都道:“好!你说得对!”
两军交战之时,柳元怙突然率领士卒从陕城南门击鼓呐喊杀出,旌旗招展,北魏将士大惊。趁此机会,薛安都一马当先,冲入敌阵。战斗中,薛安都受伤,血流在肘部凝住,长矛也断了,换了一杆后重新投入战场。
在薛安都的激励下,各路大军越战越勇,从早晨一直杀到黄昏,北魏军大败,刘宋军斩了张是连提及其将士三千多人,剩下的北魏将士都跳进河沟,也死了很多,另有两千多人投降。
第二天,柳元景抵达战场,责备投降的人道:“你们原本就是中原百姓,现在却替胡虏卖力,等到力竭才投降,为何如此?”
北魏投降士卒异口同声道:“胡虏驱赶我们为他们打仗,晚一些出来的要被诛灭全族,他们用骑兵来驱赶我们这些步兵,很多人在未打仗前就死去了,这是将军你亲眼所见。”
众将打算将他们全部杀掉,柳元景道:“现在,王旗北指,我们应该让仁声先导,为我们开路。”于是,将投降者全都释放,让他们回家。
十一月初八,刘宋军攻克陕城。随后,庞法起等进攻潼关,北魏守将娄须闻讯弃城而逃,庞法起等占据潼关。
得知刘宋军前来,关中豪杰纷纷起来反抗北魏,居住在四山的羌、胡两族也来犒劳将士表示归附,长安在望,形势一片大好。
然而,就在这时,刘义隆却认为王玄谟战败,使北魏军深入国境,柳元景等人不应该单独进攻,下令将他们全都召回。
王命难违,柳元景派薛安都断后,率军回到襄阳。刘义隆下诏以柳元景为襄阳太守。如此一来,刘宋从攻势变成了守势。
柳元景等主动撤退,北魏军再无顾忌,拓跋仁接连攻克悬瓠和项城。刘义隆害怕北魏军攻到寿阳,命安蛮司马刘康祖班师回援。
十一月十七,拓跋仁率领八万骑兵追击刘康祖,于尉武追上。
刘康祖只有八千将士,副将胡盛之打算依靠山势的险要,让军队从小路回到寿阳,刘康祖大怒:“我们亲自到黄河边搜索敌人,没有搜索到,现在他们自己送上门来了,怎能避而不战呢?”
于是,刘康祖让军队结成车阵前进,下令道:“回头看的人斩首,转过身去的人砍断双脚。”北魏军从四面发起围攻,刘宋将士拼死奋战。战斗从早晨一直进行到下午,刘宋军击杀北魏一万多人,鲜血淹过脚踝。
血战之后,刘康祖身上十处受伤,但斗志更加高昂。北魏军将剩下的将士一分为三,采用车轮战术,边休息边作战。
这时,正赶上夜幕降临,风力很大,北魏军就用战马驮草,火烧刘宋军营,刘康祖一边救火一边补救营垒。
忽然,一支流箭飞来穿透了刘康祖的脖子,当场从马上栽下身亡。刘康祖既死,部众马上崩溃,北魏军追击堵截,几乎将这只军队斩尽杀绝。

全歼刘康祖部后,北魏军涌入尉武,戍守此地的是左军行参军王罗汉,麾下只有三百将士。面对北魏军的突然来袭,王罗汉麾下想要依靠附近的矮林自卫,王罗汉则认为自己受命驻守于此,不能离开。

凭借兵力优势,北魏军很快就攻入尉武,生擒王罗汉,用铁链锁住他的脖子,让三郎将看守。深夜,王罗汉杀死三郎将,抱着铁锁逃到盱眙。

假设一下,如果柳元景放弃长安,东下攻占蒲坂,然后扼守黄河渡口,与萧斌等一起切断北魏军退路,是不是能掌握主动权,甚至一举击溃北魏军呢?

可惜,刘义隆不是刘裕,他既没有随机应变的能力,也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优势时选择撤退,然后被动挨打,丧失好局。

刘宋有薛安都、刘康祖和王罗汉这样的猛将,却有刘义隆这样畏首畏尾的皇帝,真是一种悲哀,白白浪费将士的生命和臣民的支持。
2021-04-14 原文

激荡四百年:刘宋主动撤退形势逆转,薛安都刘康祖血洒战场的相关文章

​激荡四百年:萧道成当朝问政求治道,革故鼎新刘宋宗室灭族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16篇 建元元年(公元479年)四月二十六,萧道成以太子詹事张绪为中书令,左卫将军陈显达为中护军,右卫将军李安民为中领军. 四月二十七,又以荆州刺史萧 ...

激荡四百年:改革弊政拓跋弘纳谏言,休战刘宋西陲战火再起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98篇 自拓跋弘即位以来,北魏连年大旱闹饥荒,再加上对青州和徐州用兵,山东百姓的田赋徭役非常沉重. 拓跋弘曾命令根据百姓的贫富分为三等,作为征收赋税的 ...

激荡四百年:益州一团乱麻艰难平定,彭城失守刘宋颜面尽失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92篇 萧惠开担任益州刺史时,性情残暴,随意诛杀,蜀地百姓怨声载道.等到听说他派出东下的费欣寿全军覆没,北上的程法度又无法前进,晋原郡首先反叛,其他各 ...

激荡四百年:萧道成双簧监视沈攸之,刘景素为自保暗藏异志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06篇 刘休范被平定后,朝廷上有四贵,地方上则以沈攸之的实力最为强大,双方的矛盾由此变得不可避免,尤其是萧道成,非常忌惮他. 元徽二年(公元474年) ...

激荡四百年:北魏主动摩擦挑起战争,南梁被动应对败多胜少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85篇 只要南朝出现变故或动乱,北魏总会趁机南征,规模视南朝动荡程度而定.如今,南梁取代南齐,北魏同样蠢蠢欲动,先出兵试探. 天监元年(公元502年) ...

激荡四百年:北魏主动放弃诱敌深入,安颉反攻接连收复失地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15篇 元嘉七年(公元430年)六月,拓跋焘命平南大将军.丹阳王拓跋大毗驻防黄河北岸,以司马楚之为安南大将军.荆州刺史,封琅邪王,屯驻颍川. 刘宋右将 ...

激荡四百年:世家主动引退宗室崛起,刘义隆谆谆教诲刘义恭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12篇 元嘉四年(公元427年)三月和五月,郑鲜之和王华先后去世,朝中王弘和王昙首兄弟一家独大. 元嘉五年(公元428年)正月,左光禄大夫范泰对司徒王 ...

​激荡四百年:审时度势刘宋以守代攻,宗悫主动请缨一战成名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41篇 面对北魏明目张胆的侵扰,刘义隆深以为忧,向大臣们征求意见. 御史中丞何承天认为:"自古防备匈奴侵犯的计策有二:武将主张征讨,儒士主张 ...

​激荡四百年:刘宋断气刘准黯然退位,萧道成建南齐新手上路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415篇 建元元年(公元479年)正月初二,刘宋朝廷以江州刺史萧嶷为都督荆.湘等八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尚书左仆射王延之为江州刺史,安南长史萧子良为督会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