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终结篇)十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终结篇)十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上期结尾)2010年8月26日,我回家看望父母,我回去的时候,我大躺在床上,他睡着了。我坐在床边,用手抚摸他的头,他依然睡着,我就用手推了推他的身子,他睁开眼,很是生气的样子,含含糊糊说,推人干啥?说完又睡去了。我当时就觉得不祥,过去,我每次回来,只要推他醒来,他总会笑着问回来了。这一次,他很生气我推他。是不是,我们的父子缘分已经到头了?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终结篇)十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我和医生商量,医生说,回去继续用药可能效果更好些,住在医院里,情绪那么不好,还不利于治疗。于是,我接我大出院回家。

我大回到家,心情也平静下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他决策买的院子里转了一圈,然后,回老屋,躺在他的床上。

此后,我大基本上就是躺在床上,前两年,他还算清醒,吃饭、如厕都能自如地去,到了2010年,他已经不能自理生活。

从我大得病开始到他去世的三年里,我的姐姐们费尽心力,日夜伺候陪伴,喂水喂饭,擦屎擦尿,极尽孝道。我大可以算作一个非常幸福的老人了。

2010年8月26日,我回家看望父母,我回去的时候,我大躺在床上,他睡着了。我坐在床边,用手抚摸他的头,他依然睡着,我就用手推了推他的身子,他睁开眼,很是生气的样子,含含糊糊说,推人干啥?说完又睡去了。我当时就觉得不祥,过去,我每次回来,只要推他醒来,他总会笑着问回来了。这一次,他很生气我推他。是不是,我们的父子缘分已经到头了?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终结篇)十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2010年8月31日中午,我和赵保玉厅长、戏曲家杨巧言大姐陪习仲勋老的秘书张志功先生吃饭,饭菜刚摆上桌,就接到我五姐的儿子、我的外甥打来电话,他说,他爷,也就是我大走了。

我听完一时反应不过来,人都是这样,当巨大的悲痛突然来临的时候,开始几分钟,你总是回不过神来。几位老人见我神情不对,就很关心地问,我说,我大死了。我自己的话,才提醒我,这个几十年以来常做的噩梦,今天终于来了。我大死了!

我把拿在手里的筷子丢在桌子上,也不与人道别就慌乱地往出跑。赵厅长追出来喊,不管多大事,稳住神!

我几步跑到汽车前,但是打不开车门,赵厅长这时追来了,他说,不要开车,还有啥亲戚,赶快叫来开车。我才想起叫我大姐的儿子来。

一会儿,我的大外甥开车来,拉我回去。在路上,我说我成了没大的娃了。我不由得泪流满面,大声哭泣。

等我回到家,扑到我大床前,见我大虽然昏迷,却有气息。这时候,我儿子也赶回来,他伏在爷爷身上,不停地呼唤,我吃惊地发现,每次,我儿子呼唤的时候,我大的手指总是在动。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终结篇)十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这个细微的动作,再次唤起我救活父亲的希望,我急忙给在医院当院长的同学贾亚薇求救,一会儿她派医生来,医生全面检查完说,没有希望了,脑梗再次复发,大脑已经死亡了。

我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只能看着我最心爱的人向死亡走去。

此后,我母亲做主,将我大抬到正屋,我和我的姐姐、姐夫、堂弟们日夜守护者。

我大不断出汗,发烧,他鼾声很响的睡着,三四天后,他的喉咙里不断有痰堵塞,我就给他吸出来,还不断喂水给他喝,六七天后,再喂水,他已经不能下咽了。

2010年9月6日下午2点50分,我大在猛吐几口气之后,停止呼吸。我和我的姐姐、姐夫、堂弟全部跪倒在床前。

接着是停灵七日,是心如刀割般地祭奠告别,我每天望着我大的遗容,心里想,很快就要阴阳两隔,从此再无相见之日,儿子再也听不到你关爱的责备和深情的问候了。

在我大安葬的前一天晚上,我妈亲自来到我大的遗体前,仔细端详我大的容颜,给我大整理好衣冠鞋袜,我知道,她是来最后一次向她的爱人,这个一生令她牵挂,令她疼爱,也令她鼓舞骄傲的男人告别的,她自从18岁嫁给我大,一起走过66年岁月。这其中,有多少爱怜,有多少辛酸,有多少相濡以沫,我们是无法知道的。

2010年9月13日,我大的葬礼举行。我和我的姐姐、姐夫们的同事、亲朋、我大的子孙200多人送葬,我家门前的街道上摆满了花圈、花篮。鼓乐震天而响,哭声撼地而动。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终结篇)十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我给我大念了祭文。祭文说:

伏惟,先父生于民国七年农历十月十四日,于公元二零一零年农历七月廿八日瞌然长逝,享年九十四岁!

不肖男岗率众姐及亲友泣血顿首,伏于灵前,为父祭告诸神,祭文曰:

天地玄黄,父为乾纲,乾纲崩坏,天倾四维。

呜呼我父,自幼成孤,三岁丧父,随母东渡。

十二劳作,十三学艺,备尝辛酸,遍受辛苦。

生逢乱世,四处飘零,父不丧志,维持生计。

青年成家,养有五女,兼有幼子,力弱无助。

我父勤奋,薄艺养家,披星戴月,不辞劳苦。

我父暮年,雄心不已,为子持家,壮心不已。

子女成才,全仗父力,子女成家,全仗父爱。

呜呼我父,天无永寿,安享之日,撒手作古。

哀念我父,啼泣而哭,铭记我父,父德永驻。

我父为人,孝悌仁慈,赡养其母,善待姑叔。

我父聪慧,持家理财,燕子衔泥,精卫填海。

我父高义,侠骨柔肠,不畏邪恶,不欺善良。

我父教诲,爱国卫民,为国尽忠,为民效力。

养育深恩,三春朝晖,报之何时?泣血吐哺。

愿天诸神,护佑我父,灵魂升天,极乐成福。

呜呼我父,虽死犹生,子孙不灭,永记在胸。

尚飨!

四十三

遥想我大,以孤苦之身,靠坚强意志,生存于乱世;以瘦弱之躯,靠不懈努力,养育于子孙;几近百年奋斗,如今,他的儿女、子孙、重孙已近五六十人,也是堂堂一个偌大的人家。

生命就像烈火,只要一星不灭,终会光焰照耀。

有乐府诗说:“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终)

(2014年7月11日于西安含光书屋) 

附: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终结篇)十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觅汀、开文、梁剑、石岗)

石岗介绍

石岗,陕西醴泉人,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著名学者、作家。

主要作品:

著作:《大国学》、《群书治要考译》、《人类农业文明史》、《黄河纪文》

歌词:《深圳人》、《梧桐山情歌》、《长安月》、《西部是我家》、《秦腔主题随想曲-大秦川》等;

舞台剧:音乐舞蹈史诗《中国铁道兵》、话剧《地火》、音乐剧《梦回秦朝》;

中篇小说:《描眉儿与彩画儿》(2001年第11期《飞天》杂志)

电视剧:20集电视连续剧《我心飞翔》(文学编辑)

散文集:《半坡秘闻》、《无字碑之谜》、《找寻中国伊甸园》、《神秘的昭陵六骏》;

报告文学集:《铁血神警-陕西大案录》、《警星照三秦》、陕西名医百家》、《奉献人生》;

电视专题片:《神秘的中国西部》《中国西部千古之谜》等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终结篇)十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2021-05-07 原文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终结篇)十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的相关文章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六/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上期结尾)我大那时候当生产队长,他有一个神奇的闪闪发亮的铁哨子,放在嘴里一吹,那哨子就会发出悠长悦耳的声音.他经常招集社员下地干活,我就骑在他脖子上替他吹哨子,看着那些社员被我的哨子声从家里召唤出来 ...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十四/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石岗与他的伙伴们) (上期结尾)过几天,我回来了,拿着钱在街上买了一台彩电,放在我大的房子里.那是我写文章得的一万块,拿出来买电视才用了2000,又给我大几千.我大就很吃惊,说,娃你一月才挣几十块, ...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十五/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石岗文化艺术工作室成立全家福) (上期结尾)我赶快跑到县委找书记,给他讲明利害,又和他一起组织有关人员开会,商量把打人的人放出来,各方面都答应,但是说要关三天,给个教训,我就同意了.那三天,我大天天 ...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四/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上期结尾)便衣们跑上来,一张张翻开皮子摸,就在要摸到羊腿的时候,我大就很紧张.突然有一匹大狼,从山坡上跑下来.我大大喊,狼.几个便衣就一起拔出手枪,去追赶狼.我大就趁机收拾背夹,赶快上路走了. 十 ...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五/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上期结尾)泥河的水清清澈澈的,那时候,醴泉人洗衣浣纱都到泥河中来,晴日的傍晚,那是泥河最美的时候,羊儿鸣叫,牧童嬉戏,浣女飞歌,河水被太阳染成橘红色.呀!那真是天堂一般的景致.在天堂般的泥河边上,就 ...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八/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上期结尾)我大外甥女长得太漂亮了,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就是脸定得平平的,不哭也不笑,没有表情,于是,我就把她当布娃娃玩,抱着到处跑,结果,悲剧来了,布娃娃一会儿就尿我一身,从脖子直接灌下去了.那 ...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九/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上期结尾)于是,我大也就泄了气,不用操生产队的心,只一心耕好自己分得的田,农闲时节,在家里待的于是,我大也就泄了气,不用操生产队的心,只一心耕好自己分得的田,农闲时节,在家里待的时间也就多了.他又开 ...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十/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石岗与工作室的伙伴们) (上期结尾)这时候我四姐开始利用她的才能为他的小弟弟谋出路了,她四处找人,先推荐我有参加考试的资格.考试的那天,她站在我考试的窗子外面,给我念答案.结果,我考上了. 我上高中 ...

(方言版)长书连播《大记》十一/石岗作品/张妥播读

(石岗与工作室的伙伴们) (上期结尾)我总结了,我爱瞌睡是因为我妈给我铺的被褥太厚,睡得太舒服,我就把床上的褥子全撤掉,只铺一张床单,睡在上面硬得不敢翻身,身下发凉,就不贪床,就能早起.这一招果然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