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散文)

文/李固国

天还没黑,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起来,从这家那家传出,和远处的响声遥相呼应。礼花也在村庄的上空炸开,各色纷呈,赏心悦目,分外打眼。

微风,裹挟着炒菜的香味,甚至饺子馅的味道,弥漫在大街小巷。大门口的红灯笼,挂在高杆子上的电灯,还有路灯,依次亮起来了,照得整个村庄明晃晃的。天上的繁星,在淡淡的烟雾遮蔽下,在礼花弹光亮的衬托下,反而隐隐约约了。

大人孩子,吃过晚饭,都急着到大街上去,到人多的地方去。孩子闲玩,大人闲聊,打工的小伙子发点小财,拿出好烟,逐个儿让。胡同口,老庙前,人越聚越多,人声鼎沸,笑声此起彼伏。

几个老太太,用簸箕端着几样菜,还带着香火,分别从家里赶来。在庙前,焚起香,夹点菜,倒点酒,磕几个头,祈祷一番,也不知说的什么。一个小伙子,也跟着凑热闹,在树杈上挂起一串鞭炮,点着,让“噼里啪啦”的响声助兴。

既然有开头的,好事者都聚拢来了。五花八门的烟火,也都变戏法地拿了出来,“二脚踢”在天空炸响,“钻天猴”飞向云霄,礼花弹照亮夜空,“小蝴蝶”、“小蜜蜂”也变幻着颜色,“嗡嗡”作响。

一个大礼花弹,据说花了几百元钱买的,危险,就放在高处,让人离远点,然后点着。过了一会儿,“咚”一声,一个黄色火球弹出,在高空炸开,菊花瓣瓣,飘落大地;“咚”一声,一个红色火球弹出,在高空炸开,牡丹展现,瞬间消失;“咚”一声,一个白色火球弹出,在高空炸开,莲花呈现,滑向人间……一阵急促的响声发出,接着头顶各色纷呈,煞是好看。

人群里叫好声不断。高潮过去了,大家稍微一冷静,妇女喊着孩子,回家看春晚;小伙子碰碰头,想着在哪里喝点;中年男子早就说好了,按部就班地进行。

一拨拨的男人,有提酒的,有拿地方名吃的,到说好的地方聚聚,喝点,过囫囵年,加深加深感情。也有几个对喝酒不感兴趣的,上了牌瘾,憋足了劲,他们就拿着麻将,找个方便的地方搓半宿。

才半夜,因不胜酒量,酒晕子一个接一个出来了,在大街上显摆。平时文绉绉的人,这时候也借着酒劲,敢吹两句,拍拍布兜,意思是这一年没白玩,挣点。有点爱好的,也不在乎场合了,扭呀、唱呀,让人忍俊不禁。

大部分人喝多了,你拉我我拉你,没啥意思,干脆弄来几串鞭炮,挂在大街上,“噼里啪啦”地响起来,意思是到时候了,该起来磕头了。

老年人,离天亮还早着呢,就起来了,把灯亮起,放了鞭炮,吃点饭,等着人来磕头。一年一个时候,他们很在乎这习俗。鞭炮声,集中而密集地响起来,本村、邻村,多得难以用语言表达。

男男女女,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到该去磕头的人家。给老人请安,晚辈给长辈磕头,给挂着的家谱轴子磕头作揖,甚至到庙上磕头许愿。你到我家去,我到你家去,半个多小时就碰了几个照面,有的忍不住开个玩笑,把周围的人逗乐了。

天亮了,有的长辈张罗着组织人,去邻村同姓那里磕头。好几个年轻人,昨夜没睡好,或者没睡,当众打几个呵欠,想着睡觉去。

壹点号李固国

2021-02-16

除夕夜(散文)的相关文章

【首届天津散文杯征文】产科医生的除夕夜

天津散文·微刊 天津散文研究会的文学交流窗口 展示精良散文.选拔优秀作品的专业平台 产科医生的除夕夜 天津 李军 除夕,是一年腊月的最后一天.除夕之夜,无论相隔多远,工作有多忙,人们总是越过千山万水赶 ...

散文||陪娘看病的除夕夜【征文】

陪娘看病的除夕夜 遆广凯||河南 除夕夜,村路两旁的路灯发出浅淡的白光,把来往行人的身影渐渐地拉在一起,欢声笑语中弥漫的是新春带来的喜悦. 几家商铺将琳琅满目的商品堆得如一座座小山丘,安静地驻扎在祥和 ...

散文||除夕夜归【征文】

除夕夜归 一 与三亚春节的明媚通透略有不同,海口的新年多少有些时序流迁的况味,时有潮润的北风掠过海面,带着清冽的寒意,从大街小巷穿城而过,窗外常会留下一些轻烟水雾.特别在春节临近的时候,气温常有变化, ...

散文||又是一年除夕夜【征文】

又是一年除夕夜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年的腊月三十儿了,它也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节日--除夕.大家都紧张而忙碌地工作了一年的时间,终于可以利用春节这个假期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年到了这 ...

除夕夜疫情下电话两头的坚守 作者:冯跃生【散文】

除夕夜疫情下电话两头的坚守 文|冯跃生 年关将至,初夕之夜,儿子被困在了疫区的北京,儿子懂得一方面他自已的身份特殊,既是军人,又是疫情的现实,服从国家利益是军人的天职,家国情怀,国之利益为重. 母亲在 ...

刘佩华| 除夕夜的呼救声(散文)

除夕夜的呼救声 文/ 刘佩华 除夕夜,家家户户都在热热闹闹忙着过新年. 于慧琴老人柱着拐杖,迈着沉重的脚步穿梭在兴华小区的楼底下,她呼喊着儿子们的名字,老人的呼喊声在整个小区回荡着. 阴冷的天气,刺骨 ...

锦书难写,只寄相思一点(优美散文)

作者:暮谣   编辑:夕阳  QQ:1050184607 "自顾影,却下寒塘,正沙净草枯,水平天远,锦书难写,只寄相思一点."在浓墨的夜色里飘来荡去,涤荡着昨日瞬息的美丽:在湿润的 ...

读宝鸡(散文)郭兴军 《语文报》

读宝鸡(散文)郭兴军 《语文报》

人生的瞬间【丘峰散文欣赏】

瞬间,稍纵即逝,犹如空气,抓不住,摸不着:有时瞬间不变得如此可贵,仿佛电光火石,启迪人生,改变人生航程. 我忘不了三十多年前的那一瞬间,那时,我在岭南山村念小学.我调皮,不好好读书,专在棕榈树上捣麻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