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眼‖指纹,胡弦,子梵梅,金铃子,大草,贾浅浅,曹东,慕白,雪女,秋子

1指纹‖野兽,野兽

野兽低沉地吼叫,我听见它们

在我的体内,在我四周

在黑夜,黎明,天使降临的黄昏

雷霆滚过又一个春天

在噩梦构成的异度空间,也在面前

清晰的月亮上,在诡秘的星星

在一次次晨勃的阴茎之中

在饮水和歌唱的喉结,以及膨胀的乳房

神秘的经血,大海潮汐的子宫

在一幅画上,它们泼溅颜料

在马蒂斯的手指,街头嘻哈族的涂鸦

当文明遍布人间的时候

它们推开粗糙的岩石大门

来到罗马,纽约,以至纽扣般的小镇

在我熟视无睹的街道上行走

它们钻进发动机,喝着汽油

酩酊大醉,像一个神圣的家族

它们爬上摩天楼的楼顶

准备一跃而下,吞噬那些优雅的猎物

在酒吧和咖啡馆,嗅着雪茄烟的烟雾

解开领带,放纵和从容地谈论艺术

它们是一次调情,一曲探戈

一阵暧昧的低语,一串心跳的电话号码

赤裸裸地交易或交媾,乘着电梯上下

在华尔街,它们是露出金牙的一场海啸

在某个赌城,在人妖表演的舞台,它们

扭动交际花的腰肢,跟随房地产大亨

给政客们斟上一杯杯红酒

它们是饥饿,瘟疫,是黑非洲

是无名的哀号和空洞的眼眶

在子弹纷飞中狂笑,在血泊祈祷

从尸体上飞起一群苍蝇

它们也是某个诗人午后的一阵孤独

一些杂乱无章的诗句,就如同

在荒原留下令人恐惧的脚印和气味。

2胡弦‖龙门石窟

顽石成佛,需刀砍斧斫。

而佛活在世间,刀斧也没打算放过他们。

伊水汤汤,洞窟幽深。慈眉

善目的佛要面对的,除了香火、膜拜,

还有咬牙切齿。

“一样的刀斧,一直分属于不同的种族……”

佛在佛界,人在隔岸,中间是倒影

和石头的碎裂声。那些

手持利刃者,在断手、缺腿、

无头的佛前下跪的人,

都曾是走投无路的人。

3子梵梅‖崭新的意趣

我也贪恋时光,啜酒自娱

或投射于拖长的日影。秋天了

几个锈蚀的圆钉咬紧五角枫的躯干

它们总有脱落的一天。

我们总有脱落的一天,离散的一天

淡忘于前半生几个被辱的场面

从翻腾的北海回到波澜不惊的南湖

在桌子上蘸水画符

然后打开窗子,让树影在桌子上跳来跳去

当我拿这些阴影没有办法时

与它戏耍也成为一种生活

而且竟然颇得其乐

颇得崭新的意趣

4金铃子‖我也算个地主

沿途几个作眼线的熟人,老眼昏花

他们不知道五月,美人已老

良辰美景,我待不起

日子,如落花流水一般

我开始疯狂写诗,想中举人,中进士

混几亩薄田,交几个朋友,敷衍吃饭

与主义绝交,洗涤衣被

我瞬间的死亡,不过如此而已

我张开眼睛,目的是打扰别人

我闭上眼睛,是因为自厌

戏啊,我都赶上演过,偶然也是主角

分上中下三集,不计较它长短罢

古今都已嚼碎

算片酬,核堆垛,我也算个地主

5大草‖丁忧三年

父亲坟前

磕过头烧完纸钱

我去了后山

在山里走着

一间一间农舍

看过去

看哪间空着

可以出租

我想住下来

陪陪父亲

读读书

丁忧三年

我忽然觉得

不是现在的

什么都好

6贾浅浅‖我有些激动地想要叫醒黑夜

星星鸣叫的夜晚

我这月光浸泡的身体

宛如一席天上的盛宴

飘荡着花香和酒香

我唯一的客人,我的园丁

我的酒徒,我在等你

等你砍伐我满身的枝条

等你饮尽我所有的琼浆

月亮不大,只装得下我们两人

我也不大,只容得了

你火焰的肉身,火焰的灵魂

我要你数清我头发上的汗水

我要你夹在我的肋骨间

永远是一个战神

我已经激动得想要叫醒黑夜

我已经盼着所有的星球都来围观

看你如何爱我

看你朝着死亡的方向爱

而且仍然爱不释手

而且我已经死了无数次

你的爱,还没有结束

7曹东‖月亮

无论今晚的月亮有多大

多么明亮无缺

我要用一粒针

把它从水里刺穿

让它疼

让它喘息得颤抖

它内部的光从针眼里

倾泻而出

把几千年的孤单

喷洒到我身上

8慕白‖日月山

夕阳下,一群牛羊在坡上吃草
炊烟从帐篷里溜出来,牧羊犬安静
土拔鼠圆头圆脑,逢人打躬作揖
我偏爱小河流,却没水,我情不自禁跑起来

在高原,风和美一样朴素
日和月都是善良的

9雪女‖父亲

长久地沉默,长久地独坐,

对着小院外几棵苍绿的树木出神。

近几年,他有种决绝的舍弃之心,

包括他那具衰老、摇摇晃晃的身体。

消极、怠惰,总是提起死去的熟人

来佐证自己活得已足够长久。

对于我和母亲劝告的养生之道

充耳不闻,有时偷偷吃些

小摊上买来的不健康食品,

表示自己还有反抗的能力。

有几次,我见他嘴唇颤抖,暗自泪流,

便问他想起什么?他摇摇头没有言语,

拒绝我探知他隐藏的心思。

想起从前,他脾气暴烈,满腹牢骚,

时常如一座活火山喷发灼人的岩浆。

我们纷纷躲避,心怀厌恨,

没有谁想去靠近这个危险的易爆物。

今年春天,他一反常态,

突然主动张罗为我过生日。

我竟然不能适应这稀有的温情,

犹如不能适应他暮年的忍顺。

如今,他很享受坐在轮椅上

像个听话的的孩子,由我推着

在离家不远的绿荫小路上散步。

10秋子‖桂子山

这是我最爱的季节
仿佛,我能从尘埃之中,步入一片
洁净之林
前方是此起彼伏的花香,降落
深入肌理,每一树果实都隆重,安静
充实,如同圣物
这枯朽前最后的生机
这完美之中的完美
忧伤也得到洁净
仿佛,所有美好过的事物
再次呈现

唐山记

  “燕赵七子”诗丛之一的《唐山记》,是东篱第三部诗集,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一部人文地理意义上的山海经(唐山北依燕山,南临渤海),也是一部植根于大地震废墟上的精神史,更是一部充满童年经验和成长经验的油葫芦泊往事。

(0)

相关推荐

  • 回车用得好,你也是诗人

    花事不了 就 爱你活色生香的样子 1 大文豪贾平凹之女贾浅浅的诗作,在网上被人狂喷. 迎面走来一对男女 手挽着手 女的甜蜜地把头靠在 那男人的肩上 但是裙子下 两腿间流出来的东西 和那男人内裤的气味 ...

  • 读贾浅浅诗偶得

    ​人该怎么活着 诗就该怎么写 树有树的皮肤 人有人的脸面 云用彩虹上色 水因月光圣贤 请惜缘自己的尘世 请熄灭权利的火焰 看东岗一树树秋色 闻南坡一丛丛杜鹃 一朵开不出花的昙花梦 叨叨了一夜欺心的梦呓 ...

  • 三问西北大学

    贾浅浅的事情,西北大学欠大家一个交代.今天,我想问一下西北大学以下几个问题: 1.贾浅浅在学校有那些课题研究,可以堪称具有一定水平的.有那些论文,因为评副教授职称,起到很大的作用的,希望可以公之于众, ...

  • 五集唐山皮影《曹国舅出家》1

    五集唐山皮影《曹国舅出家》1

  • 『肿瘤处方』胃癌

    [胃癌-温胆汤合金铃子散] 病史:汪翁,70岁,初诊节气,大暑.1年前因胃痛纳呆,西医院CT检查,发现胃小弯有肿物3cm,边缘欠整,胃镜活检确诊为胃腺癌,曾做2次大剂量冲击化疗,呕吐不止,白细胞下降至 ...

  • 贾浅浅副教授:你好!我想对你说点事儿!

    贾浅浅副教授:你好!我想对你说点事儿!

  • 贾浅浅在通过别人代发的回应中,尽炫自己之...

    贾浅浅在通过别人代发的回应中,尽炫自己之文采,尽显自己之博学,尽晒自己之纯洁,尽洗自己之丑陋,尽凸自己之创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以为丑,反以为美,不以为鉴,反而为自己辨护,以创新为借口,极力为屎尿 ...

  • 贾浅浅的诗水平如何?她好意思写,我却不好意思读

    贾浅浅的诗水平如何?她好意思写,我却不好意思读

  • 聊聊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的诗

    聊聊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的诗

  • 十岁的姜二嫚这诗写得比贾浅浅深多了!但这...

    十岁的姜二嫚这诗写得比贾浅浅深多了!但这真是十岁儿童自己写的诗吗?哇噻!中国诗歌,中国诗坛!

  • 贾浅浅的诗

    贾浅浅 斑马和水缸 一只斑马,绘在淡紫色的墙壁上 从一出生,它的视力 就逐渐开始下降 相扑般的水缸正靠墙站着发呆 古铜色的皮肤,在屋檐下 闪闪发光 它们总是一同安静地看落日 追逐村里游荡的土狗和孩子 ...

  • 贾平凹之女贾浅浅诗作如何

    对于现代诗,我们虽然平时读得不多,但如此低俗的文章,又有几人能够从中汲取其所谓的深刻内涵呢? 贾浅浅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又将如何引领学生在文学上的创造力呢?作为一个普通人你愿意让孩子去品读此类作品吗?

  • 五集唐山皮影《曹国舅出家》\之三

    五集唐山皮影《曹国舅出家》\之三

  • 五绝.读贾浅浅诗

    野草徒纷扰,诗篇屎尿浮. 休言何处势,浅浅欲高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