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宁波市奉化区溪口镇亭下湖水库,1978年1月动工开建,1985年9月竣工蓄水。

水库建成后,俞村、马村、麻厂、环潭、白壁等大小十多个古村落,四散分迁到溪口、方桥、江口等地,古村遗址从此淹没于浩瀚的水面下。

亭下湖水库由明溪和筠溪,两水相汇而成。

明溪一侧的水库尽头是溪口镇斑竹村,筠溪一侧的尽头则是溪口镇的岙底村和董村,毗邻拆迁后的俞村遗址。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2020年秋冬雨水较少,各大水库的水位持续降低,俞村遗址,终于重出水面,再现人间。

八十年代水库建成后,水库尽头的俞村遗址附近种植了规模庞大的水杉林,用于净化水源,水杉树在每年的秋冬之际变红变黄,成为了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2020年秋冬的水位空前之低,正好可以愉快地玩耍,俞村遗址,一度成为了一处网红打卡地。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2021年入春以来,雨天较多,然而雨量较小,旱情仍未根本解除,各大水库的水位恢复缓慢,亭下湖水库也一样,现在仍然可以看到重见天日的俞村遗址,还有田园的痕迹。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俞村,原本是一个一千多年的古村落,规模庞大,村内牌坊古宅众多,村民以俞姓为主,故名俞村。

俞氏先祖原居山东,有个名叫俞稠的人,生于公元829,唐懿宗李漼当政时中进士,官至睦州刺史,睦州就是现在的浙江省建德市,俞稠一家因此来到了浙江。

公元875年,即唐僖宗李儇乾符二年,王仙芝起义,黄巢响应,攻城掠地,唐室岌岌可危,俞稠的老家山东被黄巢义军占领。

俞稠无法还乡,因此只好就地定居于浙江,公元905年,俞稠病故。

俞稠育有四子,俞稠的长子俞珣,曾任剡县令,因此俞珣一脉就居于剡东五峰岭下,家族不断扩大,称为五峰俞氏。

俞稠的第四子俞玗,曾任职于鄞县,公元907年,朱温灭唐,天下纷乱,俞玗一脉,遂隐居于大晦岭下的马岙一带,再分衍而成俞村和斑竹村。

俞玗,成为奉化境内俞村、斑竹等村落的俞氏始祖,至今1100多年。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历史悠久规模庞大的俞村,在亭下湖水库建成后,被历史和水库淹没了。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城市的扩张,必然以牺牲农村为代价。

宁波市境内,奉化区葛岙水库正在抓紧建设中,宁海县内的清溪水库建设项目也已经启动。

每一个大型水库的建成,都会淹没若干个村庄,还有不计其数的田园。

水库淹没区,将成为村民永远回不去的故园。

俞村历史,还有每一个被水库淹没的村庄,只能追忆了。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现在从一些老照片中,还能依稀看到曾经的样子。

老照片中的俞村一角,白雪覆盖,古树立于村头,照片拍摄于上世纪30年代,照片中的场景,现在无迹可寻了。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俞村祠堂前的祭祀活动,村民云集,非常热闹,祠堂门楼的雕刻精美,刻满了光阴的故事,然而这一切都已烟消云散。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那时候的村民,与世无争,不像现代人唯利是图,照片中的主人公,可能是当地的大户人家。

30年代的大户人家,通常都会在五六十年代遭受劫难,时代变迁,总会改变太多人的命运。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廉志桥,是俞村的地标,建于民国时期,是早期钢筋水泥桥的代表。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俞村通往董村的古道,连通栖霞坑古道,曾经是进山四明山的一条交通要道,照片中的人物背后就是廉志桥。

现在的栖霞坑古道,被认为是著名的唐诗之路的宁波段,从董村、经俞村而至溪口的古道,被公路和水库改变。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亭下湖水库建设期间,廉志桥两头的地面都被挖平,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廉志桥,要高于地面。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筠溪之上原本还有一座廊桥,名叫广通桥,连通了俞村和董村之间的筠溪两岸,曾经是筠溪上游村民进山出山的必经之桥,也是栖霞坑古道之隘口。

广通桥最早由北宋时期的竺大年所建,竺大年是董村人,官至太子太傅,即皇太子的老师。

竺大年为方便乡人进出,出资修建了广通桥,历代屡经整修,到了清代咸丰八年,即1858年,生员竺林等人再次筹资重建,上覆屋九间,成为了一座非常壮观的廊桥。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遗憾的是,上世纪年代,廊桥失火,壮观的廊桥毁于一旦。

重建时改建成了水泥桥,现在水泥桥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两端的桥基尚存,桥梁遗迹无寻。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岁月变迁,太多改变。

俞村遗址,只有廉志桥和水杉林,成为了现在的景观。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

颖之不仅喜欢看风景,更喜欢回望风景背后的故事。

故事比风景更有意义。

宁波旅游地理百科,就在颖之星语。

颖之星语原创出品,禁止抄袭,侵权必究!

2021-05-06

水库淹没的千年古村,俞村遗址再现人间,老照片中的样子的相关文章

千年古石寨“涉县大洼村”

这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大洼村古石寨地处河北涉县边远的太行山脉,古石寨四面环山.风光秀丽,古色古香.透着浓厚的历史文化气息.遗憾的是一些新的民用建筑即将影响这个古村落的原始景观.拍摄过程中由于街道窄.场地 ...

安徽可惜的千年古村,原本大红大紫,却被邻村抢走了风头

现在物欲横流的社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很多人都想离开这座喧嚣的城市,去寻找那些位于偏远地区的世外桃源.事实上,世外桃源只是陶渊明想要的生活,在现实生活中是很少见的,但它并不代表不存在 ...

1000年!徐氏聚居古村落:浙江千年古村—乌石村

1000年!徐氏聚居古村落:浙江千年古村—乌石村

安徽歙县 有一个坐落在高山的千年古村

竹岭村是一座独特的村庄,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大野.安徽歙县公路旁.离歙县县很远,在云层深处,在山脊上.要看到整个古村,人们必须驾车穿越大山,走到更高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山中有许多竹子的缘故,才有竹岭村这个 ...

孔孟之乡有个千年古村

如果想在邹城找到一个家族,在一村持续传承千年而不衰,至今人丁兴旺,遍布苏鲁,星播八方,有最大的庶族墓地,且有各地古碑作证,邹城各地及省内外都有它的迁民.这个家族就是大律刘姓家族.如果想在邹城找到一个村 ...

京冈:千年古村 老区新貌

紫峰书院院训 求真 明理 修德 敦行 美丽富饶的榕江之滨,有一个千年古村--京冈.在揭阳人.甚至是潮汕人心眼中,只要您提起"京冈"这个名字,大家都会说,这是孙氏的家园.走进京冈,您 ...

走进山西千年古村天宫王府

      阳城天官王府是明代杰出的政治家.改革家,官至刑.户.吏三部尚书,曾辅佐明王朝达四十年之久的重臣王国光及其家族数代相承建造的大型官居建筑群,始建于宋.金时期,距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 山西阳城 ...

屿北,古朴低调的千年古村

屿北,此前从未听说过的一个古村.在岩头的周边游结束后我们有点没方向了:温州雁荡山已去过,泰顺又太远,就近的林坑却在地图上出现了两个.为此在岩头打听了一下,确定了我们想去的那个林坑,而且知道还会路过一个 ...

再访千年古村落黎城后峧村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历史的沧桑被建筑默默地承载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通过历史建筑让人更确切地认知历史遗产内涵的重要,它是独特民族历史文化的风情再现和传统的文化痕迹,富有创造性的个性特征.这些屹立在太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