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塞

堵塞

文/司马戊

武华的老婆乌梅最近发现武华有些不正常,每次在卫生间都要呆好长时间的。
这不,大过年的,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春晚,女儿武梅洗了澡出来,对武华说:“爸,下水道好像堵了......”
武梅在外工作,也就过年回家住得多几天。也不知咋地,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卫生间堵塞了。跟天气有关吗?
最爱看春晚的武华进了卫生间。春晚都结束了,他还没出来。
乌梅不高兴了:“你在干嘛啊?我要洗澡了!”
“好的,我马上出来!”
乌梅到了卫生间,看了一下,说:“咦,没堵啊?”
到了初二晚上,等武梅洗澡出来,武华又进了卫生间。
乌梅感觉不对劲了,就在外面喊他:“你开一下门,我急,我要上厕所了!”
门开了,乌梅问:“你在干嘛?”
武华捧着个手机出来了,“没干嘛啊!”
乌梅也没看出个什么来。
又过了两天,武梅和乌梅都洗完澡上床睡了,武华又猫在了卫生间。
乌梅有点不放心,就蹑手蹑脚地走到卫生间门口,贴着耳朵听。浴霸的取暖灯照得卫生间通亮,里面却只有一种声音,乌梅可以断定,热水器没开,武华不是在洗澡。
在干嘛呢?她实在忍不住了,敲着门大声喊,“你开门!”
武华很快打开了门,看到她就笑了:“你担心我在干嘛啊?你想歪了......”
原来,最近下水道堵塞,确实挺闹心的。武华用了很多办法,物理的、化学的,都没解决根本问题。本来打算请物业人员的,想到这大过年的,也不好麻烦人家。又网购了火碱,商家说这过年物流都停了,得等几天。好在公共区域没堵。无奈之下,武华只得用最土的办法——每次在她们洗完澡后,赶紧把囤积在淋浴房里的水舀出来,虽然很麻烦,但让她们感觉没那么堵塞,他还是不厌其烦。
乌梅也笑了,突然感觉眼角有一点什么液体渗透了出来。

【作者简介】刘志军,笔名司马戊。从一朵花开,到一片叶落;从一次相遇,到一场萍散,经历了太多的天涯放逐,也写过很多有用无用的文字。如今心住水云间,向往处处桃花源。

延伸悦读

何必占有?

人间值得

(0)

相关推荐