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兴军:一个游历于文学体制之外的诗人与作家(严立新)

郭兴军:一个游历于文学体制之外的诗人与作家(严立新)

郭兴军:一个游历于文学体制之外的诗人与作家

 ●严立新

提及郭兴军,有人会很自然地把他这个流落民间的中国文坛的“游牧者”,和好多在网上流传甚广的诗歌联系在一起,比如《大师》、《历史人物》、《名著人物》、《绝世三女》、《中国河流》、《中国山峰》、《同谋诗江湖》、《动物世界》、《花花草草》、《我游进雪花的海洋》、《陇州十四行》、《文朋诗友》、《真情如酒》、《向诗神坦白》、《温柔的天空》等系列组诗。他的诗歌作品在全国的大小诗歌论坛上都比较有影响,他的上千篇诗文大多都是在外省的刊物上被先后推出的,在本省本地他都是游历于文学体制之外的一个优秀的青年文人,这不知是中国文化圈目前一种普遍存在的“独特景观”呢?还是《十年目睹之怪现象》的另一个翻版?笔者孤陋寡闻,就不得而知了。可就是有人一直都在喜欢着他的诗歌、散文和小说,甚至有人在网上回贴子时这样说,身为诗人的郭兴军,身上有一股“扬州八怪”所特具的不羁才情与淋漓元气,兼具魏晋“竹林七贤”的风骨与桀骜,却少有才子佳人的脂粉气、媚俗气。严格地来说,“诗人”是兴军的“优势”,“作家”才是他的“正确身份”。这些年,兴军在把“诗歌”做大做强做精做深之余,不忘抽空把艺术触角不断伸向生活最深处的骨缝,敏锐地捕捉生活中的“闪光点”,挖掘感人至深的生活细节,并最终编织成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五彩斑斓的艺术花环。

我和兴军私交进一步深厚是在02年春天一起筹办《陇州报》之后的事情。兴军和我一样都是性情中人,虽然我们年龄相差悬殊,他比我的小儿子年龄还小,却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自由平等交流。按他的说法,我们是那种私下说话照样可以拿到台面上来说的人。因为同在一个叫陇州的地界上生活,又都对文学比较执著,因此我对兴军的关注一直就格外多。近几年,我觉得兴军的创作活动越来越活跃,他不断地勤奋写作,作品被国家纯文学大刊频频发表、转载、获奖,成绩不菲……兴军的笔触格外热闹,由他闹出的动静大有如繁花万点,装扮着物欲横流下本已寂寞的文坛。其实,兴军早已让“诗人”和“作家”这“两驾马车”并驾齐驱在文化艺术的圣道上了,只是他的低调并未引起大家的注意,他默默地向艺术的纵深处驰骋,走的愈来愈远,愈来愈抓人……

兴军去年推出的中短篇小说集《相遇就像一场风》,大多写得故事好看,语言精准,结构独特,其间的一些篇幅已经在《北方作家》、《大平原》、《辽河》、《华山文学》等文学杂志上被重点推出,广受好评。

兴军,这个守望在他“一个人的陇州”的诗人与作家,他不媚上,不欺下,也不太合群,为人处世似木痴愚腐,操纵起万千文字来却洋洋洒洒、落拓不羁,使人难识其“庐山真面目”。他总是傲视一切,把常人没有经受过的苦难踩烂揉碎,交给过路的清风,然后仰天大笑曰:“我辈岂是蓬蒿人?!”

兴军始终牢记作家要做大题材、要有重要作品、要多出好作品的刻骨经验,执着地行进在他灵魂朝圣的道路上,其骨子里悲壮的英雄情结感人至深。为此,我常常把他的事情说给儿女子孙,用以激励他们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短暂人生。回想当年,文学作为一种高雅的艺术,曾“代表了通往天堂的金字塔,它是现代人精神荒原上仅存的一抹桃红柳绿,它更是我们有限的生命递向无限未来的一枝滴着露珠的玫瑰;它孕育了福楼拜、巴尔扎克、屠格涅夫、契诃夫、托尔斯泰、卡夫卡等众多殿堂级艺术大师,这些人早已位列在他们的时代、民族以及思想的精神地图上。”如今,即便在这样一个文学掉到了它的历史之外,被物欲疯狂卷裹进一个不属于它的喧嚣世界的当下,兴军依然“没有意识”到是该梦醒的时分了,依然没有仓皇撤退,而是选择了坚守自我,坚守内心,像古代江湖上在山水间来去无踪的游侠,豪情干云,志在千古。当他在命运的无奈中抛却了世俗的欢乐时,他敏感的心灵经受的炼狱般的浩劫,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而他却义无返顾,用倾注在笔端的一腔热血,把精神的高地不断推向他理想的极致。

兴军常常对我说,真正的文学能使我们的内心变得丰富多彩,美丽神奇。因此,他只要有空闲时间,就沉浸在阅读与思考里,不断向人类历史上那些伟大谦卑的心灵靠近和聚拢,向经典作家进行自觉学习,在觉悟中被引领和上升,从而内心变得无比强大。翻开他自编的30 多部诗文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就是一部部厚重的陇州史诗啊!矗立起了陇州地域文化上的一座秀丽的山峰!

有人说:“人生有多少辛酸、痛苦和惨烈,就一定会有多少快乐、幸福和温暖。”我是一个宿命论者,在六十多年的人生履历里,始终坚信这句话的分量。因此上:我诚愿一直在文学体制之外倔强成长的兴军,面对命运的无情挑战,能以历练多年的内心的严整,在自己生命的坐标上,向着眼前这个时代文学艺术的高峰不断迈进。让关乎心灵的写作,让善和正义,成为这个世界上永开不败的花朵!

祝福兴军,祝福我们共同的陇州!

2021-04-19

郭兴军:一个游历于文学体制之外的诗人与作家(严立新)的相关文章

活着(外一首)郭兴军 《剑南文学》

活着(外一首)郭兴军 《剑南文学》

美在女人身边(诗歌)《时代文学》 爱你(诗歌)《延河》 记忆(诗歌)《陕西邮电报》郭兴军

美在女人身边(诗歌)《时代文学》 爱你(诗歌)《延河》 记忆(诗歌)《陕西邮电报》郭兴军

诗写中国诗人(二首)郭兴军 2021年2期《秦岭文学》

诗写中国诗人(二首)郭兴军  2021年2期<秦岭文学>     你从生命深处为灵魂的前卫点彩 --诗写旅美诗人严力 "写得好自己也陶醉,无所谓别人鼓掌不鼓掌."(严力 ...

一个老男人的正照与侧影(郭兴军)

一个老男人的正照与侧影(郭兴军)

做一个漂亮的女人——诗写四川诗人何燕子(郭兴军)

做一个漂亮的女人 郭兴军 站在嘉陵江的船头,你是在阳光中翻晒翅膀的燕子 倏忽间,就飞过了中天楼,镜屏山 在李白墓前,想念大海,在何家坪 翻看典籍中祖先的骨殖,在青石街 以女儿的爱,吻亮一颗叫父亲的星星 ...

胡玲娟 郭兴军(与她在一起的每一个日夜,都充满了爱。我陪她一起做梦,她陪我一起吃苦,多好啊,这人世!)

胡玲娟 郭兴军(与她在一起的每一个日夜,都充满了爱。我陪她一起做梦,她陪我一起吃苦,多好啊,这人世!)

读宝鸡(散文)郭兴军 《语文报》

读宝鸡(散文)郭兴军 《语文报》

乡镇故事(二题)郭兴军 《宝鸡文化报》

乡镇故事(二题)郭兴军 《宝鸡文化报》

为牛做人工呼吸(故事)郭兴军 《陕西日报》农村版

为牛做人工呼吸(故事)郭兴军 《陕西日报》农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