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怀明:逝水流年忆平生——《浮生六记》六读

一读《闺房记乐》

在现代人看来,《闺房记乐》所写不过是一段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故事:一对年轻的小夫妻,恩恩爱爱,相互厮守,一起享受人生的欢乐时光。与《西厢记》、《桃花扇》、《红楼梦》等爱情题材的文学名著相比,既缺少惊天动地的传奇色彩,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戏剧情节,似乎过于平淡了一些。

京剧《浮生六记》剧照

确实,本卷所写大多为平平淡淡的日常生活、年轻夫妻间的琐事,但这正是其特色所在,其吸引读者的魅力也正在于此。因为它贴近我们的生活,能引起我们强烈的共鸣,给我们以人生的启发。

对大多数人来说,生活注定是平淡的,既没有开疆拓土的奇迹,也没有光宗耀祖的业绩,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生就没有乐趣,就没有意义。只要有乐观的人生态度,善于发现生活的情趣,照样可以活得很精彩,很幸福。作者沈三白和他的妻子芸娘就是这样的人。

按照科举时代的人生标准,作者显然不能算是成功人士,他固然多才多艺,但并没有靠这种才华获得功名,只是靠游幕、卖画、经商为生,奔波各地,有时生活相当窘迫。

在这样不利的生存状态下,作者并没有因此自怨自艾,意志消沉,反而自得其乐,生活得相当充实、快乐。何以如此?原因很简单,虽然在现实世界里不能拥有很多,但作者清楚地知道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比如幸福、温暖的家庭。

中华书局整理本《浮生六记》

作者的婚姻固然是由父母一手包办的,但它完全符合两位年轻人的意愿,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情投意合、伉俪情深,他们将这一浪漫的爱情理想演绎成平淡的人生现实。

在二百多年前的那个时代,能有这个福分的年轻人并不多,因父母包办婚姻产生的人生悲剧,我们从古代文学中读过太多。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能有一个真心相爱的伴侣,相互偎依,一起走完寂寞、寒冷的人生旅途,这不也是一种难得的运气吗?

作者对人生是很知足的,因为知足,所以常乐。生活虽然清贫了一些,但和幸福、温暖的家庭相比,一切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沈复绘《兰竹双清》

作者以生动、逼真的笔触写出了这份人生的幸福和快乐,展现了一个又一个平淡但又温馨的场景。两个真心相爱的年轻人生活在一起,做什么都是新鲜、有趣的:一起谈论文学,一起赏月,一起流连山水……

生活虽然平淡,但照样充满情趣,照样让人沉醉。想象二百多年前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就会知道这份快乐该有多么难得。

有着这样的人生态度和情趣,他的文笔绝不会枯涩,尽管所写大多为日常琐事,但读起来,一点都不感到沉闷或单调,相反,让人感到兴味盎然。

作者的文风一如其所写内容,没有夸张的笔法,没有做作的笔调,恬淡,从容,娓娓道来,完全是以本身的面目示人,平淡、真实而又快乐的生活,其本身就有一种感染读者的魅力。

《浮生六记》英文译本

这种快乐也在感染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让我们珍惜眼前同样平淡的生活。

二读《闲情记趣》

人生态度往往能决定生活的色彩。对一些人来说,生活是灰暗的,沉闷乏味,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则是五颜六色,充满情趣的。作者笔下的生活,显然是属于后一种。

富足有富足的过法,清贫自有清贫的情趣,关键在于能否找到适合自身条件的生活方式,让自己过得充实,快乐。一心和别人攀比,讲虚荣排场,风光的表象之后只能是内心的自卑和空虚。

物质的匮乏固然给一个人的生活带来很多限制,有许多事情心有余而力不足,但人生的乐趣并不能因此而打折扣。身在王宫,未必心满意足;人在陋室,照样可以悠然自得。在此方面,作者沈三白给了我们很多启发。

俞平伯《题沈复山水画》

作者天生就是一个乐观旷达的人,从小就充满好奇心,从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寻找乐趣,从本卷开头几段生动、形象的描写中可以看出这一点。

尽管他也因自己的好奇和调皮吃了不少苦头,但回想起来,还是以快乐居多。日后的生活虽然遇到不少坎坷,但一颗天真、好奇的心却没有改变,作者的回忆显然并不仅仅是为了怀旧,他很想让读者细细体会怀旧背后的东西。

从作者本人要言不烦的叙述来看,他特别喜欢养花种草,对盆景、园林等也十分喜爱。在为生计奔波操劳之余,忙里偷闲,找到了一方心灵的净土。

在这里,他可以充分施展自己的才情,既是在生活,也是在进行艺术创作,并经常和妻子一起欣赏自己的得意之作,平淡的日子散发着清新的艺术气息,清贫的生活因此而充满情趣。

昆曲《浮生六记》剧照

这些看起来平淡无奇,但不是谁都能做到的,特别是一个身处逆境的读书人。在轻松、恬淡的叙述之后是一个坚强而不失乐观的人,这就是沈三白留给我们的印象,尽管有关他的记载很少,但他给我们的印象比那些正史里的传记更为清晰,更为深刻。

尤为让人称道的是,作者对园艺并不是一般的喜爱,而是达到了专业的水准,为此他还向高手学习过。在此方面,作者表现出不俗的艺术修养和高超的才能。生活的乐趣不能仅满足于发现,还要会创造。

有了这门手艺,作者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欣赏趣味,亲自动手。于是,一块石头、一根树枝、一只昆虫,到了他的手里,马上象变魔术一样,成为精雅别致的艺术品。

有了这样的爱好,有了这样的技能,就能每天沉浸在自己营造的艺术世界里,平淡的生活顿时充满诗情画意。靠才大气粗也可以买来很多高档艺术品,但拥有者得不到这些乐趣。可见人生的得与失是不可一概而论的。

沈复绘《花卉野蔬册》

在谈及自己的这些爱好时,作者特别强调节俭,并介绍了许多“节俭而雅洁”的好办法,其中有不少让人拍案叫绝的奇思妙想。确实,节俭并不一定意味着简陋和寒碜,并不一定意味着生活品位的降低。

关键是你得会生活,会打理。一座不大的居室,经过作者巧妙的改造,一样精巧别致。普通的饭菜装在形如花瓣的精致碟子里,吃饭都有别样的感觉。几个木条的简单组装,种上花草,就是一座精美的活动花屏。就连穿衣、喝茶这样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都可以找到既节俭又不失情趣的好办法。

尽管有一段时间住在朋友的房子里,但作者并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反倒把这里变成了一个艺术家的俱乐部,三五知己,不时欢聚,人生之乐,莫过于此。

对一个善于生活、懂得生活的人来说,只要用心去寻找,用手去实践,乐趣就在其中。感谢作者,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了我们这个浅显但很实用的道理。

三读《坎坷记愁》

电影《浮生六记》特刊

这是全书中写得最为动情的一卷,相信也是读者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卷。前面两卷,或写闺房的快乐,或写闲情的乐趣,仿佛置于身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春天,现在则一下进入肃杀凄凉、风雨交加的深秋,无尽的悲伤如寒流一般,迎面扑来。

对作者来说,尽管他努力以积极的态度面对人生,苦中作乐,但现实中的苦难和烦恼比如生计的窘迫,父母的误会,兄弟的失和等等,都是他必须面对,而且无法回避的。

平静、温馨的家庭生活对一般人来说,再平常不过,但对作者来说,逐渐变成了一种奢望。特别是妻子芸娘的过早离去,让作者不仅失去人生的伴侣,还失去了重要的精神依托和归宿。一对恩爱的夫妻竟然连清贫、平淡的生活都不能维持,更不用说白头到老了,命运就是这样残酷,就是这样不公平。

三民书局版《浮生六记》

从作者的叙述中可以看出,芸娘的早逝一方面与她本人身体素来虚弱有关,一方面则是由人为因素造成的,生活中逐渐积累起来的恩怨和矛盾加重了她的病情,夺走了她的生命。导致芸娘早逝的人为因素有不少,比如生活的困顿,仆人的私逃等,但最为直接的则是家庭内部的不和。这种不和有利益方面的纷争,有缺少交流产生的误会,当然也有观念方面的冲突。

现代读者阅读这部书,对最后一个方面往往予以强调。这种强调应该说是有其道理的。按照古代的礼法,芸娘确实有一些不守规矩的地方,比如她的女扮男装出游,比如她给丈夫写信时对公婆称呼的不敬,比如她和妓女的结交,等等。

这些行为在现代人看来,不过是生活小节,只要不违反法律,不伤害他人,别人是没有权力干涉的。不幸的是芸娘生活在一个礼法森严的时代里,这个时代对人特别是女性有着过多过严的限制。于是冲突便不可避免,对芸娘的行为,不仅家里的长辈难以接受,社会舆论也不能认同,加上有人故意挑拨,冲突逐渐激化,导致了芸娘的被驱逐。

《芸娘外传》

本书固然可以作为控诉封建礼教罪恶的文本来解读,不过如果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我们也可以思考另外一个问题,在这场家庭悲剧中,芸娘一方有没有值得反思的地方呢?这场悲剧是不是可以避免呢?要知道芸娘起初和公婆的关系是相当不错的,曾受到他们的喜爱。

从作者的叙述来看,家里的长辈也并非不通情达理之人。大家都是至亲,何以冲突会演变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呢?作者在叙述这些事情的时候,总有种欲说还休的感觉,是不是背后有什么隐情呢?无论是芸娘还是作者,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似乎也存在着缺陷。至少在笔者看来,这方面的因素是值得考虑的。

但不管怎样,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子就这样过早离开了人世。作者在第一卷里越是将芸娘写得可爱,越是将他和芸娘的生活写得美好,她的去世带来读者的震撼也就越强烈。

从作者的描写来看,芸娘长得并不是很漂亮,甚至还有一点缺陷,比如“两齿微露”,但她让人感到可亲可爱,聪明颖慧,心灵手巧,温柔善良,天真烂漫,在其身上集中了许多难得的美德。

粤剧《沈三白与芸娘》剧照

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描写女性人物的名篇佳作有不少,但能将人物写得如此真切可信,将性格写得如此丰满鲜明,将人物塑造如此成功的则并不多见,这是作者对中国文学的重要贡献。

芸娘虽然寿命不长,但通过作者的生花妙笔,她永久地活了下来。在现实生活中,芸娘是他的妻子,但到了《浮生六记》里,芸娘已成为一个跨越时代的文学经典,活在每一个读者的心中。

四读《浪游记快》

长年奔波在外的游幕生活尽管让作者不时产生孤寂和漂泊之感,但它也同样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作者由此得以走遍大江南北,饱览各处的风景名胜。

“余游幕三十年来,天下所未到者,蜀中、黔中与滇南耳”,作者在说这句话时,一定是充满自豪感的。即便是在旅游业发达、交通更为便捷的今天,有资格这样说的人也并不是很多。

沈三白绘《水墨芭蕉》

本卷通过作者独到的视角,为读者展示了一幅幅色彩各异、独具特色的优美画卷。虽然现在我们可以更容易地在作者描述过的这些地方驻足流连,但在喧闹、嘈杂、拥挤的游客人流中,我们已经找不到二百多年前的那种感觉了。时代在进步,但它也同时抹杀了许多诗情画意,让现代人变得更为麻木和庸俗。

作者非常喜欢远足,不管是生活顺利还是身处逆境,不管是一人独行还是结伴同游,总是兴致盎然,不放过流连山水、欣赏美景的好机会。即便是在生活困顿、向朋友求助的旅途中,还不忘记忙里偷闲,特意到虞山一游。这种兴致在其游幕的三十多年间,一直十分难得地保持着,可谓兴致勃勃,乐此不疲。他还把自己多年浪游的经历记录了下来,这种来自内心的快乐感染着读者。

作者固然喜欢游山玩水,但并不是所有地方的名胜都能得到他的赞赏。他眼光独到,甚至有些苛刻。在他看来,滕王阁“犹吾苏府学之尊经阁移于胥门之大马头”,狮子林则“竟同乱堆煤渣,积以苔藓,穿以蚁穴,全无山林气势”。

抄本《浮生六记》

即便是西湖这样的地方,他也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认为“湖心亭、六一泉诸景,各有妙处,不能尽述,然皆不脱脂粉气,反不如小静室之幽僻,雅近天然”。对于近在家乡的虎丘,他的批评也毫不留情,指出一些地方“半藉人工,且为脂粉所污,已失山林本相”。

这种批评可谓酷评,但并非故意和世人唱反调,刻意标新立异。平心静气想一想,作者所言还是很有道理,颇有见地的。总的来说,作者喜欢那种有着幽情雅趣的自然景致,不喜欢过分雕琢的人工堆砌。

这种独到的审美眼光一方面与作者的性格有关,正如他本人所说的:“余凡事喜独出己见,不屑随人是非。”另一方面则来自他丰富的阅历和深厚的修养。作者是位画家,精于盆景和园林设计,因此他对风景名胜的欣赏不流于一般的喜欢或不喜欢,而是能准确地道出其中的得失,给人启发良多。

俞平伯《题沈三白印章拓文》

作者并不反对人工构造的景致,他反对的是没有章法、缺少精巧构思的东西。很难想象,假如作者站在今天许多地方粗制滥造的所谓旅游景点面前,该会如何痛心疾首。

从文中的叙述来看,让作者留恋往返、评价甚高的往往并不是那些名山大川,而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比如幽僻的上沙村、精雅的西山小静室、荒废的无隐庵、新生的东海永泰沙、人工胜于天然的王氏园,等等。

即便是在今天,到过这些地方的人也不多。尽管没有什么名气,但它们都别有幽趣。作者善于发现那些未经开发的景致,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寻找真正的风景。

作者文笔相当老到,表现力强,叙述有致,要言不烦,常常寥寥几笔,就将一处名胜的特点十分传神地勾勒出来,如在眼前,给人印象至深。没有深厚的文学功力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将《浮生六记》与晚明的小品文比起来,无论是立意还是文笔,一点都不逊色。

五读《中山记历》

《美化文学名著丛刊》本《浮生六记》

本卷并非出自沈复之手,而是后人根据李鼎元的《使琉球记》改头换面,拼凑而成,现有的资料已经十分确凿地证明了这一点。既然是伪作,因此也就谈不上品赏。不过如果将《浮生六记》“足本”从刊出、形成争议到谜底完全揭开的过程梳理一番,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这对其他文学作品真伪的辨别也可以提供一些启发和借鉴。

1935年,上海世界书局刊出《美化文学名著丛刊》,披露了王文濡提供的“足本”《浮生六记》。对其中的卷五、卷六,相信者有之,怀疑者有之。怀疑者之所以怀疑,主要有如下两个理由:

一是后两卷的风格与前四卷不同。从表面上看,后两卷似乎也是小品文字,追求一种恬淡、简洁的风格。但细读之下可以发现,后两卷不仅艺术水准不及前四卷,风格也有较为明显的差异。

以第五卷来说,同样是写景状物,作者重点在搜奇记异,记录见闻,与卷四《浪游记快》描写游览之乐、品评名胜之得失的旨趣有异,而且文字也不及该卷富有表现力及个性。卷五中,作者动辄吟诗,全卷穿插了十多首诗,而前四卷里则没有这种写法。两者不像出自一人之手。

《浮生六记后二记中山记历、养生记逍考异》

二是后两卷的记载与前四卷有矛盾。卷五叙事有明确的时间记录,将其与前四卷对照,便可以发现其中的矛盾。比如卷五记载嘉庆五年八月十八夜,作者在琉球与寄尘和尚在山上观潮,但卷四却记载,同一天夜里,作者和朋友们在家乡的来鹤庵畅饮、赏月。一个人怎么可能同一时间在两个距离遥远的地方同时出现,这并非作者记忆有误所能解释的。类似的矛盾还有一些。

不过怀疑归怀疑,要解决“足本”的真伪问题还需要更为充分、过硬的证据。1978年,事情出现转机。这一年吴幅员发表《〈浮生六记〉〈中山记历〉篇为后人伪作说》一文,他将《中山记历》与李鼎元的《使琉球记》进行比勘,发现前者系抄自后者而来。

随后,杨仲揆也发表《〈浮生六记〉——一本有问题的好书》一文,印证了这一观点。直接找到了作伪的源头,放一起对照,真伪立辨,以前的怀疑都落到实处。

郑逸梅

1980年,郑逸梅发表《〈浮生六记〉的“足本”问题》一文,提及当年王文濡曾请他代笔“仿做两篇,约两万言”,但他没有答应。后来“世界书局这本《美化文学名著丛刊》出版,那足本的六记赫然列入其中。

那么这遗佚两记,是否由他老人家自撰,或托其他朋友代撰,凡此种种疑问,深惜不能起均卿于地下而叩问的了。总之,这两记是伪作”。郑逸梅的文章为卷五、卷六伪作说从另一个角度提供了十分有力的证据,同时还为揭开作伪的真相提供了重要线索。

1989年,王瑜孙发表《足本〈浮生六记〉之谜》一文,指出“足本”后两卷的作者为黄楚香,他受王文濡之雇,“创作”了后两卷,酬劳为二百大洋。王瑜孙是从大东书局同仁那里得知这一情况的。这篇文章和郑逸梅的文章相互印证,让人们知道了伪作炮制的基本过程。

有内容、风格的差异和矛盾,有作伪依据的文本,还是当事人的证言,这些资料相互印证,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证据链。至此,困扰了人们半个多世纪的《浮生六记》真伪问题算是水落石出,得到较为完满的解决。

2005年秋,有位书商在南京的地摊上买到清人钱泳的《记事珠》手稿,其中《册封琉球国记略》一篇,不少研究者认为系摘抄自沈复的《浮生六记》卷五。该手稿还有《浮生六记》一条,介绍沈复与其《浮生六记》。这一发现,让人得以看到《浮生六记》最后两卷的冰山一角。

六读《养生记逍》

《浮生六记研究》

本卷也是后人的伪托,并非出自沈复之手,现有的材料足以证明这一点,没有翻案的可能。

与“足本”卷五的《中山记历》相比,本卷的破绽更为明显一些,这种破绽主要体现在如下两点:

一是风格与前四卷有较大的差异。从前四卷来看,作者所写虽多是日常琐事,但大都写得生动别致,充满情趣。特别是卷二《闲情记趣》,其中有很多制作过程的描述,处理不好,读起来会比较枯燥乏味,这对作者是一个考验,好在沈复笔墨不凡,很有表现力,照样将其写得趣味横生,引人入胜。

反观本卷所写,谈来谈去,不外清心寡欲、顺其自然、延年益寿之类的老生常谈,缺少具体可感的叙述,内容空洞,带有学究气,与沈复独具个性的文风明显不同。这不能不让人生疑。

上海西风社英译本《浮生六记》

二是本卷有几段文字使用现代语体,十分明显。比如谈太极拳、石琢堂城南老屋等部分,无论是使用的词语,还是句法,都是出于现代人之手,且不说与前四卷不同,即便是在本卷,也显得不伦不类,破绽太过明显。

“群鸟嘤鸣林间时,所发之断断续续声;微风振动树叶时,所发之沙沙簌簌声,和清溪细流流出时,所发之潺潺淙淙声。余泰然仰卧于青葱可爱之草地上,眼望蔚蓝澄澈之穹苍,真是一幅绝妙画图也”。

读过这段文字,即便是普通读者,也能明显感觉到它与前四卷的差异。不知这是抄录别人的,还是作伪者本人所为。

本卷比卷五更容易发现作伪的痕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作伪者依据的范本读者较为熟悉。“足本”《中山记历》依据的是李鼎元的《使琉球记》,这本书读者不大熟悉,即便发现其中有问题,但要找到作伪的确证,还得下一番考证、比对的功夫。

《浮生六记》

本卷则不然,它是依据曾国藩的日记改头换面而来。相比之下,曾国藩日记曾多次刊印,社会影响大,读者自然也就比较容易发现其中的问题。卷六被证明是作伪,卷五的真实性则更受质疑。说句玩笑话,作伪者伪造本卷太缺乏“专业”精神,破绽过于明显。

经陈毓罴先生的比对,“足本”《养生记逍》除了抄录曾国藩的日记《求阙斋日记类钞》之外,更多内容则抄自张英的《聪训斋语》。

与《中山记历》一样,本卷除了几段破绽过于明显的现代语及一些和前四卷照应的语句,大多系抄录而来,抄曾国藩和张英的著述外,还把古人许多有关养生的诗歌、名言等抄录在一起。从这个角度来看,本卷可称古代养生名人名言汇编。

沈复书对联

假如作伪者活到现在的话,看到他设下的谜局被人们破解得如此彻底,不知内心作何感想。

上下滑动查看注释

注释:
[1]吴幅员发表《〈浮生六记〉〈中山记历〉篇为后人伪作说》,台湾《东方杂志》11卷8期(1978年2月)。
[2]杨仲揆发表《〈浮生六记〉——一本有问题的好书》,台湾《时报周刊》第120号(1980年3月16日)。

[3]郑逸梅《〈浮生六记〉的“足本”问题》,《读书》1981年第6期。另参见其《〈浮生六记〉的伪作》,载其《清娱漫笔》,上海书店1982年版。

[4]王瑜孙《足本〈浮生六记〉之谜》,1989年9月26日《团结报》。

[5]参见陈毓罴《〈浮生六记足本〉考辨》,载《文学遗产增刊》第十五辑,中华书局1983年版。

(0)

相关推荐

  • 推荐读书《浮生六记》

    文/钱磊磊 最近一段时间读完了沈复的<浮生六记>,而今天外面又在下雨哪儿也去不了,就在这里码了一篇文章.最开始认识<浮生六记>的时候还是当年背到崩溃,后来慢慢遗忘的初中所学的一 ...

  • 《浮生六记》的传世与足本

    区区几万字的小册子,却演绎出一位平民文学家的传奇,这是上天对沈复的眷顾. <浮生六记>得以传世,成为今人眼中的明清笔记体文学名著,甚至被人称作"晚清小红楼梦",实在是一 ...

  • 苗怀明:繁华过眼  逝水流年——张岱和他的小品文

    对明末清初的文学家来说,生活在那个人生过于戏剧性的时代究竟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不幸呢?尽管历史是不能假设的,生活在某一个时代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决定权在生身父母,但这种假设并非没有意义,它可以让我们在一个 ...

  • 苗怀明谈枕边书

    苗怀明,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华读书报:您出版过<红楼梦>的相关著作,如<风起红楼><曹雪芹><话说红楼梦><红楼二十讲&g ...

  • 苗怀明:机缘巧合,水到渠成——《国外学者论中华曲艺》一书的撰写体会

    说到<国外学者论中华曲艺>一书撰写的体会,脑海中马上会闪现出"机缘巧合"这个词.机缘是巧合的前提,巧合是机缘的体现,两者真是缺一不可. <国外学者论中华曲艺> ...

  • 苗怀明:他彻底改变了中国人的阅读习惯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设立这个纪念日的目的在鼓励人们阅读和写作.当下阅读的条件实在太好了,内容不说,多数图书装帧考究,版式精美,看起来让人爽心悦目. 当我们看着眼前这些有分段.加标点的书籍时,可能会觉得一 ...

  • 苗怀明:记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两位先生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历来是文学研究的重镇,名家云集,令人向往.余生也晚,与该所来往较多的基本是同辈学人,当面向前辈学者请教的机会不多.比较幸运的是,其中有两位先生,笔者与他们有所往来,受益匪浅,以下如实记 ...

  • 新书推介|苗怀明:《说唱文学文献学述略》

    <说唱文学文献学述略>,苗怀明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21年4月版. 内容简介 该书以说唱文学文献的搜集.整理和研究为核心,对这一领域一百多年来的研究历程.学术成果进行较为全面.详细的回 ...

  • 苗怀明:《说唱文学文献学述略》

    <说唱文学文献学述略>,苗怀明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21年4月版. 内容简介 该书以说唱文学文献的搜集.整理和研究为核心,对这一领域一百多年来的研究历程.学术成果进行较为全面.详细的回 ...

  • 苗怀明:《风起红楼》增订本

    <风起红楼>增订本,苗怀明著,凤凰出版社2021年1月版.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别致有趣的二十世纪红学研究史,王国维.蔡元培.胡适.顾颉刚.俞平伯.鲁迅.陈独秀.汪原放.周汝昌.李希凡.蓝翎 ...

  • 苗怀明:春暖花开说红学——在新红学百年回顾暨《高淮生文存》出版研讨会上的致辞

    各位同仁.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 很开心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来到中国矿业大学参加新红学百年回顾暨<高淮生文存>出版社研讨会. 会议海报 首先我代表江苏省红楼梦学会及我个人向本次会议的顺 ...

  • 苗怀明:《国外学者论中华曲艺》

    <国外学者论中华曲艺>,苗怀明著,高等教育出版社2021年1月版. 内容简介 该书首次以丰富翔实的文献资料,从交流演出.文献收藏.作品翻译.学术研究等多个层面对中华曲艺在世界各个国家地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