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2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第一篇  咒启

第二节 打狗归来

黑黑的夜幕下,寂静的山谷里,一条高大的野狗在那里警惕地徘徊着。它已经被人追了整整一个下午了,从山脚下一直追到山谷深处,现在,它又累又饿,筋疲力尽,再也没有力气奔逃。不过庆幸的是,猎人好象被甩掉了,它已经听不到那矫健而急促的脚步声响。它慢慢地在山谷中转了一会,然后低下头来嗅了嗅脚下的土地,想找点东西果腹,但遗憾的是它并没有嗅到任何猎物的气息,四肢酸软的它放弃了寻找,疲倦地趴在地上,准备好好休息一番。正在此时,一个身影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旁边的大石头后蹦了出来,手中的大石块准确无误地击在野狗的脑门上,这条疲累的狗甚至来不及站起身子,便被那沉重的石块砸得一命归西了。

陈起“嘿嘿”地笑着,一边扔掉手上带血的石块,一边提起那野狗的后腿,将它扛在肩上,迈开大步就朝山下走去。他已经注意这条狗很多天了,为了猎到它,他从下午起一路追它到山谷里,没命似地撵着它跑,多亏了这些年的流浪生活给他练就了一双飞毛腿,要不然他今天就算撵到了狗也非要被累死不可。陈起是个小乞儿,小时候家里遭了水灾,爹娘全饿死了,他八岁起就开始独自在外流浪,至今已有十年。这十年里他经常在各种饭馆里、摊位上、田地里偷吃的被人追着打,很多次都差点被人活活打死,幸好天命不绝,他总会在山穷水尽时起死回生,为了逃命,他慢慢练就了可以和狼媲美的奔跑速度。陈起一边走着,一面闻了下塔拉在前胸的狗后腿,抬起手抹了抹嘴,他想起了香喷喷的烤狗肉,口水就一个劲地往下掉,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开荤了,这次回到窝里要好好地放开肚皮大吃一顿。

从山谷里走到窝棚边,陈起整整花了两个多时辰,一天的劳累奔跑,使得他口干舌燥疲惫不堪,如果不是吃狗肉的美好愿景在激励着他,说不定他早就累倒在半路上了。他挣扎着来到窝棚旁,一把将野狗“啪”地扔在地上,然后就走进棚子里,想先美美地躺一会儿再说。可他刚一坐下,马上就象被火烧屁股似地跳了起来,他急忙跑出窝棚,边跳边叫:“妈的!是什么东西,跑到老子的床上来了!”正睡得香的念儿被他屁股这么一压,马上啊地一声大叫,翻身就坐了起来,她睁着惊恐的大眼睛,望着窝棚外四处乱跳的陈起问:“你是谁?!”“我是谁?这话该老子问你!你深更半夜的跑到我床上来,到底是人是鬼啊?”陈起厉声喝问道。念儿心里一冷,知道自己遇上窝棚的主人了,她很不情愿地爬了起来,抱起自己的行李,低头走出了窝棚。陈起看了看她,在上弦月清冷的黯淡光照下,只能看出个大概的影子,他皱着眉咕哝道:“奇怪,竟然是个女子,深更半夜的,怎么会在这里?莫非是女鬼……。”念儿也不理他,自顾自走到不远处的歪脖子苦楝树下坐了下来,抬起头呆呆地望着昏暗的夜空。

陈起经这一吓,也没有睡意了,他干脆从怀里掏出把刀子,三下五除二地把狗剥皮去内脏,咔咔砍成十来块,然后去窝棚后面寻些柴火,点燃起来,再找两根树杈做架子,把狗肉放在上面烘烤起来。很快地,烤熟的狗肉就散发出了浓浓的香味,被夜风吹到了念儿的鼻子里。她现在才感觉到很饿了,于是打开行李想找点干粮充饥,意外的发现包裹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一个角,那些干粮都已经不见了。她着了慌,急忙就往回跑,也不顾陈起诧异的眼光,径直走进窝棚,发现干粮全散落在枕头边,于是就蹲下身去捡拾。“喂!你在干什么!”一声厉喝响起,她回过头去,只见陈起手里拿了根粗大的木棍子,对准她正准备打下去。念儿的手一颤,干粮又掉落在地上,她带着哭腔说道:“我只是在这里捡回我丢的干粮,我饿了,想吃一点东西……我不是故意要占你的床的,我以为这里没人住。要不这样吧,我给一些干粮给你,当作是刚才睡你床的补偿……你能不打我吗?”说着,她从地上捡起几个烤红薯,几个玉米粑粑,双手捧着,送到陈起的面前来。

虽然光线很暗,可是陈起还是能看见她眼睛里闪动的泪光,他叹了口气,说道:“唉,我还以为你是女鬼。既然不是,那就算了,你走吧。”说完又转身去烤他的狗肉。念儿想了想,放了一些玉米饼在他的床上,然后拿起剩下的那些干粮塞到包袱里,又走到那株苦楝树下坐了下来,掏出一个烤红薯,慢慢地啃着。渐渐地,她感觉那随风飘来的肉香越来越浓郁了,甚至好象那肉就是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烤一样,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只见那男孩正站在她的身边,手里用木叉串着一块烤肉,伸到她眼前说:“这个给你的,你拿去吃吧!当是你给我玉米饼的报酬。”念儿看了看那烤肉,没有伸手接,陈起把那木叉倒插在她面前的地上,就走开了。

吃了两块狗肉,陈起打着嗝,抹抹嘴就往窝棚里一躺,很快地睡着了。迷迷糊糊的也不知睡了多久,他突然被一声惊雷炸醒,忙翻起身往窝棚口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天空那弯上弦月没有了踪影,漆黑的夜空里下起了大雨,雨点打在窝棚上发出刺耳的“噼啪”声。他皱着眉坐在草席上,正懊恼着今晚睡不好觉了,突然天空中又一个炸雷响起,一瞬间把大地映得透亮,他抬头一看,立即发现在不远处那棵苦楝树下,有一个瘦弱的身影在蜷缩着,从空中倾泻而下的雨点不停地冲涮在她的身上,使她就好象一叶被卷在狂涛中的树叶一样,不停地摇摆颤抖着。他想都没想,立即从草席旁拿起衣服顶在头上,迅速地往那树下跑去。

念儿浑身都湿透了,那歪脖子苦楝树根本无法帮她挡多少雨水,她蹲在那里,把脸深埋在双膝中,任由雨点不停地打在她身上,身体渐渐变得冰冷冰冷,迷迷糊糊中渐渐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被人背了起来,她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可是实在是没有力气,于是她就任由着那人将自己背着走,很快地她就躺到了一个干燥的草堆上,此时她再也支撑不住自己,完完全全地昏迷了过去。

陈起发愁地望着草床上的这个女孩,眉毛拧成了一个“川”字。她浑身湿透,还在发着高烧,迷迷糊糊的一直也不醒过来,他知道再这样下去,她的小命非断送了不可。想到这里,他作了个决定:先在窝棚的角落里翻出那唯一的一套干爽衣服,将它盖在女孩的身上,然后伸出手去,闭上眼睛,在干衣服下面笨拙地解着她身上的衣扣,很久很久,他才解开了所有的衣结,累得汗流浃背,然后他一手扶起她的身子,一手褪下她身上的湿衣服,同时把头扭向一边,不敢看她的身子。做完这一切,他把她放下躺好,用衣服把她盖好,然后坐在一边打盹。到天亮的时候,他摸了一把她的额头,发现还是烫手,就走出窝棚,想上山去寻一点治病的草药。陈起想起以前如果自己病得厉害,就会挣扎着出去挖点草药熬汤喝下,一来二去,他对普通伤风感冒的治疗已经很有经验了。几个小时后,他才采来草药,取出瓦罐,开始烧火熬汤。

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夜幕再一次笼罩了大地。从早上起,陈起已经给念儿喂了三次药,她的烧渐渐地退了下去,额头不再象之前那样发烫了。陈起感觉累极了,两天一夜没有好睡觉,四下奔忙,使他的头昏昏沉沉的直往下坠,他也顾不得许多,挨着念儿的身子躺在草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正在他酣睡之际,突然一声恐怖的惊叫在他耳边响起,他倏地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到原本躺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已经站了起来,正用她那双大大的眼睛惊恐地盯着自己,双手把衣服紧紧地捂住胸口,口中不停地尖叫着。

“你咋了?病了一场,神经错乱了吗?大黑夜的叫什么,会吓死人的!”陈起生气地说道。“你……你这下流坯,你把我怎么了?”念儿的声音惊惶中带着哭音,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我能把你怎么了?你烧了一整天了,要不是我,你早就死在那棵苦楝树下了,是我救了你啊,你说我把你怎么了?”陈起皱着眉没好气地说道。“那我怎么会没穿衣服……我的衣服呢?!”念儿瞪着他问道。“你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呶,晾在那外头,一天了,也不知干了没有,你自己可以出去看看。”陈起指了指窝棚外头说。“你……你真的没对我做什么?”念儿仍不相信地看着他。“奶奶的,我能对你做什么啊!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随便你,反正我问心无愧!早知这样,当初就不该救你,弄得我好象有所图谋似的!”陈起气愤起来,他一把拽过枕头,躺下身就睡,再也不理她了。

念儿呆了半晌,只好将陈起的衣服捂在自己胸前,趁着黑夜悄悄走出窝棚,去外面取回了自己的衣服,然后缩在角落里,抖索着穿上,又去枕头边拿回了自己的包裹,转身就要离去。走了两步后,她又觉得有点不妥,毕竟人家救了自己,这样一声不吭就走人,实在不合情理,想了想,她又折返回去,对那个正在睡觉的男孩叫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呀?”她等了一会,对方没有回答,她觉得有点无趣,翘了翘嘴,扭头就走,此时只听背后男孩的声音淡淡地答道:“陈起。”她停下脚步,说:“我记得了,谢谢你救了我,等我上山办完事后,就会叫人替我来报答你的。”

“你报答我?”陈起坐起了身子,很是玩味地望着她,笑道:“你怎么报答我啊?现在你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明天的生活都成问题,还能有以后么?”“我怎么就没有以后了?”念儿转过身,有点生气地盯着他,反驳道,“我又不象你,是个流浪儿,我是有家的,这次只不过出来办点事,等办完事我就回去了,那时要我爹爹来找你便是!”

“哦?这么说来你有爹爹,有家罗?”陈起问道。念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陈起又说:“既然你有亲人有家,为什么要一个人出来办事呢?何况你只是一个小女孩子,出门在外多不方便啊!就象昨晚,要不是我刚好看见,你就差一点挂了,难道你父亲就忍心让你出来受这些苦吗?”

念儿低下头,良久才说:“我……我是偷跑出来的,现在,说不定家里怎么着急呢!”她心里想着爹爹四处找她的焦急样子,眼圈悄悄地红了。陈起看着她,叹了口气说:“是不是和家里人闹脾气,偷跑出来了?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免得他们担心,否则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他们连找都找不着你。”念儿摇摇头说:“家里人对我很好,我是为了治病才跑出来的……”“啥病要你一个人偷偷跑出来才能治啊?”陈起奇怪地问。

念儿叹了口气,说道:“反正你也不认识我,我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给你听吧。”于是她走进窝棚里,把包袱放在地上,坐在草床上,开始慢慢讲起自己的故事来。听完她的讲述,陈起惊奇地望着她的脸,象是自语地说道:“果然额上有块黑斑,这两天我咋就没注意到呢?啧啧,真是可惜。”念儿气愤地瞪了他一眼,提起包裹转身就走,两步就跨出了窝棚,一路向西而去。

陈起从草铺上扯了根麦秸叨在嘴里,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皱起眉头,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0)

相关推荐

  • 宋亚兰丨楝树(散文)

    一天晚上下班后,我和往常一样照列来到锅炉房,准备拉下电闸.从开水房到锅炉房大约有二百多米的距离.那是一个雨后初霁的夜晚,路上静悄悄的,没有人影,空气格外清新.路灯映照下,树叶在微风中摇曳生姿. 我走在 ...

  • 缅北一名33岁男子吊死在甘蔗地的窝棚里

    2020年10月25日晚上6时许,缅甸掸邦北部瑙丘镇贡达村一名叫赛艾翁又名奈林昂的男子在离寨子约1英里远的甘蔗地里的窝棚里吊死. 据了解,该男子现年33岁,当天晚上,其遗体被送往瑙丘医院的太平间暂存. ...

  • 【山抹微云 文学爱好创作基地】谢云海 |《拆迁地的楝树》

    拆迁地的楝树 文 / 水到渠成 我越过谎言的门 扯了口罩 偌大的一片空地 只剩 孤零零的一颗楝树 受伤的树桠 唱着儿歌 鸟儿 悄悄猜测 阳光下的石头 轻轻的说 谁不留恋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风儿吹过 阳光 ...

  • 刘懿壬:小金狐咬尾巴|散文

    文/刘懿壬 [作者简介]刘懿壬,原名刘治国,文学爱好者,易学研究者,河南方城人.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小巴狗,爬大路. 大路窄,喊大伯, 大伯在家织布袋, 喊奶奶,奶奶在家择韭菜. -- 记得小时 ...

  • 陈振林文评:寻常事物中的深厚情感

    寻常事物中的深厚情感  --刘公小小说<树>赏析 陈振林 小小说能再现真实生活,表现真情实感.有时候,并不需要展开宏大的叙事,也不需要借助高贵的道具,只是那么简单的述说,只是那么平常的一物 ...

  • 【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1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诗 ...

  • 【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3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第 ...

  • 【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5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第 ...

  • 【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6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第 ...

  • 【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7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第 ...

  • 【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8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第 ...

  • 【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9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第 ...

  • 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10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第 ...

  • 【小说连载】王唯:千年爱咒11

    [作者简介]王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省工笔画学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东"如懿斋--王唯诗画工作室"创办人.电话:18473924191(微信同号) 千 年 爱 咒 王唯 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