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夫笔记之十一:海陵遗事

         那一年,在海陵实习,实习时,应该很休闲。因为实习单位不敢把重要事情交给我们这些毛头小子。说白了是不放心,于是我们就有了广阔的空间,到处找事。
         首先找到高中同学老吴,号亚眠,他那时已经在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他好诗,好书法,从小就在故纸堆里摸爬滚打,古典文学功底甚厚。第一次去他那里,办公桌上乱糟糟,文案倒不多。什么破宣纸、秃头毛笔倒不少。乱七八糟的所谓中国画和书法半成品,满桌子和椅子上都是。

樵夫笔记之十一:海陵遗事

          要知道他有现在的道行,当时应该拿几张,可以换房子呢。然而当时哪有这样的头脑,不然,也不会读个什么有着“老九”美誉的师范专业。
        另有一副三十公斤哑铃,威武的躺在他办公室的墙角,那是我和他从白马带去的。记得当时是我请水泥厂的同学,用四个铁球焊接成的。从溧水带到镇江,再到泰州,我两拿得满头大汗,双臂发酸。他在办公室经常抓着这两个大哑铃,左冲右突,如黑旋风一般。引得领导同事侧目,甚至几次把办公室头顶的灯光砸碎,老吴性情大抵如此随性。但他对于古典文学和书画之涵养极深,甚至于一些古典秘笈倒背如流、烂熟于心。
        一些所谓文人,为钱为名为利,粗制滥造,罔顾史实,牛逼哄哄。赶场子,唱高调,与名人合影,以此为荣。并以此为资本,是处炫耀,令人生厌。观今之所谓名人,较之老吴,实在朽木一具。老吴不善或不屑与名流交往,正所谓高手在民间。虽已出版古诗词和小说数册,然只赠我等同学、好友。不结社,不入伙,绝无图名谋利之心。

樵夫笔记之十一:海陵遗事

         那时公车就是自行车,一到周末,我和他一起,骑着单位的公车到处闲逛。他带着我穿大街走小巷,几次交警把电话打到法院办公室。投诉云,有个穿法院制服的人,记得是深蓝的制服,擅自骑自行车违反规定,在大街带人。领导找他谈话,他也不以为意,我俩依然如此,好在那时管理也没有现在这样严格。各位请原谅那时的年轻吧,什么年纪说什么话,什么年纪什么做什么事。
         记得一次,我跑到该市卫校,学生正在晚自习。我走进课堂,学生们以为我是某位老师。然而,我轻轻敲了一下讲台:请问有溧水的同学吗,请出来一下。说完,课堂一片寂静,大家相互左右张望,也许就是寻找溧水籍同学吧。我乘机坦然走出课堂,一会两位女同学出来。让我吃惊的,两位同学如此清秀。这也让我的实习生活更加充满了阳光和色彩。此是后话。
         每年春节,老吴我等一起,和一群散漫青年,所谓志同道合者,相聚一起。到迴峰山比武,到花山清谈。我和老吴找来录音机,找到几个钢筋和脸盆,在房间里录制武打配音。制造刀枪剑影气氛,有厮杀呐喊的威势,有人仰马翻的哀鸣,有刀剑相碰的撞击。我们通宵达旦,以此为乐。

樵夫笔记之十一:海陵遗事

         那时,都是单身汉,没有顾忌,没有烦恼。虽然日子很穷,但青春的朝气激励着我们,并没有感到自卑和困顿。没有现在生活的压力,没有房贷的烦恼,没有工作的困扰,真是人生一段最美好的时光。
        此一时彼一时,一晃就成了老人,老吴已经谢顶,我已经成了外公。想到当年那种情形,常常坐在阳台上,仰望星空。看着快速流逝的时光,不断西垂的明月,常夜不能寐,忆及当年,潸然泪下。
       过去的日子永远也不会再来,青春在这些琐碎事务中,慢慢地消耗掉。什么理想、事业也在随着时光慢慢地走到尽头,甚至到了想做事,都没有机会地辰光。但自然的法则谁也不能违反,只有这样,社会才能不断前进,人类才会不断前行和进化。
       老吴和两位卫校同学安好,大家都好,这才是我们想要的。

樵夫笔记之十一:海陵遗事

2021-06-23

樵夫笔记之十一:海陵遗事的相关文章

高建忠.读方用方笔记(十一)临证谈理中丸

同一个药,在治疗外感病的用法和内伤病的用法是不一样的.这是李东垣在临床上分辨外感内伤的原因之一. 理中丸:人参,干姜,炙甘草,白术各三两.共四味 这四味药哪一味药是君药呢?最早对经方做方解的是南宋时期 ...

《绝对网球》读书笔记之十一:发球前的准备

在前面10篇读书笔记里,我介绍了<绝对网球>的前四章内容,分别是平衡.动力链.移动和握拍.接下来我们进入这本书的第五章,主题是"发球". 发球是一分的开始,不仅决定了这 ...

正是有曲奏响时——《三字经》笔记(十一)

在我耳边,总是流淌小学运动会时候的<运动员进行曲>. 过去,在乡下,每个村都有一个小学,若干年前,我回老家,闲谈的时候说起祖母小学,朋友说全校十四个老师,就一个学生.我不知道这是学校的悲哀 ...

风水笔记(十一)

我们研究风水理论的目的就是为了实践应用,住宅选址.财运,事业等各方面在现实中与风水有关的实际应用问题是我们探讨学习的方向. 我们应当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看待风水中的正确与谬误.精华与糟粕,客观分析,理解 ...

樵夫笔记|从文殊院到宁夏街

从火车南站坐上地铁一号线,20多分钟便到了文殊院地铁站.人民中路上的文殊院是个寺庙,很有些历史来头,是川西四大禅林之首,也是成都的一个地标建筑.从这里到宁夏街,只有两公里距离.如果走路,只要20分钟, ...

樵夫笔记|在蜀风雅韵看戏

成都的文化博大精深,这里面就包括了戏曲,比方说里面的川剧就非常有特色.现在成都要找一个专门看戏的地方,并不好找,但是就有这么一个地方,它在琴台路,名叫蜀风雅韵.这个名字人听起来便觉得很雅致,不错,他就 ...

樵夫笔记|南来北往,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这部电影最近上映了,我也抽空去看了,说说自己的感受.首先,这部电影很好看,能打动人,看着看着哭了的观众很多,这说明它触碰到了人内心深处的东西.现代社会繁华光鲜的背后,也有很多的 ...

樵夫笔记|鄂西小城恩施

上午十点多钟从成都出发,一路东行,走到天色渐黑时,到了湖北恩施,于是停车休息.恩施这个小城,路过多次,今日得以小驻.城虽小,小城故事多,它过去十分封闭,长期由土司统治,现在交通大为改善,成了灵秀的山水 ...

樵夫笔记|大年初一登葛仙山

大年初一清早,拜年出行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把南山下这个平素静谧的小山村吵醒了,也把熬夜守岁的人唤醒了.城里禁鞭,但乡下不受限制,依照风俗习惯来过年.遂起床,来到房前一看,昨夜的雨已停了,雾气仍浓,青烟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