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奇案:女子一句戏言惹来杀身之祸,官差一句俗语识人抓凶

成化年间,山西省大同府朔州县有个屠户叫宋廉,因为卖猪肉,挣了不少银两。在他二十八岁那年,娶了老婆冯氏。这个冯氏,年方二八,长得漂亮不说,性格还十分外向,不论跟哪个男人,都能聊得十分火热。

宋廉性格多疑,爱胡乱猜忌,他常常告诫冯氏:一个妇人家,常跟外面的男人打情骂俏,成何体统?下次若再见她与别的男人嘻嘻哈哈,必不轻饶。冯氏倒也卖了这小子一个面子,多有收敛。一天晚上,二人做那羞羞之事时,宋廉一时兴奋,不禁笑问冯氏,“我这耕地的功夫如何?”

冯氏笑曰,“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那谁才是第一,第二呢?”宋廉恼怒,顿时沉下脸来。冯氏本来就是开玩笑的,不曾想宋廉这厮却当了真,慌忙解释,“我那是随便说说的,你别当真。”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宋廉本来就十分猜疑,他可不信冯氏是跟他开玩笑的,心里想着:这个贱人既然这么说,肯定背着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于是为了捉奸在场,连续几日,宋廉谎称去市场上卖猪肉了,背地里却偷偷回到家里,暗地里监视起冯氏来,看她到底跟哪个男人有往来。然而一连十余天,冯氏都没有跟外面的男人说过话。

到了这时,宋廉也该消除疑虑了吧?然而并没有!他心里想着:这婆娘十余天都不跟外面的男人说话,绝对不正常啊!莫非她察觉到自己在偷偷监视她,故意做成这样的?于是,宋廉这厮连肉也顾不得卖了,就天天监视起冯氏来。

冯氏蒙在鼓里,完全不知细情。一天家里没油了,正好有卖油郎从家门口经过,冯氏便招呼那卖油郎,“卖油小哥,给我打五斤香油!”

“好咧!”那卖油郎答应得爽快,宋廉在暗处听到二人酥甜的声音,格外不爽,认为二人肯定是在打暗号,于是从暗处走出来,提了把屠刀就往门外走,势必要砍了那卖油郎。

也是那卖油郎命不该绝,恰好他当时闹肚子,看到前面不远的巷道口有个公用茅厕,便让冯氏在门口等一会儿,等他返回来时再给她称油。宋廉提了屠刀从家里走出时,忽然发现卖油郎不见了,心里好不懊恼,反手就给了冯氏一巴掌道,“那个奸夫哪里去了?”

“什么奸夫?”冯氏莫名其妙,眼含委屈的泪水。

“就是那个卖油的啊!你个贱人,还跟我装!”宋廉二话不说,又给了冯氏一巴掌。冯氏这时才意识到,这个多疑的男人,竟然没有去卖猪肉,而是暗地里留下来监视自己了。担心那个卖油郎受到牵连,冯氏赶紧提了油壶,回到了家中。宋廉并不打算放过她,关了院门,追上去又去打冯氏,“你个贱人,刚刚到底跟那卖油的打了什么暗语?快说,不然我打死你。”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跟你说什么?”冯氏一恼,直接将油壶朝宋廉扔去。宋廉更是怒不可遏,提起手中的屠刀就朝冯氏砍去。冯氏躲闪不及,没几下就被这可恶的男人给杀害了。

宋廉见老婆倒在血泊之中,才意识到犯了大错,慌忙收拾了行李,带上积蓄朝关外逃跑了。恰好当日,冯氏母亲前来宋廉家里看自己女儿,不曾想一进大院就闻到一股血腥味,进屋一看时,才发现女儿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冯母慌忙求人去县衙报了官。

知县谭经接了状纸,细细读完后,立即带了衙役前往宋家查验尸体。彼时,宋廉用过的屠刀都还插在冯氏身上,谭知县由此断定,杀人者就是死者丈夫宋廉,于是下令众衙役,即刻捉拿宋廉归案。

一名颇有经验的衙役报道,“大人,宋屠户杀了人,肯定已经向外县逃跑了,然而通往外县的路,总共有四条,我们人手有限,不可能每条路都派人去寻吧?”

“出关的是哪一条?”谭知县颇有经验,便问众人。

众乡民答道,“往北走三日,就可以出关了。”

谭知县暗暗点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宋廉这厮杀了人,肯定在我大明国内待不下去,必然出关。赵刚,张强,你二人速去北路追赶。”

“是!”公差赵刚和张强二人,领了命令,骑了快马,星夜兼程,朝北追去。两匹快马,一直跑了四五十里地,二人忽然想起:忘了问宋廉的长相啊,到底抓哪个人呢?

还好,一路上,往北出关之人甚是稀少。二人追了一天,才在接近关口处,看到三个匆匆往北而去的成年男子。望着那三人的背影,张强犯愁道,“宋廉很有可能就在那三人之中,咱们若是拦下他们盘查,那个真宋廉可能撒谎,怎么办呢?”

“那小子不是卖猪肉的吗?看我的!”赵刚转着眼珠子想了一阵,心头忽然生出一计,于是坏坏一笑,扬声而道,“宋廉,给我来两斤猪肉!”

“好咧!马上给你划,稍等片刻。”一个穿灰色长衫,头戴汗巾的中年男子闻言,竟情不自禁地从嘴里发出声来。赵刚见状,立马跳下马道,“就是他了!”

宋廉听得身后铁链声响,这才意识到说漏嘴了,慌忙拔腿就跑;可他怎跑得过那两个公差,很快就被二人棍棒打倒在地,被铁链子锁了。抓回县衙一审问,这小子就招了:人确实是她杀的,只因怀疑冯氏与卖油郎有染。

这是什么破理由?谭知县二话不说,先命人打了宋廉四十大板,才命人将其收监,等待秋后处斩。

本案中,宋廉因为多疑,竟残忍将其老婆杀害,这种人实在是罪不可恕,死有余辜;可怜冯氏,正是美好年纪,却因为嫁错了人,而枉送了性命。值得称赞的是谭知县和两名官差,能够及时将罪徒宋廉捉拿归案,为死者讨回一个公道,这在当时真是很难得的!

  

2021-04-15 原文

古代奇案:女子一句戏言惹来杀身之祸,官差一句俗语识人抓凶的相关文章

古代奇案:男子男扮女装,欺凌上百貌美女子,皇帝亲批凌迟之刑

大家好,我们的用智能引领快乐走进新的领域又来了,今天起我们一起来分享历史知识,也许你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哦. 明朝时,山西太原府李家湾有一李姓男子,因为太穷,吃饭都成问题,所以他生下儿子后,就将他卖 ...

古代奇案:貌美女子探望母亲,途中被人欺凌,县令施妙计擒获恶人

明朝嘉靖年间,山东 阳谷县 城内有个叫柳媛的少妇,一大早就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于是当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她就从城内出发了.本来她是想叫上丈夫跟她一起回娘家的,可她丈夫把钱看得比丈母娘的命还重要,宁愿去 ...

古代奇案:女子伙同外人用银针将亲夫杀死,知府验白骨替死者伸冤

光绪十八年(公元1892年),天津府天津县有个商人叫刘铭,长年在外经商.他老婆王炜,独自一人在家带三岁的儿子. 一日,王炜吃了不干净的饮食,腹中疼痛不堪不说,还上吐下泻,接连吃了好几副药,都没什么效果 ...

古代奇案:男子醉酒后找水惹杀头之祸,县令杀死囚擒真凶

古代奇案:男子醉酒后找水惹杀头之祸,县令杀死囚擒真凶

故事:古代奇案故事,女子毒害嫂子,结果害死了母亲

兰城县有个叫梅花的姑娘,生得倒是月貌花容.丽质天成,怎奈家境贫寒.寒门里的姑娘再美,也金贵不到哪儿去,于是梅花十三岁那年被父母卖给了县城富户胡家为童养媳.胡家是个大户,家中经营白酒生意,一年的收入比梅 ...

古代奇案:男子坠亡枯井,女子哀哭,知县慧眼识凶

东汉时,周家庄有一个屠户叫周能,这厮喜欢喝酒,一喝醉之后就要耍酒疯,常常把他老婆何氏打得痛哭流涕. 一天下午,周能出门去买猪了,到了第二天早上,都没有回来. 何氏似乎也懒得找他,毕竟这种人,有他还不如 ...

古代奇案:女子与奸夫藏尸,仵作杀老汉邀功,小偷成了青天大老爷

在元仁宗延祐初年,元大都发生了一桩命案.有一个妇人向官府报案,称自己的丈夫前去和工头饮酒,结果一直没有回家,怀疑已被工头所杀.由于此前这位工头与失踪者有过口角,所以官府也认定其与失踪案有莫大关系.经过 ...

古代奇案故事,偷梁换柱

大家好,我们的星河讲历史又来了,今天起我们一起来分享历史知识,也许你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哦. 沂水县某村有个姓李的人,家中比较富裕.李某有个表弟姓范,是个多年不第的秀才,在李某家中做账房先生.李某的 ...

古代奇案:女孩床下造机关,结婚当天害死老公|新郎官|县令|衙役|宾客

在一些古装剧中,常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机关.其中,有一种机关是在床下,床下是地道,遇到了紧急情况,床下机关打开,人就可以从地道里逃跑. 历史上,有这样的机关吗?还真有. 记载大量清代故事.礼仪等的书籍&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